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水监狱超体力劳动虐待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

甘肃天水监狱超体力劳动虐待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甘肃省天水监狱坐落于天水市医院对面,现有在押人犯一千七百多人。狱内分设五个监区,一监区从事织地毯和铸造,二监区做假发,三监区制造车床,四监区织地毯,五监区搞基建。除此之外还有教育科、卫生科、内管中队和所谓的“反邪教科”。教育科犯人文化程度较高,负责给其他犯人上课;内管中队负责狱内巡逻、站岗值班;卫生科包括医务所、老残病犯和事务队(给犯人做饭)的犯人。

狱内的所谓“反邪教科”是天水监狱特有的,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残忍恶毒。大法弟子刘志荣就是被它们活活打死在天水监狱,而且有犯人亲眼所见,刘志荣被一恶警一脚踢在耳根周围,刘志荣当时就不行了,而狱方却造谣说刘志荣是自杀的。大法弟子徐峰已被他们非法隔离、包夹、单独关押五年多了,狱方拿他没办法,就造谣说“徐峰已精神不正常了”,其实在他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很好,而且都很敬佩他。大法弟子田润海、饮天祥在入狱时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的满脸是血,狱方却造谣说二人想逃跑才打的,等等。

天水监狱五个监区的犯人从事的都是强度大的体力劳动,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有时周六、日也不能休息,要加班加点完成任务,每人都有定量任务,完不成就不能正常休息。

织地毯是一种最原始最单调的体力活,犯人要按图纸用毛线织成各种图案的地毯,织完后,经过加工出口到伊斯兰国家。这是严重违反国际贸易法的——犯人生产的产品是不准出口的。

地毯车间环境非常糟糕,空气中充斥着呛人的毛线尘埃,凡干上几年后,犯人们或轻或重都会患上肺结核,狱方从未采取过任何保护犯人生命安全的措施。铸造车间和假发车间的工作环境更为恶劣,而且劳动强度很大,很多警察只知道叫犯人多干活,捞奖金,根本不顾犯人死活。犯人突然死亡或被打死的事时常发生。

监狱的会见室设在地下室,每次家属来会见每人要交两元钱“卫生费”,而会见室的卫生非常差,一年四季都蚊子乱飞,地上污水满地;会见使用的电话有近一半是坏的,听不清对方说话;会见时,人连坐的椅子都没有,只能站着弓着腰说话;会见室专门有狱警非法搜查家属的包和随身携带的物品;一律禁止家属送食品,最后发展到什么东西都不许送,只能在会见室小卖部买。

小卖部的价格比外面要高出百分之五十左右,而且质量非常差,大多是假冒、劣质、坏的产品。肥皂、牙膏、墨水都是假的,编织带四元一个一拉马上就破,鸡蛋十个里有四个是坏的,麻花袋子上标价为四元,小卖部买票七元,分量还不够。而日用品如信封、邮票等因赚钱少,经常不进货,给家人写信都没法写。狱内没有开通亲情电话,只能通过给家人写信联系,信交由警察发,有时几个月都发不出去,有些来信丢了也不知道。

伙食极差。犯人们每天吃三顿饭,犯人们把每天吃的菜叫“坏菜”,即清水煮菜,一年四季都是最便宜的土豆、白菜,土豆是从不削皮的。零七年冬天,囤积了很多土豆,因放的时间长了都发黑长芽了,还顿顿给犯人做着吃,以至于一名做饭的犯人要求调换工作,怕人吃了这种发芽发黑土豆出事,会牵涉到自己。菜里基本上是见不到油的。今年前段时间,又说犯人吃超了十几万,连每周仅一次的米饭肉菜改善都克扣掉了,每月要从犯人伙食中扣六七千元补亏损。

监狱拿犯人根本不当人,打骂体罚是家常便饭,时时发生,这里恶警用电棍电犯人不叫“电”,叫“烫”,几根电棍烫一个犯人,烫到没电,是常有的事。恶警们经常把犯人集合起来大骂“你们这些猪头”、“你们都是些畜生”,犯人早已习惯了被辱骂,一个人静静低头听着,无一人敢吱声。犯人们给警察起的外号:“杨神经”“张飞腿”“赵八仙”“黑照”等,其形象与流氓土匪无二。

监狱内极其黑暗,狱警贪污受贿成风。犯人们唯一的期盼就是早日减刑出狱。减刑需要狱警认可,需要由狱警上报。每年为了争取到减刑,犯人家属们早早就得忙着向狱警送钱送礼,狱警受贿后犯人就能减刑已成惯例,并形成了一套潜规则的价位。没钱没势的犯人只能靠吃苦干活,活干得多,不一定就能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