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我今年58岁,96年得法。下面是我在修炼中部份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走入大法

我从小体弱多病,五岁时才会走路,之后身体也一直不好,我的亲属曾找人给我算过卦,说我命不好,为这我曾苦恼过很长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人向我介绍了法轮功,说此功法去病有奇效,还能改变命运,我就是抱着这样的目地走入大法中来的。当我看《转法轮》这本书的时候,就觉得这书太好了,困惑我多年的问题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我饭也没吃,一气呵成看到晚上十一点多,我明白了气功不只是祛病,他是修炼。当时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修,成什么佛,我不敢想,最低也得修出三界,反正我是不想当人了,人太苦了。第二天我就把家中所有我吃的药、所有的气功刊物,以前曾看过的其它法门的书(曾是佛教居士,在庙里皈依)都清理了。

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救出来

刚开始修炼没多久,我清清楚楚的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有扇黑黑的大铁门,两边各站一个人,穿着黑衣服,又高又大,铁青的脸很严肃,看上去很吓人的,大门是敞开的,里面漆黑一片,不见一点光亮,有如万丈深渊。这两个人就往大门里边拽我,我不去又挣脱不过他们,眼看就要把我拽進去了,在这关键时刻,我就大喊:师父救我。一下就醒了,出了一身冷汗。

现在想起来,自己生生世世造的业不知有多少,这一世没得法前就已患不下十余种病了,要不是师父的救度,不知要在地狱中偿还多少欠下的罪业,而后继续轮回在三界中再度无知的造业、痛苦的偿还!

而今的我不但无病一身轻,而且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在正法中走师父安排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我所在地区也谣言四起,栽赃陷害,无中生有,搞的人心惶惶。当时虽然有压力,但心里非常清楚:电视报纸一切的宣传都是假的。当时我悟到:让我听到这话也不是偶然的,这是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

和同修交流之后,我们开始给中央领导写信,证实大法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人道德回升。同修们有的去了省里,有的去了北京,纷纷走上了证实大法的路。

2000年正月,我第一次去北京,在没动身之前我家亲属的一个朋友出差刚回来,说北京戒严了,到处是公安,在火车上、检票口、出站口都查身份证。当时我的认识就是考验又来了,在这种情况下看你还去不去证实法了。我没有打退堂鼓,不管怎么样,一定去北京这条路是走定了。那时还不知什么叫正念,就是背《洪吟》〈威德〉。当天下午启程,一路很顺利到了北京,车上也没有查身份证,出站时验票人让每一个人都出示身份证,站在我前边的人也拿了出来,轮到我的时候,那个检票员突然把头转向一边,也没看我的票,也没向我要身份证,好象没看到我一样(其实我根本没带任何证件)。当时我又惊又喜,感到自己很幸运,那时的状态法理还不是很清晰,其实是因为自己有了正念,一路上都是师父在加持、呵护。

我带着上访信去了信访办,但还没進去,就被早已守在门口的恶警劫持上了警车。当时冒出了了很不好不正的念头,认为这就是证实大法了,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了,也就这样了,有一种大事完毕的心。这个念不正,让邪恶钻了空子。返回的途中,手铐也自行脱落,但也没有悟到这是让我走脱,结果送当地拘留半个月,之后又送洗脑班一个月。后来师父发表经文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才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做错了并没有在法上。能走出来诚实大法是对的,可是在这过程中暴露了好多人心,没时时用法对照,没有站在法上以大法为出发点去做事,掺杂着私心和证实自己的心。今天写出这些执著曝光它,去掉它。

