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推卸的责任

读日军士兵回忆录后之所思所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近日读到一篇关于二战期间,日本士兵参与虐杀中国人的回忆文章,感触颇多。

文章按时间顺序,写了本文主人公——沟吕木,从新兵训练开始到参与虐杀中国百姓的过程。文中写到,新兵训练队的中队长把三个中国农民称作是他们必须杀死的敌人,不敢杀人的就不配当帝国军人,每个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于是“沟吕木”们为了“自己要保命”、“要升官”、“要为自家争得好名誉”,集体虐杀了三个中国百姓。

此后,沟吕木多次参与村庄扫荡等各种作战行动。日本战败后,成为战俘后的沟吕木说:“开始,我一直认为自己全是奉命干的,战争中的事,我没有责任。因为我们全被军国主义思想洗了脑,以为那是一场‘正义的战争’。”

沟吕木常常梦到被自己杀死的人追杀。在被良心的自责与噩梦的纠缠折磨了一年多后,沟吕木觉悟到应该诚实地写下自己的罪行。

看罢此文,使我联想到,中共邪党在历次运动中迫害中国人也采用相同的手法,邪党总是把一群百姓称为所谓的“敌人”,编造“敌人”的所谓“罪状”给全国人民洗脑,以此挑起全国人民对“敌人”的仇恨,搞人人过关,逼迫国人为虐杀这些“敌人”“每个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

比如邪党要掠夺土地,就把土地所有者——地主划为“敌人”;邪党要抢夺资本家的工厂、资本,就把资本家划为“敌人”;邪党要铲除异己,就把有不同意见的人士划为“敌人”,然后统统虐杀之。就这样在大大小小的运动中,邪党虐杀了八千万中国百姓。反过来,当邪党出现生存危机时,它又会毫不犹豫地屠杀参与虐杀者,用他们的血继续书写“伟、光、正”的谎言,继续欺骗民众。

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邪党将已经运用娴熟的杀人手段再次实施。为了给法轮功罗织罪名,给全国人民洗脑,特别要对实施迫害时必然要用到的公、检、法、国安等部门的人员洗脑,无耻地大量编造谎言,诸如:“法轮功敛财”、“有病不让吃药,致1400人死亡”、“自杀”、“杀人”、“天安门自焚”……,

然后大搞“百万人签名反×教”、“揭批会”——实质玩的还是政治上过关的把戏,将官职、公职、工资、奖金等统统与镇压法轮功挂钩,逼迫全国人民对法轮功“每个人至少都要刺上一刀”,已达到其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更使人难以置信的是,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在活着时,就被当权者摘取肝、肾、眼角膜等器官以牟取暴利,然后被焚尸灭迹。

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执法、犯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想的或说的一句托词:“执行上级命令”或“为了工作”等,显得多么苍白无力和没有法律依据。退一步讲,你也无法找到上级下命令的证据,因为卑鄙、狡猾、心虚的“上级”在镇压法轮功时,采用的只是口头传达,他们从不给你留下下达命令的证据。他们怎么会给你留下文字证据?他们自己明白这一切都是犯法的。而你虐杀法轮功的犯罪行为可是谁都知道的、是无法掩盖的。

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施行的所谓《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公务员法》的这一条也堵死了执行违法命令而想逃避惩罚的路。也是为了中共自己不被那些执行迫害命令的“公务员”们追究。

让笔者痛心的是,那些仍然死心塌地为邪党卖命的中国的“沟吕木”们,到今天还在为了“自己要保命”、“要升官”,不要命的参与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古语有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从明慧网上报道的中国大陆大量出现的恶报事实(也是邪党极力掩盖的事实),已验证了这句古语。

比如中共的“六一零”办公室的的确确是一个“死亡职位”,这里意外暴死的人很多。中共成立的“六一零”办公室,除了在全国范围内系统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外,身在“六一零”的人其实也身受邪党之害。中共宣传的无神论,让人们不再相信“善恶有报”,导致“六一零”的人不计后果的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可是到头来,都得自己偿还,害人者终逃脱不了天惩恶报。

孙化民,男,在任绥化市公安局北林分局“六一零”主任期间,经常带着恶警李建飞等“六一零”成员及派出所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绥化市几十位学员被绑架,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八月,孙化民得到的第一个大报应,就是他以儿女升学为名敛财被撤职,还被罚款五千元,这正是他之前勒索法轮功学员董淑芝的数目。二零零七年,孙化民忽然发现患了食道癌,手术两个月后,不但复发,还迅速新添了肺癌、淋巴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死亡。

徐世温,山东省淄博市“六一零”人员,原是淄博市恶党工委书记。他刚到“六一零”报到不久,腿就开始疼,曾有法轮功学员给其讲过真相,告诉他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但他为了现实利益不听劝,继续伪善地让学员“转化”,欺骗学员出卖同修。二零零七年二月,徐世温查出癌症。期间法轮功学员又多次给其讲过真相,徐世温仍然认为执行中共恶党的迫害命令没有错,结果,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死于济南某医院。

黄林,怀化市洪江“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男、五十一岁,多次领人绑架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抢劫钱财、劳教、判刑,无恶不做。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黄林因醉酒从楼梯上摔下,摔成筋骨粉碎,被送洪江中院治疗,至今昏迷不醒,大小便失控、生命垂危,医生说他连回光返照的机会都没有了。

刘秀占,山东大学“六一零”办副头目,不遗余力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该校修炼法轮功的师生逐个施加压力,逼迫他们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写者直接交派出所迫害,致使该校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洗脑班、看守所、劳动教养所。有位学员被反复多次非法劳教,至今仍被扣发工资,监视居住。二零零六年末,刘秀占被医院确诊患骨癌,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六日死亡,终年五十八岁。

贾守田,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头目,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说,不能手术,于二零零六年农历新年前死亡。死时脸部扭曲,人像皆无。

篇幅有限,这里只列出了几例。

《九评共产党》一书深刻揭示了中共邪党的黑帮、邪教本质,它绑架全中国人为人质,嗜杀成性、十恶不赦,带给中国人民的和中华民族的是无穷的灾难与悲剧。退出中共邪党才能摆脱永无休止的噩梦,解体中共邪党才能迎来中国人民的和中华民族的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