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内找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向内找是提高的关键,师尊从《转法轮》到历次法会上讲法、解法、答疑中都反复强调。师尊在九八年《欧洲法会讲法》时就说:“那么发生矛盾的时候要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不管这件事情怨不怨你。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二零零七年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时,又突出的强调了向内找。记得二零零七年的《明慧周刊》上发表了同修一篇“向内找”的文章,同修是开着修的,他看到:“当被邪恶围住,妄图迫害时,只要向内找,邪恶瞬间就定住,谁也靠近不了。”

回顾我这十年的修炼历程,其实磕磕碰碰的十分艰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修心上没有运用好“向内找”这个法宝。以下的体会点滴,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养成向内找的习惯

前些年,我不懂得向内找,矛盾发生了,问题出现了,最多就是找同修切磋一下,或带着问题,学一学师尊的有关讲法,就事论事的解决问题,所以提高很慢。究其原因,是对“向内找”的认识不足。

真正引起我重视是二零零五年七月份,我发真相资料引起国安特务的注意,从单位到家里都在追查,当时我还以为我三件事做的挺好的,想不起什么地方出漏了。学习了师尊的《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有所醒悟。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认真回顾两年来,发真相信的每一个环节和自己的内心活动上,确实存在问题。我是从二零零三年下半年,以发真相信为主。那时在城郊同修的老年公寓里住着。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搜集到本市区机关、大中院校、公检法司等上万名具体的通讯录,每周到市内发信五十封,雷打不动。前两年挺顺手,渐渐的产生了干事心,有时一个信封写同一个派出所或同一个单位三个人收阅,同修提出不同意见还不接受。随着活动的面增大,不少同修夸我能写,有的还提供给名单叫我代写,慢慢的对写真相信产生了执著,认为这是讲真相救众生的最好形式,其它那些往楼道放真相小册子收看率低。自满情绪,优越感在滋长,对同修的不同意见也听不進去。为了一封写给众生的附信,要不要通过明慧编辑部的问题,跟两位同修争的脸红脖子粗。到了二零零五年中就出现了大量的真相信被扣压的现象。为了掌握每一批信读者收到的情况,我建立了几个反馈点。国安特务就从我在原单位的联络人给我打电话中窃听了我家的座机号,又从真相信中的便条中知道了我所在单位,往家和单位打电话追查我的名字。原单位的不少好心的同事,叫我快躲一躲。我开始认真反思自己,最后挖到了有显示自己的求名心,又有证实自己的私心,问题的根子揪出来了;又加上我在一个月内的暂不发真相信,而改为向我熟悉的各大机关院校、街道、司法单位的收发室,办公室送信,向周围的农村发真相资料;同时加强了发正念的密度。我不仅没有因为国安的追查和搜捕受到影响,反而做的更多,效果更好。不到一个月国安特务的搜捕就自消自灭了。这使我体悟到,真正的安全是“向内找”,了却人心,努力做好三件事。

既然向内找这么重要,怎么才能做到时时事事都能向内找,形成一个主动向内找的良好习惯?在多年的学法中我深深体会到,要完全弄明白某个法,老盯在这一个法上还不行,还必须明白与之相关的某个法或某几个法的法理,这也是大法圆容的一个体现。我体悟到:认真领会师父讲的三界的理是反理的法和修炼的人没有偶然事的法,都有助于对“向内找”的法理的理解和重视。向内找和心性的提高是相辅相成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向内找的越主动,越准确,心性提高的越快,功就越高。只要我们一思一念,不放过任何一个向内找的机会,持之以恒,就会形成一个良好的向内找的习惯。

二、清除争斗心,把向内找落到实处

像我们这些七十岁左右的老人,是受邪党文化毒害最重的一代人。特别是在邪党斗争哲学的毒害下形成的争斗心,在我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使我迟迟修不出修炼人的那种祥和慈善的心态,直接影响了我救度众生。对亲属的讲真相做的也不够,至今我嫂,仍不准我哥和我来往。

我二哥是林业工人,由于常年在深山老林里伐木,落下了一身病:严重的风湿症,肝炎,心脏病,严重的抽筋症,折磨的他生不如死,是有名的药罐子。我得法受益后于九八年六月份把功传给他。他修炼了几个月,就扔掉了药罐子,变成了一个健康人,我嫂子和子女都喜笑颜开,感激大法救了我二哥。可是,大形势一反过来,我嫂子的态度也反过来了,特别是派出所到家搜查,把我二哥绑架到看守所,我嫂子受邪党的毒害,把怨气全撒在我和大法的身上,天天骂我。我二哥的根基、悟性都不错,不管家里家外怎么阻拦,就是按修炼人的要求做。我嫂子一看管不住我哥,就更恨我、恨大法,只要我二哥一炼功学法做大法的事,她这边也骂上了。零七年初,听说二嫂得了膀胱癌,当时的反应很复杂,心想给她警告也好,省得她老骂师父和大法;可又一想,二嫂走到这一步,能没有自己的责任吗?她受邪党毒害,是非不分恩将仇报,可自己向她讲真相了吗?讲的够不够?到不到位?相隔千余里,六、七个小时的里程,为什么就不能去一趟,当面讲清?不还是放不下个人尊严?背后还是个争斗心作怪。

