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字里乾坤

也谈汉字文化意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华夏文化是神传文化,中国汉字是神传给人的,是交流思想、传播信息、传播中华文化的特殊工具,对亚洲一些国家的文字与文化都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关于我国文字的起源,《易经·系辞》与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有较为系统的论述:“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通神明之德。黄帝之史官仓颉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

传说黄帝了解到仓颉擅长描摹绘画,就任他为史官。因制定历法需要文字记载,制定神谕也需要行文,仓颉就开始搜集、整理文字。仓颉在阳虚山揣摩文字时,废寝忘食,感动了神明,有凤凰衔来神书,文字深奥,仓颉朝夕研读,仰观日、月、星、辰之势,俯视山川脉络之象,又旁观鸟兽鱼虫之迹,草木器具之形,描摹绘写,历经数年,方成文字。成字那天,“天雨粟,鬼夜哭”,上天降了一场谷子雨奖励仓颉。相传这是人间谷雨节的由来。

黄帝召见仓颉说:“听说你研究神书,方成文字,可否一观神书?”仓颉把书呈上。黄帝看不懂写些什么,就让仓颉解说。仓颉说:“此乃六体六字之式。一是象形,是用摹拟事物形状方得一种造字法。如日像一轮红日,月像一弯新月。二是假借。是用借字表音的办法造字。三是指事,是用符号标出事物的特征。四是形声,是用意符和音符组成新字的一种方法。五是会意,是合字表义的造字方法。如:‘明’由‘日’‘月’两个象形字组合而成,以日月之光,来表示‘明亮’的意思。六是转注,是部首相同,音相同或相近,意义相通可以互相训释的字。如‘老’可以训‘考’。天下礼仪归于文字,文字必归于六书类。”

黄帝听后高兴的说:“你将六书更加详解,布教天下。民得文字,如眼重明,此乃万世之功也。”因为传说文字是仓颉整理的,所以他被后人尊为“文字神”。

汉字与中国古代传统道德文化一脉相承,在发展过程中凝聚了五千年文明的精华。因汉字是表意字,是形、音、义的有机结合体,所以每个字的产生,都有其内涵。它的一笔一画都蕴藏着极为丰富的信息,传播的是道德和正义。到了汉代,隶书、楷书日趋成熟,其方正结构具有高度严谨的条理与比例,体现着严肃、庄重、理性的空间构成关系,形成节奏感与韵律美的协调布局。由汉字衍生出来的书法艺术,更堪称中华文明的瑰宝。汉字文化由字成词,由词成句,有着无穷的生命力,其特殊的形象性,多义性,简练性与音乐性形成了我们优美的古典文学、诗词歌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等等,以精粹、凝练的语言,展现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景况及意境。

正统汉字的内涵所反应的是古人敬天敬神的理念和对传统伦理道德的遵守。例如“道”字,是在告诉人们如何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中,彻悟真理,使生命获得升华,步入到大道的境界之中。“德”字,是来表示遵从天道,在心为德,施之为行。“禮”字,“豐”是古代祭祀用的器,用于事神就叫禮,表达对神明的祭祀、敬意和尊重。“示”字可以完整的表示出阴阳之二生三而成万物,万物应当禀承此规律,不离此法则。《说文解字》中说:“禮,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示”作为一个汉字部首,一般都与诚敬大道并恪守这种规律相关。例如:“福”字的“示”旁,是界定尊道贵德天道佑护才能有福;“祝”字的“示”字旁,则是指主祭宣讲尊道贵德的赞词。还有其它的字,像人言为信;老在上,子在下为孝;千人一口为和;“華”字,似乎散发着百花以及世间万物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