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 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在告诫我们,修炼的人遇到什么矛盾,什么事情都不能忘了向内找。向内找是法宝,只要真正的找到自己那颗需要归正的心,就会发现什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我是修炼了十多年的老弟子了,在师父的精心呵护下,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也摔了不少跟头。回想起自己走过的路,自己有多少时候遇矛盾和不顺心的事时,能自觉的向内找,找自己呢?一遇到矛盾第一念就是向外找,看到的都是人家这不对那不对,从来不先看自己,就象同修谈的那样,就象手电筒一样光照别人不照自己,看别人看的可准了。为什么看别人这么准呢?学法向内找,我悟到那是我自己的心从别人身上反映出来,所以我看的就是这样的准,因为那反映出的是我身上不好的物质呀!到今天我才猛醒,才明白过来。那时我还在为别人担心,如果他这样下去旧势力会钻空子呀等等,等自己明白过来真觉的自己好险哪!那是我自己的表现和自己的心呀!从那以后不管我遇到好事还是坏事,只要让我看到了都与我的心性有关系的,我就加强我的正念,把那些不好的物质和隐藏很深的执著心彻底暴露出来,修掉它,提高上来,真正做到向内找。

突破家庭干扰 在集体学法中修好自己

我是个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急躁心很强的人,让我最困惑的还有一种心,就是什么事不按我的意愿行事,违背我的意愿就不行,如果什么事我多做一点或我身体上承受多一些,心理就不平衡,语气生硬,善心全无。这算什么修炼人呢!修炼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修的这样?觉的很苦很累,把自己搞的也很糊涂,随之什么干扰都来了。学法炼功也静不下来,劝三退退的也少。自己一想这样下去能行吗?不能这样糊涂下去,要清醒起来,抓紧学法做好三件事。

之前有一阶段我被旧势力迫害的流离失所,由于怕心很重,在这几年中,学法炼功都坚持的不好,甚至有几个月基本没有看大法书,也没去讲真相。心里也着急,可就是怕心严重。这个阶段,家里人也受到很大的干扰,警察今天来找,明天来问,吓的家里人都不敢在家呆,一听警车叫就紧张的不行,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这些都是我不精進造成的,正念不足,以干大法的事代替修炼,不修心,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所以给我的修炼和家庭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年多。回来以后家人从此对我管的很严,在家学法炼功都不行,我都是背着他们偷着炼。那时看明慧和大法资料就更不可能了。我想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我修炼就应该是堂堂正正的,不能让他们限制住。我特意当着他们的面看书,他们看到了吓的够呛,让我快点藏起来。我说我坚持信仰,修大法没有错,你们不让我到外边去、我在家学还不行啊!就这样我每天在家学,时间长了他们就不管了。我用正念把他们限制我的不好的物质解体了。

大法弟子必须参加集体学法,于是我就到同修家去。但每次学法之前我都把家务料理以后我再走。家人问我干啥去,我就说溜达去。我不想让家人阻扰我学法,也怕家人为我担心,更重要的是常人不修炼,万一说出去会给学法组带来麻烦。

有一天我回来晚了,進门丈夫就问,你干啥去了,路上都没人了你溜达啥呀,还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就堂堂正正告诉他我学法去了。他不相信,这么晚了谁家不睡觉,你老上人家去干啥,我说不上人家去上咱家行吗?他顺嘴就说来吧。我把话接过来说那明天我就叫他们上咱家来,他又说不能耽误我睡觉,就这样我们争执了一会。虽然我的语气不祥和,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增强了正念,在正念之场的作用下,纠正了不正确状态,他随着改变了。

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也是我们每个修炼人应该走的路,谁也脱离不了这个环境。这样我经常去同修家学法,这么长时间也给同修添了不少麻烦,心里总想我们要能建立一个学法小组该多好啊!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夫妻双双都修炼的家庭,认为这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最好的环境。特别在邪恶最猖狂的时期,同修他们顶着各种压力,抵制了所有邪恶旧势力的干扰,那时我去同修家学法心里都害怕,可是他们却没想过同修去他家学法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他们根本不想这些,只是按照师父安排的去做,为我们不能在家学法的同修提供了集体学法的环境。集体学法增强了我坚定修大法的信心,闯过了很多关和难。所以我一直坚持参加集体学法。

