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妈妈的经历

再揭山东莱西市公安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我的妈妈叫孙琳,她是一名大法学员,我因长期在外读书,所以妈妈的事,爸爸一直没有对我说(可能是不想影响我学习)。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我回到家,满目狼藉,爸爸也很是憔悴,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爸爸只是简单告诉我,妈妈因向警察讲真相被捕,并已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我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要去找沈涛(政保科科长)要妈妈。二零零四年我妈妈曾被他抓过、折磨过,爸爸似乎知道他们是何等的狰狞、邪恶,出于对我的安全考虑,他一直不让我去。可是生平第一次半年不见妈妈,又知道自己妈妈在一群恶棍手中,随时可能都有生命危险,我又怎能安心地呆在家里呢?

终于在一月十九日,趁爸爸上班,我独自一人来到莱西市公安局,找沈涛要妈妈,我很气愤,情绪很激动,加上对沈涛的痛恨,面对他我没有一丝晚辈对长辈的尊敬,所以讲话也很冲动,我质问他:“我妈犯了什么罪?《宪法》哪条规定的?还我妈妈!还我们家的私人物品!”他回答说:“我没权利听。”他懒得跟我说,并叫嚷着让我滚。

我是去要妈妈的,没达到目的我岂能走?我就是不走,他就往门外拽我,我拉住门,他猛拉,拽着我的衣服转了一圈,猛地用力把我推倒在走廊对面的窗台上,我只觉得后背钻心的痛。我问他:“你凭什么打我?”他居然说:“谁打你了,是你活该!”

我咬住嘴唇忍住痛,再次冲进他的办公室,并进一步质问他我妈妈的事情,他却故伎重演又来了那么一次,并在门口守着不再让我进去。我硬是要往里冲,他就用拳头在我胸口用力的打了一拳,我猛退,差点撞到被他叫来的带我走的保安,我胸口闷闷的,但还是站住了。他狰狞一笑,转身走进办公室。

门砰关上的一瞬间,我哭了,不是因为被他打后身体的疼痛,而是想到被关在邪恶黑窝里的妈妈,对一个普通的要妈妈的孩子都大打出手,而妈妈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对妈妈将更加狠毒,千千万万名学法轮功的好人,受的折磨又岂敢想象?在保安室里,有警察劝我说在里面也不挨打,通过我的经历,又让我何以相信在里面的人会不挨打呢?

我写出这些是想把一个普通孩子要自己妈妈被打的经历,让正义之士知道,不要被他们的花言巧语所欺骗,希望正义之士能帮帮我的妈妈,帮帮所有被邪恶的警察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情况介绍:原莱西市人民医院产科护士孙琳,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被滨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莱西市拘留所,她遭到4个恶警的毒打,身上多处瘀伤,又被双手铐在摩托车上拖着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讲真相时,被周格庄派出所不法警察绑架,十二月十三号左右被非法关押到青岛大山看守所,十五号被非法批捕。孙琳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不法人员拒绝家属探视,更不放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