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洪泽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

1、谢兆远,男,52岁左右,山东郯城县红花乡中村菜农,至今已被洪泽湖监狱迫害六年多,头部曾被恶人打破,导致精神失常。

谢兆远因在江苏省新沂市公路边张贴揭露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于2003年11月被新沂市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江苏省新沂市伪法院非法判刑7年,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

2、陈占国,男,内蒙古包头市法轮功学员,大学毕业。在连云港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到洪泽湖监狱,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陈占国在当地被残酷迫害后,流离失所到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法轮功学员孙玉峰处(大学同学),在讲真相时,被恶人跟踪、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轮功学员车光明(大学同学)。在看守所陈占国绝食五十多天,多次被恶警迫害性灌食。二零零一年新浦伪法院非法判陈占国十年、孙玉峰九年、车光明四年,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二零零四年夏,陈占国因坚持炼功,被恶警折磨、关押到南通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3、唐学彬,男,四十七岁左右,江苏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被绑架及非法判刑时间待查),在洪泽湖监狱受尽残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唐学斌拒绝所谓“转化”,不穿囚服,进门不喊“报告”,恶警逼他到操场跑步,唐学斌不服从,恶警指使的刑事犯拖着他跑,不久裤子被磨破,腿被磨出血。曾因为拒穿囚服,被恶警捆绑在铺板上打,往脚和手上扎钢钉;因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多次关进严管队折磨;一度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4、唐学勇,男,三十四岁左右,江苏盐城市射阳县法轮功学员,唐学彬弟弟。由于唐学勇坚信真、善、忍,在洪泽湖监狱遭到恶警和歹徒摧残。唐学勇于二零零四年出狱,二零零五年又被恶警绑架到南京监狱,至今生死不明。

二零零一年十月至十一月间,唐学勇拒绝配合洪泽湖监狱恶警的邪恶命令,被暴力摧残四十多天。恶警汤锦超(十监区副教导员)、张冠军(十监区入监队指导员)指使歹徒王刚等对唐学勇进行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很早起床很晚休息,两次点名和早中晚三次开饭点名均在操场上,并指使服刑人员从两侧架着他的胳膊,第三名凶手用脚猛踹他的膝窝,令他重重的跪在水泥地上。唐学勇艰难站立,后面的凶手再踹。如此往复几十次,直到王刚喊“停”。每天五遍点名都是如此。很快唐学勇的双腿血肉模糊直到溃烂。同时恶警不许他上厕所,不许坐下,小腿部肿得和大腿一样粗。

5、倪海滨,男,盐城市射阳县盐城人,35岁左右,被绑架、非法判刑时间待查。倪海滨在洪泽湖监狱遭到各种残酷配合。因恶警封锁消息,倪海滨近况不明。

倪海滨拒绝配合恶警的洗脑“转化”,曾被单独关押在一监区缝纫车间做苦役,先后三次被恶警绑架到“严管队”折磨、摧残。二零零三年,倪海滨坚持数月不“转化”,被恶警开“批斗会”,多次被转到严管队折磨。夏季炎热,地处洪泽湖边的蚊子又大又凶,恶警指使犯人将倪海滨绑在铺板上,扒下衣服让蚊虫叮咬。倪海滨不屈服,再关严管队,严管队不收,说“治不了”。二零零四年三、四月间,倪海滨在“严管队”绝食抗议过程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才被送到医院,恶警还不忘对他进行恐吓和洗脑。因监狱恶警不许倪海滨的家人探视、不许打电话、不许写信,倪海滨近况不明。

6、邵正绪,江苏省沭阳县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洪泽湖监狱遭受恶徒种种毒刑拷打,现况不明。

邵正绪原是沭阳县粮食系统职工,因修炼法轮功遭当地邪党恶徒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被迫离家出走,背井离乡,靠捡废品、捡破烂维持生计。二零零二年因讲真相被绑架,遭恶警采用各种手段折磨,曾被拖出去批斗、游街。邵正绪后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关入监狱后,被强制穿囚服、强制剃光头、强制训练、强制跑步,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监视,不准随便讲话,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准许写字、不准许个人有纸、笔等。恶警因邵正绪拒绝“转化”,经常叫恶徒将他在地上拖着走,关在小屋内封闭起来不让见任何人,并派四、五个犯人轮流打他,不让他睡觉。

7、顾思源,江苏沭阳法轮功学员,在洪泽湖监狱被迫害,现况不明。

8、陈彦如,男,江苏靖江法轮功学员,七十岁左右,被绑架及非法判刑时间待查。陈彦如被非法关押在洪泽湖监狱教育中队,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出狱后不久死亡。

另外,王行道的妻子,江苏睢宁县法轮功学员,在南通监狱被迫害病危,回家后不久死亡。希望知道详情的法轮功学员补充。

李红梅,徐州人,因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救度世人,在向相关部门要求释放被抓同修时被绑架,现被关在连云港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