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伦会遭重庆恶警毒打、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四十岁的大法弟子牟伦会,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半夜被九池乡治安室恶警绑架毒打昏死;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被劫持入万州区李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一月十四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万州区塘坊劳教所遭到恶警毒打致牟昏死,被偷偷转送到重庆的人和转运站,二月二日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抓盗贼。周潘多次迫害过牟伦会,他俩十分眼熟。一见是牟伦会,不抓贼了,调头就来绑架他。牟伦会不配合邪警,周潘张等四人一起疯狂毒打牟伦会,当时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周潘一伙见此情景吓坏了,忙抬上车送到观音岩派出所。所长余红松、副所长向佑君委派恶警谭世文、陈谷办案。他们见牟伦会被打成那个样子,放回家去怕有问题,和正副所长商定,索性定了刑拘十五天,便送往李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里,恶警每天要他做脏活,下苦力,无故的折磨他。家里送去的230元钱,只买了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钱就没了。非法刑拘期满,邪党公安仍不罢休,还要继续迫害。

一月十四日,万州公安分局非法决定对牟伦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偷偷送往万州区塘坊劳教所迫害。劳教所管教十分恶毒,此时牟伦会身体已是非常虚弱,恶警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毒打,直打昏死倒地才罢休。他们抢走他的新棉被,让他和衣睡在钢丝床上,故意让他受冻挨饿。十多天下来,牟伦会骨瘦如柴,人都站不稳了。

因塘坊劳教所在万州城区内,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很害怕其他大法弟子知道他们迫害牟伦会的真相,不准家属接见。接着,公安又偷偷把牟伦会从塘坊劳教所转送到重庆的人和转运站,又从人和转运站转送到重庆西山坪联管队。

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先不讲理由,首先将牟伦会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姓杨的恶警用警棒打了他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 法计算,打累了,停一会又打。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牟伦会被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到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牟伦会才活过来。这帮邪党人员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在所谓“转化”班,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他,又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这回牟伦会因夜间走路,又非法将他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牟伦会是菜农,很多买他菜的市民听到他又遭迫害,都愤愤不平,咒骂邪党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