经过了近一年的时间前后通读了师父所有的经文,也注意学习《明慧周刊》上有关给亲人讲真相的文章,都大大的启发了我。师父说,大法弟子与常人有矛盾,都是大法弟子不对。是啊,我嫂子是个常人,她跟我较劲,我也跟他较劲,这不把自己也降到了她的水平吗?修炼人应按照高于常人这层理的大法要求去做,才是一个修炼人啊!为什么这个基本的正念都忘了呢?一个神,他能和一个常人闹矛盾吗?绝对不能的。想到这里,我拿起笔给她写了一封几千字的长文。先向她道歉,又讲了大法没有错,是江氏集团违背宪法,一切祸根在江、在邪党;你不能是非不分,恩将仇报,并劝她在明慧发表个声明请大法师父原谅,以后不再做对不起大法师父的事。如果这不起作用,一定抽时间去看看她,不用说她是自己的亲人,就是一个普通的众生,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零八年八月上旬,我参加完儿子的婚事,直接奔二哥家,在转乘火车的路上给二哥挂电话,谁知是二嫂子接的,开口就问我:“你来干什么?”我说:“来看看你。”“哼!你那么好心,我可承受不起!”说完挂断了电话。本想在火车上眯几个小时,天亮也就到了,谁知道翻来覆去的一点睡意也没有,心想这不是自讨无趣吗?低三下四的到人家门下看人家的脸子,多没面子!可是又一想,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怎么又动了人心呢?顾及这些人的东西,还要不要大法的威严?还怎么救度众生?想到这些心反而又平静下来,迷糊了一个来小时车就到站了。

为了缓解我嫂子的情绪,我先到我姐夫家住了一宿,顺便给我姐夫和几个外甥讲清真相,他们都很认同大法,外甥女说:“我大舅幸亏炼了法轮功,不然还不得跟我妈一样。早就走道了(过世)。我妈要活着我一定叫他跟我舅舅炼法轮功。”看到一家老小的精神状态,我很欣慰。第二天下午,我二哥把我接回家,我二嫂从她屋里出来,第一句话就是:“我恨死你了”,如何如何的,她看我笑,更生气了,不用你笑,光你哥一人就够劲了,俺心脏不好,可受不了你哥两个瞎折腾,你快点回家去。我说:“刚坐下就撵我,也太不合乎人情了吧?”二嫂说:“这年头什么情不情的,安安稳稳的过好自己的日子,比啥都强。”

我遵照师父教诲,对人讲真相,不要讲高了,要顺着她去讲。趁我哥到厨房做饭,我唠起了我哥没修炼前在家男子汉大丈夫的种种表现,一下子打开了我嫂子的话匣子,我哥怎么脾气暴躁,怎么凶狠,怎么独断独行,一大肚子苦水往外倒,说到伤心处,不住的抹眼泪。我插话问她:“修大法后,还打你和孩子吗?”她不得不承认,我哥修炼大法后跟换了个人似的,从性格的转变到身体的强健,眼看往八十奔的人,不吃药,不打针,什么病也没有。我说:我哥这么爆的脾气,那么多慢性病的身体,人间的什么力量能使他变到这样?她也承认人间没有什么人什么力量使他变。我问她说:大法好不好,大法师父好不好?她不吱声了;后来又谈到江氏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怎么造谣欺骗,现在全国全世界的大法形势。最后她说:这功好是好,可是政府不让干的事为什么强干?胳膊能扭过大腿吗?我心里暗暗高兴,只要你心里明白大法好这就是進了一大步。

到了晚上我和二哥一同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第二天早市,二嫂买了只白条鸡和大西瓜,叫我吃。我二哥在做饭上不动脑,做的饭菜没有味,我就把厨房的事包下来了。我天天有目地的见缝插针的跟她讲一些大法的事,善恶有报的故事;陪她看看奥运赛事,她就向我抱怨我哥从来不看电视。我就讲,邪党的电视假的多,有什么好看的,他没文化看书慢,哪有时间看电视?不过我可以劝劝我哥,节假日多陪陪你和孩子。嫂子说:你比你哥强,还懂得点生活。转眼一周过去了,要去买车票回家。我二嫂主动的说:还有五天奥运就结束了,等结束了再走吧!嫂子的善心出来了。奥运不奥运的我倒没把它放在心上,关键我想陪我哥多学一学法,也就很高兴的答应呆下来。在五天的时间里,由我哥念,我看着,不认的字,不理解的句子,我就给他讲一讲,一起学完了《洪吟》和《精進要旨》;还抽出一定的时间到街上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哥每天都能劝退十多名。临走时,二嫂买了一大堆东西叫我带,还再三说:你想你哥了,你就来,什么时间都行。一晃八年的冰块在恩师的加持下溶解了,特别令我高兴的是:我二嫂的膀胱癌,最近一次没检查出癌细胞。一个生命真的得救了。

向内找,真的是一个很痛苦的修心过程。不痛下决心,不把邪党的毒素清理干净,还真难落到实处。主动向内找,才能真正的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