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亲属为中国人权作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鉴于中共当局向联合国提供它所撰写的人权状况报告,居然再次公开在国际上耍流氓,以其控制的机构、或非独立的组织,冒充人权团体,替中共涂脂抹粉,蒙骗世人的卑劣行径,我们大陆被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亲属可以为其作证,我们也最有资格来公正的评判中共人权问题。因为我们亲眼目睹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见证了中共邪党的暴虐,领教了中共邪党的谎言与无耻。

众所周知,近十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一九九九年,中共邪恶流氓集团的头子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害怕法轮功发展太快,臆想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一意孤行的掀起了这场对上亿的“真、善、忍”信仰者的全面打压和惨无人道的人身迫害。在中共邪党“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下,中国大陆有千百万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受到邪党的残酷迫害。近十年登峰造极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打死、致残,有多少被劳教、洗脑,又有多少人被送进监狱拘留所,还有多少人被开除公职,或是被迫流离失所,甚至被活摘器官……。无论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是几岁的娃娃,只要沾了法轮功的边,就一定成为恶党迫害的对象。

在近十年来的腥风血雨中,成千上万的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中共恶党给拆散,老人、孩子无人照管,经济失去来源;恶警恶官的骚扰成了家常便饭,致使我们整天生活在无限的恐怖和担惊受怕中熬过,没有半点儿安全和轻松的感觉。我们的亲人无辜遭受迫害被非法绑架、惨遭毒打、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活打死,被活摘器官,只因他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或因他们为了让被中共邪党谎言欺骗的民众明白法轮功在大陆受迫害的真相,他们把自己从牙缝里挤下来的钱制作成真相资料来散发,或是因为他们几个人只是在一块儿聚一下、说一会儿话、吃一顿饭(所谓的串通、聚会)或是和平上访。作为亲人,由于邪恶中共的暴虐与卑鄙,我们只能是泪眼相对。几十年来,在我们大陆民众的眼里,中共犹如没有人性的魔鬼,它想吃谁就吃谁。

近年来,在海内外大法弟子一如既往的讲清真相中,人们在觉醒,世界在觉醒!在大陆不断涌现出象高智晟等能为法轮功说话的觉醒律师,还涌现出象韩广生、贾甲、汪兆钧等明智高官为法轮功呼吁;在国际上也有更多的国际组织、政府机构、正义人士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并多次呼吁中共改善人权。然而,中共对这一切视而不顾,一而再,再而三的谎言欺骗国际社会,另一方面,对内继续实施镇压迫害法轮功的野蛮政策,更加肆无忌惮;对高智晟律师等这样的仁人志士也实行了极其残酷的镇压迫害。截至今日,中共的人权状况不但没有改善,而且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愈演愈烈。就二零零八年以来,中共以奥运为名,全国范围的大肆非法抓捕、绑架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的案例不断,而且一直非法关押着大法学员。现以北京市为例:

据明慧网消息,在二零零八近一年的时间里,仅仅在北京,中共邪党在奥运前后,就制造了无数起对法轮功学员残暴迫害的案例:跟踪、监听、上门骚扰、强迫表态、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异地关押、酷刑摧残、迫害致死……这一切不仅是中共在“奥运年”出于对老百姓的恐惧而表现的癫狂,也是邪党持续九年迫害中国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民众的又一写照。

一、疯狂绑架:根据明慧网的报道统计,零八年北京地区被中共以“迎奥运”为名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事件高达数百起。而更多的绑架迫害案例,在中共的重重封锁中还不能被曝光出来。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报道的一条消息:“北京宣武区白纸坊街道恶警奥运期间绑架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曝光的仅有二人。”就说明了这一点。

如:新唐人首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银奖获得者、著名油画家、北京大法弟子范一鸣,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被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警察尾随进家,遭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目前范一鸣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奴工劳役迫害。范一明遭绑架的消息,是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才被辗转曝光。而另一著名油画家、北京大法弟子王明月和摄影师金晓辉,几乎与范一鸣同时遭绑架,他们二人现也被邪党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而王明月和金晓辉被绑架、迫害的消息至今还没有被曝光出来为外界所知。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牛进平、张连英夫妇带四岁的女儿买菜回家,被北京市朝阳区国保警察绑架,他们当着四岁女孩的面,对夫妇俩大打出手。将牛进平背铐双手扔在沙发上,四岁的小清清吓得哇哇大哭,至今夜里做恶梦,无缘由的哭醒,人见人爱的活泼小女孩变得发呆,现只能和近八十岁的奶奶相依为命。

