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侯丽华屡遭非人折磨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侯丽华,女、未婚,2008年11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再次被中共邪党恶警们折磨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于2008年末被放回。几年历经魔难、屡遭非人折磨,40岁的侯丽华于2009年2月14日含冤离世。

侯丽华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原牡丹江第一化工厂)。自1999年7.20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侯丽华多次遭到非法绑架拘留、劳教等迫害,多次遭到毒打等折磨,其中一次肋骨被打断,2001年曾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侯丽华被爱民分局恶警捆在“老虎凳”上,灌芥末油,戴“太空帽”等惨无人道的摧残。

一、在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遭野蛮灌食流氓迫害

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位于四道村村西高墙电网内,牡丹江劳教所北楼的三楼,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开始非法关押绑架来的牡丹江地区女法轮功学员,并专门购进了二十把铁椅子、宽胶带、绑腿带等刑具。

女队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分白天黑夜,经常是整夜或半夜的摧残迫害。几天就把法轮功学员的床铺、物品搜一遍,多次强迫脱光衣服搜身。一次恶警把八名法轮功学员绑在铁床上,用绳子把嘴勒住,再用胶带把脸全缠上,给录像。

劳教所女队恶警经常把监舍门锁上,单个屋对法轮功学员毒打迫害,恶警管教刘秀芬、张晓光扇法轮功学员嘴巴子,摁住头往铁床上撞,往墙上撞,往铁栏杆上撞,把整盆水倒在学员身上、床上,用拖地的拖把蘸水在法轮功学员头上、脸上、身上拖,甚至坐到学员身上施暴。

恶警还会在监舍走廊放大录音机的音量,又吃、又喝、又跳,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全身。

还有一次,恶警把张芬荣、侯丽华分别关起来绑在铁椅子上,绑住手、脚,把嘴用胶带缠住,不但女恶警轮番打,还叫来男恶警一起对她俩进行毒打。朱艳看不下去,上前抵制,被恶警单关起来,给她扎针之后,很多日子左胳膊都是麻木的。

侯丽华因大法书被没收,多次要管教不给,侯丽华绝食。多名管教摁住侯丽华的身体各部位,用铁钳子夹住她的舌头,野蛮灌食,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舌头都是麻木的。

流氓女恶警刘秀芬强行扒侯丽华、沈景娥的裤子,并把她往对着的男监舍的窗台上推。恶警刘秀芬甚至揪住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宋老太的乳头调戏、说脏话。

有一次,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夜的迫害。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整体绝食,并上书劳教所及上级相关部门揭露并要求停止迫害,追查违法管教的责任。恶狱警强行对法轮功学员分开一个屋一个屋插管灌食。

赵冠英找多名学员谈话,实际是恐吓阻挠法轮功学员揭露他们的犯罪恶行,害怕恶警的犯罪行为被曝光。在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下,对负有直接责任的恶警马丽、张晓光、刘秀芬象征性的做了批评处理。

女队前后共非法关押了二十名法轮功学员。由于法轮功学员的共同抵制,这些恶警并没有拿到所谓“转化的成绩”,在牡丹江劳教所建立女队的计划破产了,女队很快就解散。除少数被邪恶的坏人绑架到外市迫害外,其他女法轮功学员都闯出了这个魔窟。

二、被捆在“老虎凳”灌芥末油、戴“太空帽”

牡丹江市“爱民”分局的恶警乔平、陈亮、陈先锐等,自99年7.20之后,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恶行累累,野蛮而灭绝人性。法轮功学员侯丽华,于2001年11月初被人告发作真相资料而被抓,遭受爱民分局陈亮等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一个一米五十几的单薄女人,成了他们发泄魔性的对象。

恶警们先强行把侯捆在“老虎凳”上,并将其双腿抻直不断加入砖块直至第6块砖再无法加上为止,并在侯肚子上压上了40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侯丽华的胸上又坐又颠。恶警们怕出外伤在铁椅上垫上了毛巾,并把侯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嘴里还恶言不断,狰狞大笑。他们将侯丽华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