二零零零年末,我与其他同修一行三人再次去了北京,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这次心比较纯净,到广场中心展开横幅时那一瞬间,没有一点怕心,好象大脑都空了,一片空白。不一会警察就象疯了一样跑过来,把我们三人带上警车分别送到不同的派出所审问。我不配合邪恶,他们有的踢我,有的往身上浇冷水后让我脱了鞋站在地上,之后又让去外面冻着。还恐吓说:就是挖个坑埋了你谁都不知道。可这些恶言恶行没有动摇我丝毫,他们见没起作用,就又行起了骗术,假惺惺的说什么要过年了,你说出是哪的,我们给你买票让你回家,还可以帮你打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等可笑的假话。我也一样不为所动。之后又找来了个更凶的说是指导员的人,我向他洪法,他不听,反而说些恶言恶语,我就堂堂的正视他,他按我的头不让我正视,看上去他很害怕一转身离开了!夜间一点多,他们把我送到了郊区的一个看守所,我所在的监室有3个吸毒犯,其余10多名都是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我也参加了,和我一起去看守所的有一个外地同修,她讲在审问时,她什么都说了,结果也没给她买票,也没送她去火车站,完全都是骗人的鬼话,她在看守所第三天被当地公安带走了。

这期间我亲眼见证了恶警的所作所为,充份暴露了邪党的假恶斗本质。在我绝食七天时,狱医来检查身体,一看摸不着脉了,心脏也相当微弱,只说了句“你等死吧”,就走了。当时心里还是很稳的,知道我根本不会死,也没有什么死不死的概念,心想:你一个常人,你能看明白什么。第八天的下午,看守所来人叫我收拾东西,就这样,我走出了看守所。

回来后,找到了此次暴露出来的许多人心,心情很沉重,难过了好几天。在北京站前公安分局,大家往里走时,都喊了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口号,可我却没敢,因当时站在最后一个,再后面就是警察,那时起了怕心,怕把我抓走。发现了因这个自我保护的这颗不好的心与不好的思想念头,而没有做好后,心里真的是万分的痛苦,在关键时刻你知道喊师父保护你,可在师父被诬陷时,你却连喊句真话都不敢,真的愧对师尊,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这一次的北京之行,又让我暴露出了这些不好东西,那么看到了,也认识到了,我定要根除它,从而提高上来。

就在我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执著心,不想写進京证实法这部份,因为这两次都有没做好的地方。做的好的事就写,做不好的就不想写,我向内找,发现了邪党文化的因素,爱光耀自己,有很强的求名的心,显示心,既然暴露出来了,绝不放过,就是彻底解体清除。其实写心得体会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

讲真相摆正基点

几年来讲真相,我体会到无论面对面讲还是发资料,或者花真相纸币,基点必须站在法上,这样做起来才得心应手。

有一天我接到电话,说母亲明天要来我家住几天,当时我想手里还有A4的不干胶真相没做,今晚必须发出去,母亲来了虽然阻挡不了我,但只要我出门她就坐立不安,提心吊胆,为不让她担心,我想在她来之前一定要发出去才行。其实我这个念就不正了,基点并不是想救度众生,而是为了完成任务,当时没悟到,结果在做的过程中被人跟踪,明知道有人,还要去硬做,刚贴完,那人跟踪的人就打开手电站在那看,因为是贴在一楼的门里,所以也只好向楼上走,上到三楼后,听着下面没动静,就赶紧下楼想往家回,可下去一看,那人还站在那里看,我怕他再次跟踪,就边走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确信没有跟踪后,才回到家。

有一次,出门时只是想不知今天会不会有机会可以救度到有缘人,请师尊帮助,这样单纯的想过后便出了门。下楼后就发现我们小区内此时正好有开着的电子门,就好象在等着我進一样,于是顺利的发放完了资料,就去买菜了,回来后,那门已关的严严的了。还有一次出去办事,路过一栋楼,心就在想,要是有谁把这个电子门打开让我進去就好了,正想着,后面就过来了一位中年妇女,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打开了那扇门,我便紧跟着她進去了,她头也不回的上到三楼便進了屋,我直奔六层,从上向下做完了真相,顺利的返回了。实修中真切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细心的呵护着每个大法弟子,只要你是正念,师父什么都会为你安排,只要是站在法上,走在师尊引领的正法路上,那一切都将会畅通无阻。

从得法至今,风风雨雨的走过了12个年头。由不会修到逐渐成熟,师尊的佛恩浩荡,弟子用语言无法表达,只有精進不停,不负师父的重望,不负众生的希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救度众生,铲除邪恶,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