我始终都有组建学法小组、让同修到我家来学法的愿望,可怎么能实现得了呢?我家屋子小,东西多,同修来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就在我不断的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我很顺利的借到了一处房子。有了这个条件,学法小组很快就组建起来了。这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这不就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吗,只要我们的想法在法上,什么事情都能实现。

成立了学法小组后我提出大家“必须”提前来,这样可以集体发正念;要不就等发完正念后再来,不要在发正念中间来,这会影响发正念。我这么一说,有的同修提前来了,可有的同修就再也不来了。我找自己,是我自己的什么心促成的呢,发现是因为我提出了条件,这就等于不让同修来吗?我很后悔,我怎么能这么要求人家啊?找自己,发现因为发正念来人我得去开门,我盘腿发正念,来人就得拿下来去开门,可我是以“影响大家发正念”为借口,影响谁了?不就影响我了吗?这不就是只为自己着想,不考虑别人吗?为私为我的心怎么这么重呢?这么长时间我去同修家学法同修可从来也没要求过我什么,总是那么热情善心的对待我,我怎么能这样去要求别人哪?和同修比起来我怎么差的这么远!那真是惭愧啊。同修能走進集体环境是很不容易的事,迈出这一步就很不错了,我怎么还能往出推人家呢?有时还挑人,正念不强的不让来,不常接触的不让来,这是什么心哪。自己这么不精進师父都没有放弃我,师父救人从来都没有挑人,我怎么能这样对待同修哪?认识到了,不管是谁来,我都能善心去接待了。师父让我们必须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在学法中也有修心的事,有的人念的快不错字,有的人念的慢还添字落字,读错了别人给纠正还听不见,这样我就动心,一动心,语气就不祥和,心态不稳,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会这样呢?还是我的心促成的。等我把这个紧张的心放松之后,再帮同修发正念,同修读的也不丢字落字了。我觉的大法真是严肃的,要认真的读好每一个字,不能读错,不能添,不能落,因为大家知道每个字背后都有层层叠叠的佛道神。师父怎么写的我们就怎么念这样是对的。

我注意到,每当学法学到“修口”这一节时总会轮到我念,不管多少人在场,都能轮上我念。一开始没悟到,后来想:我怎么老念这一段啊,是不是师父提醒我要我注意修口?于是我就要求自己不说不该说的话。但后来还是总轮到我念这一段,我就继续找,这才悟到了为什么。我这个人原本爱开玩笑,人说上句我有下句,也爱说笑话。修炼以后也没太注意修这方面的口,总想开句玩笑算什么,没有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得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随便说。当我悟到这个问题以后就很少轮到我念这一段了。

学法中无论念到哪一段都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不是针对你的心性安排的,就是你应该更深入理解这段法的法理。我就是这样在不断的学法中渐渐的提高着。有大法的指导,又有同修往上推我,师父往上拽我,连推带拽的情况下,心性有了提高,突破了家庭的一道道阻碍。过去在家学法不行,去别人家学也不行,就更谈不上去偏远的农村救人了,这些都是不敢想的事,现在终于都突破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看到了我的心替我把障碍都清除了,给我安排了一切。

走好最后的路

通过多学法知道了做三件事的重要,救度众生的紧迫,可自己还有很多旧的观念阻碍着无法做好,心里急,脚就是迈不出去,总是徘徊在那里。我心想别的同修有自己的日常工作,还能经常去偏僻的农村发真相资料,我不上班,为何走不出去呢?什么时候才能去呢?同修去讲真相回来谈体悟我心里急的不行,发正念也静不下来,我心里真是想迈出这一步。

但开始这一步确实很难,干扰很大,准备了好几次去农村也没去成。不是家来客人就是这事那事的,这不就是干扰吗?就因为我说去,到去的时候就去不了,这样把同修的心都勾起来了,嘴上总说去,实际又不去,修炼人应该说那做那,我这算什么?其实还是没有认识到救人的重要。别说来什么客人或有事,天大的事也没有救人重要啊,一切都得为这事开路。还是我的心性没有到位,没去的原因在我这颗心上,救人的心不稳。还没去呢,就想很多,怕这怕那,想那个地区的邪恶不邪啊,如果我的心态不稳会不会给同修带来麻烦啊,人家去都很顺利,我去了会不会顺利呀,农村的路很黑,狗又多,路又不好走,而且回来那么晚家人能允许吗……,那么一大堆执著拖着,有这么一堆不好的思想想法,能不受干扰吗?后来悟到,这些都不是我的想法,我要认清真我和假我,抓紧学法,消掉这些干扰我讲真相的一切不正确的想法,抱着救人于水火之中的这种迫切的心情,就一定能冲出去。