这样还不算完,更灭绝人性的是,恶警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看其不服,又往其鼻子里塞入了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所谓的“太空帽”让其不能呼吸。

中共暴徒们整整折磨了她5天5夜不让睡觉,只要侯丽华的眼睛一闭上,暴徒们就把其眼皮用力扒开,污言秽语就上来了。暴徒们还小声互相告诫别打出外伤。

恶徒们把奄奄一息的侯丽华送入看守所时,连管教人员都看不下眼,有的都落泪了。14号房的所有法轮功学员看到侯惨不忍睹的样子,无不落泪,联名上书,人人都要作证。分局为了推脱责任,想抵赖说是看守所打的。据悉,看守所所有人员签名作证,并找到了市局李富那里,李富也曾到场看了侯的状况,却包庇恶警的恶行,视而不见!

当时侯丽华腰被硌破,两臂不能抬起,恶警叫嚣:上哪告也没用。侯丽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戒毒所遭受进一步的残忍迫害,家属上告无门。

三、哈尔滨戒毒所的恶毒手段

2002年11月中旬,哈尔滨戒毒所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采取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手段,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攻坚战”。警察们撕下了画皮,魔性大发赤膊上阵,直接动手迫害法轮功学员,整个戒毒所地下室变成一座人间地狱。

中共邪党恶警们扒去法轮功学员的外衣,打开地下室的窗户,把法轮功学员的脚固定在铁栅栏上,手铐在地环上,身下放盆凉水,把眼睛、嘴用胶布封上(怕法轮功学员发出喊叫声),动用数根电棍全身电法轮功学员。用刑具、拳脚疯狂打骂法轮功学员。拽头发,大片的头发在室中飘散……整栋楼充满着皮肤被电棍烧焦的气味。恶警为了掩盖罪行,在楼道里喷洒空气清新剂、 “来苏水”。邪恶嚣张的迫害把人的良知泯灭了。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在承受着心灵与肉体的残酷折磨。

恶警魏强穿着皮鞋碾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从手到肩膀一寸一寸;尹娜、何秋红、董绍新等恶人打、骂、电棍一齐上。他们看法轮功学员越痛苦,下手越狠,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裸露在外,他们就肆意打、电,甚至把电棍插到脖子里、乳房上、大腿的内侧……

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被摧残得体无完肤,浑身青紫,头部肿得老大;有的被打得眼睛看不清物体、失去听力,头发被剃成鬼头。恶警们利用减期等诱惑刑事犯包夹、毒打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上厕所、吃饭、做操、上工、睡觉时刻看管,强迫大家看各种诽谤大法的录像文章。抵制的法轮功学员受到恶警的迫害:上大挂、坐老虎凳、二十四小时铐在地环上几天几夜不让眨眼。娄云红(大庆)、李如意(牡丹江的,60多岁)被铐在中门六个日夜。管教刘祝杰将身体极度虚弱的侯丽华(牡丹江)拖到二楼禁闭室坐老虎凳。

四、被折磨奄奄一息的侯丽华含冤离世

2008年11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侯丽华在单位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上班,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2008年末被折磨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于2009年2月14日含冤离世。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至今日(2009年2月14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核实的,已有324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牡丹江地区至少已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他们是王小忠、崔存义、李宏敏、叶莲萍、汪继国、徐伏芝、王丽艳、关淑杰、吴书杰、王芳、安凤花、郭春英、宁军、杜世良、肖淑芬、金宥峰、侯丽华;还有因迫害而离世的刘玉桂、宋京华、李淑文等。还有外地法轮功学员潘兴福、魏晓东、李儒清、于军修、孔祥柱、吴月庆等被牡丹江监狱虐杀。全国至少6000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0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送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学员受到中共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这血淋淋的数字正证明着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