北京海淀金沟河女大法弟子赵怀春,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被自称永定路派出所的五六个身着便衣的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其行为与土匪无异,一进屋就强行在各个房间翻抄,赵的老伴(未修炼法轮功)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这不是抄家吗?!”一恶警吼道:“警察!这不是抄家,是搜查!”并冲着赵的老伴吼:“不准动!”看样子它们是早已预谋好的。赵怀春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清河海淀看守所,食水不进,心脏病发作,生命垂危,看守所拒不放人。赵怀春老伴已六十五岁,身患多种疾病,家中还有一个患有精神残疾的女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一家三口,两个都需要人照顾,而赵怀春的被绑架对这个家来说如同天塌一样。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五十二岁的北京怀柔前桥梓村大法弟子张凤春正在地里干活时,再次被前桥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此时张凤春正在保外就医期间,恶警借口奥运再次非法关押她到怀柔看守所。张凤春被迫害致左身偏瘫,神志不清。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左右,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街五号楼四门四零一室的法轮功学员张老太太,及三位法轮功学员翟淑田(女,六十一岁)、韩明(女,六十二岁)、周丽燕(女,五十五岁)在张老太太家做客,北京市朝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呼家楼派出所警察,还有呼家楼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男男女女共十多个恶人,如一帮土匪一样的闯入,进门就大声的骂人、抄东西。恶警竟野蛮的踹坏张老太太不炼功的儿子居住的房间门,强行进入、非法搜查,却什么也没发现。可这四位老人却被恶警以“非法聚众”的罪名绑架。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六日早晨,北京海淀区青龙桥大法弟子刘平出去散发真相资料,被恶警抓走并到其家里抄走了真相资料。事前恶警到其姐姐家找她没找到,说:“我们奥运期间从摄像头里早就盯上她了”。刘平被关在北京清河看守所,家中只剩八十多岁的老母无人照看。这位八旬的老太,向路人说:“我要我的女儿刘平啊,她在做天底下最好的事,却被警察抓,我八十多岁无依无靠,身边就这个女儿照看我,现在警察把她抓走,没人照看我了,警察还放狗在我家门口天天叫个不停,我吃不下、睡不着,我要我的女儿啊,我女儿犯了什么法了,她在做好人难道有错嘛,还我女儿啊!”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中学课间休息期间,该校初三年级一位女学生张紫薇在座位上看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班主任龙宏因发现,当场抢走并报告给校长邢筱萍,邢筱萍当即给邪党中关村派出所打电话恶意“报案”。当天下午,恶党北京海淀分局、中关村派出所共十多个警察闯入位于中关村新科家园的张紫薇家,把当时正好在家做客的法轮功学员刘玉建绑架走,随即进行抄家,把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mp3、手机、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抄走,野蛮抄家中,连卫生间一厘米厚的玻璃门及镜子都打碎了。张紫薇与其母亲丛大为,随后被绑架到中关村派出所。

二、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北京市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虐杀、迫害离世。

其中,著名的民谣歌手、“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民谣乐队的打击乐手及口琴师、北京大法弟子于宙的惨死,牵动了海内外无数人的心,至今,人们还在悲痛怀念着他。于宙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多才多艺,精通几门外语,于宙当年曾经参与过《转法轮》法文版的翻译工作。于宙的妻子许那精于油画创作。夫妻俩人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他们的善良和宽容带给周围人温暖和快乐,朋友们说,对于宙夫妻“只能用善良来形容,找不着别的合适的词儿”。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于宙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下班开车回家,行驶到北京市通州区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当警察发现于宙和许那是法轮功学员,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通州北苑派出所、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海淀分局四人首先抄了许那父母家,没抄到东西,又抄许那妹妹家,见没有电脑就把书桌上几张打印用的白纸拿走。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大年三十,年仅四十二岁的于宙被迫害致死。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家属赶到时,四十二岁的于宙已去世,尸体被用白单覆盖,面部还戴着呼吸罩,腿部已经冰凉。这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看守所连许那参加于宙的丧事都没有允许。

中共残害死于宙后,还在迫害他的妻子许那,一直将许那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崇文区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北京市崇文区法院在法庭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对许那非法判刑三年,许那当庭提出上诉要求。除此之外,特别是奥运期间,北京市海淀区“六一零”、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到许那父母家骚扰,威胁许那的家人不许和外国记者说话、联系。而在崇文区法院对许那非法开庭的前几天,邪党人员通知于宙的家属要“处理”遗体,而且还要解剖,并让许那写委托书,委托于宙的家人全权代理“处理”于宙的遗体,不知又要耍什么手段。

继于宙被迫害致死后,二零零八年五月北京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她们分别是郎凤仙和康姓老年妇女。北京市朝阳区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郎凤仙,屡次遭受邪党人员的骚扰、关押等迫害,仅二零零八年一到五月就被非法抓捕三次,郎凤仙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被迫害致死。

家住裕中西里小区的北京大法弟子康老太太,七十二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在外出发传单时被花园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并立即非法抄家。康老太太在派出所被迫害致高血压脑出血,于五月二十九日含冤离开人世。康老太太修炼十五年了,精神一向很好。

原北京市航天部二院职工、北京大法弟子陈连凤,六十四岁。九九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以后,陈连凤多次被单位邪党人员逼迫去洗脑班,一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零八年六月初,陈连凤出现较重的病业现象,并连续多日不能进食,家人为她的身体健康非常担心。可就在她离世前一周,中共邪党还派人专门找她,对她进行所谓的“形势教育”,警告她不要给奥运添乱,使极度虚弱的她又增加了很大压力。经受了这长达九年的迫害,陈连凤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离世。

北京市朝阳区小红门乡龙爪树村大法弟子王崇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被六一零绑架迫害,被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的生命垂危,于八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近六十五岁。

仅举几例,只是冰山一角。几十年来,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尤其近十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更是罄竹难书,无法一一表述。作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人,我们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各位成员请相信我们证言,不要再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不要被它的假相所迷惑,中共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它的杀人本性不会自然改变。

就现在而言,中国人民在邪恶中共的一党统治下,偌大的一个中国就如同一个大监狱,生活在里面的人们没有任何自由,更没有什么人权可言,谁敢说中共一个“不”字,都要遭到邪恶中共的迫害。例如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北京与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会面,陈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随即遭中共国安特务绑架、劫持到甘肃,于二零零七年除夕之前被非法判刑五年,现正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天水监狱遭受迫害。所以我们希望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来中国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状况进行全面审查,识破中共收买串通其它迫害人权的政府互相包庇以及利用其控制的机构、或非独立的组织,冒充人权团体,替中共涂脂抹粉,蒙骗世人的一贯伎俩。能够真正的摆脱中共,倾听一下受迫害民众的心声,为全中国人民能够真正得到人权和自由而付出最大的努力,中国长期受中共邪党迫害的民众会感谢你们,神会保佑你们!

中国大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敬上
2009年二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