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法弟子刘刚、宗印琴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河南平顶山市平煤集团八矿职工、大法弟子刘刚(40岁)与妻子宗印琴,因信仰法轮功,被恶警绑架,现已被非法关押在该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十个月之久。

修炼法轮功前,刘刚抽烟、喝酒、打牌,且脾气暴躁,曾抓着其妻的头发打,工作不是很积极。那时刘刚身体也不好,有气管炎。自从他修炼法轮功后,整个人变了一个样:孝敬老人,爱护子女,兄弟姐妹关系融洽;而且努力工作;在单位里对名利不争不抢;并且身心健康。家人、街坊邻居、同事都有目共睹,一致称赞。

但这样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变好的青年,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受到邪党恶徒七次绑架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是在九九年的十月份去北京信访部门送上访信,说明法轮功真相。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正当权益,但却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后被八矿610接回本地迫害,同时非法勒索四百元(当时去北京来往车费仅为八十元)。在该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

第二次被绑架是在二零零零年,刘刚去该市何庄同修家串门。八矿六一零恶徒声称接到举报,将他绑架到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左右。期间勒索三百元钱。一个正常的公民难道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吗?

第三次的绑架发生在二零零零年,刘刚被绑架到该市的所谓“洗脑班”。刘刚多次抵制迫害。其中最邪恶的是看守人员站在刘刚双盘的腿上。刘刚在“洗脑班”上被非法关押大约半年。

第四次绑架是在二零零一年该市所谓的大抓捕中。刘刚被劫持到该市柏楼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刘刚的父亲因唯一的儿子被迫害而带着无限的遗憾去世。刘刚戴着手铐为其父亲送行。而其年老的母亲亦因为儿子不在身边,只能无限悲伤的去千里之外投靠女儿。谁没有父母,因为儿子要做个好人,就落的年老背井离乡吗?

第五次绑架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刘刚被平煤集团矿区派出所恶警再一次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连年的被迫害,正常生活被打乱,家庭经常受到骚扰。其前妻不堪生活被打乱而被迫离婚。刘刚做错什么了?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就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

第六次的迫害发生在二零零七年三月。刘刚在工作单位的私人工具箱内因为有真相光盘而被不明真相的同事举报。期间内有一千元现金被拿走,拒不归还。

第七次迫害是在奥运前夕,以“平安奥运”为名,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更加剧了。五月十八日中午一点四十分左右,以卫东区恶警韩某(副局长)和610主任韩海生为首的恶警,在大营刘刚岳母处,把刘刚及新婚的妻子宗印琴野蛮绑架走。

有目击民众称,当时恶警把刘刚打翻在地,残忍的用脚踩刘刚的脸。身边的街坊邻居都看不下去了,纷纷说:他们两个身无寸铁,何苦这样为难人家?

刘刚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在平顶山市第一看守所近十个月了。目前的消息说刘刚在去年夏季被恶警打伤送本市152医院。刘刚已经两次提出了上诉。

刘刚的妻子宗印琴,女,三十九岁,平顶山市卫东区大营人。自小就是街坊邻居人见人夸的好人。自从有了信仰后更是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家庭中尊老爱幼;邻里街坊关系融洽。宗印琴曾经在九九年“七二零”期间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从北京回来后,其前夫迫于单位压力和她离婚。

二零零一年本市办洗脑班,宗印琴被邪党恶徒绑架到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二十天左右,遭残酷的精神折磨。二零零三年,宗印琴在襄城县讲法轮功真相,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四个月。

宗印琴独自带着孩子艰难生活。在二零零七年底和刘刚结婚。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八日与刘刚同时被恶警非法关押在本市看守所,现已近十个月之久!

当我们一家团团圆圆和和美美过大年时,他们在哪里?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错了吗?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好人。在独裁的中共高压下,敢说真话的人是最可贵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