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阴县巩国芝被恶党人员毒打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巩国芝,女,今年六十二岁,家住山东省蒙阴县坦埠乡西崖村。法轮大法让她在无望的病痛中重获新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她却因为坚修大法遭到残酷迫害。

巩国芝从一九九五年开始学法修炼。学法前她患有严重疾病,全身浮肿,关节痛,吃饭喝水甚至都困难,卧床不起一年多,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带她跑了很多医院也没结果,她失去了信心,一切变得没有了希望,她甚至不想再活在世上连累儿女,不知何去何从。 可是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她身心得到了净化,道德回升,从此告别了病魔的摧残与折磨,法轮大法的威力使她受益匪浅。她生命中充满了活力,再也不需要打针、服药了。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黑云压顶的日子里,她为了维护“真、善、忍”的法理,坐火车去北京证实大法。谁知她在济南车站就被恶警阻截回去。腊月二十五日,她又去北京,可一到北京就被便衣警察抓住,晚上被拉到监狱里。在监狱关了一天,年初二下午,被拉回坦埠镇政府大院。 镇上的恶人晚上不让她睡觉,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恶徒刘玉宝搧她耳光、用脚踢她。第二天晚上恶人公方振让巩国芝坐在水泥地上,伸直腿,逼她用手扳着脚尖,伸不直公方振就用脚使劲踩她的膝盖,逼着她放弃修炼。公方振问巩国芝说:“你还炼不炼?”巩国芝说:“不炼功早就死了,打死就是。”公方振听后不敢打了,灰溜溜地走了。

后来巩国芝又被拉到老镇院,从老镇院又往中心校拉。车行半路,恶人赵俭对巩国芝搧耳光,把她从油箱上搧下来,顿时,巩国芝的脸焦糊了,一脸黑糊焦。到了中心校恶徒赵俭让她坐在地上腿伸直,踩她膝盖,踢她腰部,赵俭丧尽天良,脚上穿着皮鞋从上到下狠踢巩国芝的后背。恶人公方振把水泼在水泥地上,让巩国芝骂师父,不骂就逼她坐在水里,严冬腊月让她坐在水泥地的水里,真是残忍啊! 第二天巩国芝又被恶人们弄到老镇去。恶人王明军带领打手们,对巩国芝拳打脚踢,让她骂师父,不骂就一直打。恶人于化增拿着笔和纸让巩国芝给家里人写信要钱,巩国芝没文化不会写,于化增就搧她耳光。下午,恶人于化增、公丕春和一名不知名妇女把巩国芝叫到一个大院里,于化增和公丕春一脚把巩国芝踢倒在地,巩国芝爬起来,他们俩人一人一边又把她踢倒,巩国芝又爬起,他们又把她踢倒,就这样反复十几次,把巩国芝的两个肩膀踢黑了一大片。

第三天,家人被迫交上6000元钱才放她回家。 回家之后,恶人还让巩国芝每天去一趟洗脑班。就这样,一天一天,办了四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