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救度众生

写给即将开庭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听到即将开庭的消息,内心十分牵挂。想在这里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彼此分享一下。同时,看看怎样做更好。

在上一次的案子胜诉后,有同修问到我:“你是不是没有预料到结果?”记得当时,我很直接的说:“我已经预料到。”现在回想一下,觉的当时对待同修很不善,有些呛人和显示自己,是否预料到胜诉的结果,已经没有实质意义,反而内心在想,那天要是有更多的人出庭听证,该多好。

1、摆正自己和众生的位置

记得在听证会上,我的辩护律师见到法官时情绪紧张,对法官的问题答非所问。当时,觉的一下受到很大的打击。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想着:这么没有经验的律师,怎么为我辩护?内心的埋怨和委屈蜂拥而上。

后来打坐时,忽然闪过一念:究竟谁能保护大法弟子?一下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很严重:在关键时刻,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记了师父和大法。一个修炼大法的怎么能对要被救度的常人有什么祈求。改变了这一念,身体从里到外的一震,我知道师父把那些不好的东西给拿了下去。

在开庭前,看到了被告。我主动的问候他。对方悻悻的说:“不要给我打招呼,今天开庭我是反对你的。”我的辩护律师也在一旁说:“不要和被告讲话。”在场的几位同修,大家各自明白应该怎样对待要救度的众生。恰好协调人要和律师讨论一些事。我对被告说:“我内心里丝毫没有要责怪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工作,先前我们也讨论过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您还非常肯定法轮功。”被告脸上显出惭愧的神色,低下了头。我又继续问候他日常生活,以及工作,还有其他一些话题。聊了很长时间,整个过程中,律师没有再阻止,当时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真的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其中,被告又提到:“关于迫害一事,在我们的记录里,有不一致的地方,我将向法官提议,驳斥你们。”当时,我打出一念:凡是今天出席开庭的法官律师和工作人员,只有听真相的份儿,人间的法庭不能审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被告在迫害法轮功的事实面前,不得以任何借口否定迫害的存在……。

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中,给人感触很深:被告,原告,律师大家彼此没有什么隔阂,没有非要把你搞的好象要活不下去的感觉和气氛。感觉那么轻松。

开庭时,有些戏剧性的场面,听证时紧张怯场的辩护律师,现在看来真是意气风发,对血腥残忍的迫害发出铿锵有力的辩护,和当初简直判若两人。而被告什么也讲不出来,乖乖的坐在哪里,如果法官不提问,被告根本不会想到究竟要说些什么。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真的解体了很多不好的因素。

2、把自己溶在整体中

我有个很不好的观念,自以为是。同修的意见我很少在乎,好象别人怎样,与我无关,只管自己修。在逐渐的学法中,意识到这是很大的私。在开庭前要和同修讨论一些事情,在我真能放下自己,不执着自己的想法有多好,有多大能力,诚心诚意的和同修共同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这样行事时,过程中总是出现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

在开庭前几天,自己怎么都静不下来,突然之中,师父说的:“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打進脑中。瞬时就感觉一股热流从头而下,马上内心就清静下来。真是师父时时刻刻在看着弟子,加持弟子。后来炼静功时,感觉身体好轻呀,一直飞,听到鸟叫,看到山川瀑布奔涌,整体的景色异常美丽和谐。我就看着在想,不同的生命在一起,原来可以那么美。我接着飞,飞到看不见自己的身体,真的只看到一点意念飘在空中,内心明豁:原来是这样溶在宇宙特性中。我一下出定,一下明白了开庭时怎样做更好。

和政府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曾有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如果对方推辞,那我就不要再打搅,以免对方产生厌烦情绪。后来一个同修指出来,说:“那不对。我们是在救度众生,不能任凭他们推脱。我们不仅自己正念要强,而且也要帮着把众生的正念给树立起来。”听后,内心不觉一震。随后和这个同修去发申请。正好午餐时间,我们坐在接待室和在场的众生发报纸讲真相。忽然间感觉,刚才充满吵闹责骂忿忿的大厅,怎么突然那么安静呀,大家拿着报纸在看,就那么一下不约而同的全都安静下来。

3、堂堂正正的面对众生

一天,我准备乘车离开,但心里很想去法律咨询处。尽管前一天已经得知,负责案件的律师已经卸职,但我还是好奇,什么原因使律师离开了。在经过地铁站时,看到做生意的黑人。心中一阵涌动:他们也应该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没有任何的准备,只是很自然的来到这里,也许是师父的安排吧。我随身携带了很多莲花,就一一送给他们,反复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一个一个的店铺走下去,和他们热情的打招呼握手,随后整条街都沸腾起来,大家嘴里都纷纷高兴的说着,读着挂坠上写的“真善忍、法轮大法好”。

这给我很大的启示。平时,我总是在一切就绪后,才着手讲真相。但是这件事情后,觉的这种状态和观念应该改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论身在何处,无论做什么,不都是本着救度众生一念而存在的吗?不能因为单纯的做什么,而忽略了其他有缘等待的生命。有时我会例行公事的去这儿去那,因为按照法律程序应该做的,但后来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心态不对,不是修炼人的正念,而是常人化的。这一念改变后,见了数十遍的律师,第一次对我格外认真起来。

思维很清晰明朗,大法弟子不管说什么做什么见什么人,都是在進行救度众生的过程。而绝对不是在拜托常人,贯彻执行什么。在接触政府官员时,我发现所有接待我的官员,清一律的没有任何的架子。你把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刚一讲出来,马上这些官员就進入执行程序。自己是大法弟子,把师父和大法摆在什么位置,把众生摆在什么位置,众神都尽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