有一天,我想,今天不管是谁都不许阻拦我,谁也不允许干扰我,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去那里救度有缘人。我把心一横,这时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就在我横下这条心的时候,这时家里来人了,一想完了,我刚下决心就来干扰我来了,我转念又想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今天我一定要走出去。我求师父帮帮我,让我去那里救度众生吧。就这样我家的客人吃完饭匆匆忙忙就走了。正好时间还差十分钟大家就要出发了,我赶上了。走时我和家人说我和甲同修去农村发正念,在这之前正好甲同修给我家打过电话,那时我不在,我说的人正好和打电话的人是同一个人,家里人一听真是和甲同修一起去,说快去吧,那得很晚才回来啊,我说当然了,你们放心吧!我走了。就这样我终于迈出了到偏远农村送福音的第一步。

没迈出之前觉的很难,当迈出去的时候,以后的路就好走了,因为阻碍我的邪恶已经很少了,干扰也小了,还有师父在帮我,让周围的人都帮我,我迈出去那一步的同时不好的物质一下从我的空间场里解体。

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一路上发着正念,背着法,清除我们所到之处邪恶旧势力对我们救度众生的干扰和阻碍,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这些不好的物质,让更多有缘人得救。我们一个村一个村的走,挨家挨户的送着真相资料,同修互相配合边发正念边发资料。我对资料说:你也是带着使命来的,你是救人的,你让有缘人看到,让他们人传人,亲传亲,传给更多的有缘人。当我发资料的时候,我对每一户都轻声的说:“我师父让我来救你们来了”,每一户的那个空间场的一切都会听到我告诉他们的话,所以就没有干扰,连狗都不叫了。

有一次我们刚把资料放在一家门口,就从这家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人说,“你看人家法轮功,过节了,就早早给送来了。”我知道他们得到了真相资料,心里挺高兴,就和同修说:是师父借他们的嘴在鼓励我们哪。接着又有一户大人领着小孩,小孩把真相资料拿起来,就听大人说,拿那个干啥,快扔了。我一听,她们没得到,那这一家人可怎么办呢,我就开始清理着这家不好的邪恶因素。转念又一想那可能是我刚才心里高兴起了欢喜心造成的。

那一天一直做到很晚。虽然遇到的人很多,由于我们的同修都互相配合,发着正念,遇到的人还告诉我们“注意安全”。等我们往回走的时候,村民都起床去赶早市了。我坐在摩托上,身体轻飘飘的有种要起空的感觉。天上的星星都在为那里的众生能得救而感到高兴。就在岔路口我们走错了,突然我们听到鸟叫了几声,接着才听到旁边的路上有行车声。是啊,树上的鸟都在为我们指路呢。

有集体的学法,到附近农村发真相资料,只有在这个环境中去修,才是真的溶于法中。因为既要排除干扰,也要做好救人的事,还要互相配合,形成一个整体。当我迈出去这一步时,我觉得那些不好的物质一下全消掉了,这种效果是在家里无论怎样修也修不出来的。

现在回过头看,其实能不能走出来,不是谁干扰得了的,因为我们在做最正的事,谁都应该为我们开路,关键在于你自己想不想走出去,就是自己的这颗心在阻挡着自己,还要拿其它借口来掩盖。如果想修下去这些不好的心,就是要把心一横,不管谁阻挡我都不允许,我就是要去救人,你看一看结果会是怎么样。这正象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们,可别象我的悟性这么差,走出来这么晚,错过了很多救人的机会。赶快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来吧!让资料点遍地开花,学法点连成一片,抓紧救度那些不明真相的众生吧!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如果跟不上進程就会掉队的。师尊看着我们急呀!我们赶快来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我们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使命吧!跟随我们的恩师回家,不要错过这万载难逢的好机缘。

个人的体会,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