放下执著 轻装前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大法中走过了整整十年。这过程由于自己人心重,悟性低,走的跌跌碰碰的,在劳教所被迫害时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三书”,虽然这样,师父也没有抛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在管着我、点化我。我深深体会到师父的佛恩浩荡,慈悲伟大。为了我们能走正,走到最后,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给予我们的也是太多太多,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深深敬意、谢意。惟有多学法,精進正悟,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走到最后。

现在我想谈谈这十年的修炼中,感受比较深的两件事。

九九年我女儿大专毕业,找工作很困难,花了不少钱和精力、时间在人才市场未果。为此她心烦意乱,经常发脾气,搞得我也人心浮动,执著于情,严重干扰了学法炼功。自己也知道人各有命的法理,但就是放不下,难以割舍,因而感到很痛苦。这样持续了几个月,有一天我丈夫(外地打工)打来电话说得了急病,病情很重,叫我去照顾他(我已失业在家)。我去了,在外地没看到女儿那愁容满面的脸,但还是没从根子上解决心性问题,轻松不起来。一天我在电话中与同修切磋,师父通过同修的口从法理上点化我,使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悟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执著心放不下造成的。正象师父在《道法》经文中告诉我们的:“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回想自己几月来不就是这样吗?被魔干扰得那么厉害,悟到这,好象心里一块石头掉下去了,瞬间轻松了许多,我下决心放下执著,闯过情关。我想:大不了就再供养她一年,这有何难!就这样,半月后我弟弟打来电话说女儿找到工作了,而且还很满意。

还有一件事是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上北京证实法。二零零一年元旦那天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关押九个月,然后又直接转到洗脑班迫害,这一年多经历了一连串的魔难。开始是过情关,家人、亲戚、朋友、同事,轮番劝说,快写保证回家在家悄悄炼。软的不行,就开始威逼,适逢单位破产,经理说上头有文件,象你这号人不写 “保证”就不给办退休,全单位都因为你的事延误了手续办理时间,要我限期写“保证”回家,否则如何,口气很硬。我七十多岁的父母老远坐车来,气的老泪纵横,差点昏倒。当时我心里确实很难过,特别是看到老人这样。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炼大法“真、善、忍”绝对没有错。这一切也是冲着我的心来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的心决不能被带动。我是修炼人,没有生活来源,我还可以去帮人带小孩,做家政嘛。为了不给单位领导和同事造成困难,我及时写了一份委托书交回单位,说明上面这样整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表明了我的态度:宁愿放弃工资,也决不放弃修炼。

这些事把丈夫气坏了,在各方面的压力面前,他提出来如果我再不写“保证”就与我离婚。我知道作为常人他承受不住,就只有这最后的一招了,但还是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我理解他的痛苦、无奈。为让他早日摆脱邪恶的胁迫,我很干脆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将唯一的家产,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一分为二。家没了,工资没了,父母、亲人全与我反目,朋友、同事责骂我,自己脑子中正邪两边的交锋也非常激烈,在这强大的压力面前,是大法在激励我,是师父在点化呵护我,同修们也鼓励、关心我,才使我本性的一面战胜了人的一面,跨过了这个难关,体验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轻松。看上去我失去了常人的一些东西,但我得到的确是宇宙中最珍贵的法轮大法,是最幸运的人啊!

由于放下了这些执著,二零零四年当我结束了流离失所、劳教所的迫害回到老家时就给我办好了退休手续,开始拿退休工资了。而且丈夫也主动来找我,叫我回去,告诉我他当时也是不得已而为的。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失去,这都是师父的爱护,是大法的威力,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

我体悟到在魔难面前,只要能牢记师父的教诲,认清法理,心中始终想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保持这一正念,放淡、最后放下执著,法理就会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就没有跨不过去的难关的。师父就会把我们的执著拿掉,让我们体会到大法的神圣、美好的。你越放不下的执著就越痛苦,当你放下后才会感觉到不过如此而已,真不值得为他痛苦。

同修们,时间不多了,让我们比学比修,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在最后的進程中放下执著,轻装前行,做好三件事,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