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610洗脑班恶人刘晓康殴打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四川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刘晓康,也就是所谓的武侯区邪恶“610法制学习班”的刘大队长,男,50-60岁,原成都浆洗街办事处干部。圈内人士说,这人心狠手辣,爱出风头、爱吹牛、爱喝酒。自2001年洗脑班成立以来,他更是魔性大发,一直残酷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几年来,有上百人次的大法弟子被他毫无人性地摧残、殴打。下面就所见所闻仅举几例,即可见一斑。

1.刘真海,男,60 多岁,曾经是某农村生产队队长。一天,刘晓康等在洗脑班会上拍着桌子,声嘶竭力的大骂法轮功。刘真海听得很难受,喘着粗气。就喘气这点点事也惹恼了刘晓康,于是,刘晓康把刘真海叫出去,搧他耳光,打得他两耳通红。连呼吸也能治罪,这是刘晓康整人的“新发明”。似这样寻衅打人在洗脑班制造恐怖气氛的事,对刘晓康来说是家常便饭。又有一个冬夜刘真海在床上打坐被发现,竟被拖到附近田坝罚站冻了一夜,全身上下只准穿了一个裤头。

2.马林,女,40 多岁,成都第七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因坚持信仰,被开除。一天,马林拒绝进洗脑班,被刘晓康打得口吐鲜血不止,刘晓康竟不顾其死活,硬将马林拖进洗脑班受折磨。

3.赵瑜,女 ,30 多岁,成都龙江路小学(重点小学) 教师,她的家庭曾被某单位评为模范家庭。温文尔雅的她,口碑极好。刘晓康为了“转化”她,长期不准她回家,她8 岁的女儿和繁忙的丈夫不能得到她的照顾。刘晓康就以做这些缺德事为乐。还有一次,刘晓康就对她升级迫害,硬把她送往成都市看守所去关押,想用这一招来恐吓她、达到“转化”她的目的。结果赵瑜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仍未被“转化”,又被再弄回洗脑班来继续迫害。

4.李力艺,女,60 多岁,一中学教师。因家人听信刘晓康的种种谎言,竟伙同办事处把李力艺送去洗脑班,家人以为只是思想上“教育”而已,并且还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当刘晓康让李力艺报姓名时,李力艺堂堂正正的回答:“大法弟子!”不可一世的刘晓康这时竟当着她丈夫和众人的面,用拳头猛击李力艺的脸颊。可怜李力艺的丈夫恐怕从没想到自己把亲人送来的“法制学习班”竟会有这么野蛮、像土匪似的“领导”,又气、又吓、又后悔,不敢吭声,站在那里,惶惶然。

5.罗小余,女,40 多岁,原某厂工人,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进了洗脑班,被刘晓康和他手下人暴打,还用烟头去烧罗小余的脚趾头。后来,罗小余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

6.祝嘉林,女,60多岁,原四川大学图书馆职工,几次被关押在这里。一天,她不堪洗脑班的折磨,在两只狼狗守在大门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翻墙逃走,不幸摔在地上,腿断成三节。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后回家炼功,全部复原,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奥运会前,祝嘉林又被绑架,奥运会过去这么久了,还被关在里面不放人。

7.郑友梅,女,50 多岁,美丽、端庄的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现已被恶贯满盈的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郑友梅也因抵制刘的淫威,被刘晓康在这个洗脑班用拳头打她的头部几十拳,后来她绝食抗议曾昏死过去。郑友梅的儿子也是一位大法弟子,现被关在牢里受迫害,被非法判了五年。

恶徒刘晓康成天酒气冲天,不知是为了做坏事壮胆,还是上班喝酒是他的工作习惯。他的手打起人来比拿筷子吃饭还方便、而且出其不意。他不知做了多少坏事 、造了多大的罪业,他还自己到处说。本来是该退休的年龄了,只因他的工作“出色”(迫害法轮功),领导不让其退,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对其个人来讲,是祸不是福啊,天惩在后面。

除了用武力迫害外,刘晓康还经常放一些诽谤大法的东西,强迫大法弟子看。像刘晓康的这种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在全国各省市区比比皆是,他们和看守所、劳改所、劳教所等邪恶机构互相呼应、狼狈为奸、干着人神共愤的罪恶勾当。至今这种残酷惨烈的迫害还在阴暗角落里偷偷的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