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

一.三次机缘促得法

我正式得法的时间是二零零零年的春天,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母亲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我也看《转法轮》,只不过是粗略的看了一遍,觉的书中所说和我所学的知识不一样,也就放下了。

第二次在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法轮功传到了我村,我又去了,并且买了几本大法的书,师父的讲法录像看了一讲。晚上回来后,丈夫说:孩子现在小,无人照顾,等孩子大了,你再学。当时没有悟到,这也是一种干扰方式,不让我得法,我又放下了,过起了常人的生活。

紧接着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抓人、烧书、交书,村里的喇叭一天到晚的播放邪恶的谎言,说法轮功如何如何,让村中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把书交上去。当时我的一念就是书是我自己掏钱买的,就不交,管人管不了心,这是我的自由和权利。就这坚定的一念,为我真正得法奠定了基础。

转眼到了二零零零年,母亲说,你身体不怎么好,还是炼法轮功吧,我教你炼功。我又从新捧起了《转法轮》这本书,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我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转法轮》,我的身体就有了异样的感觉,觉的自己的手、胳膊、后背、腰部许多的地方,好象有东西在动,一会儿这跳一下,一会儿那跳一下,晚上睡觉也热的不行,全身发痒,起疙瘩,和师父说的一样。这更加强了我修炼的决心。我这一辈子就学法轮功了。

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师父看到我有了这颗修炼的心,开始给我净化身体。

有一天,吃完晚饭后,我觉的恶心、头晕,躺在床上,感觉整个房子都在旋转,紧接着就呕吐起来。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知道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守住心性,不把它当作病。我的病业关闯过去了,现在我浑身一身轻,没有病的感觉真好。

二.证实大法

我以前学法炼功都是一个人在家炼,还是处在个人修炼阶段,也不知道出去证实法。我村的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我仔细的看了之后,才明白,现在是证实法的时期,每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要证实法,不能光在大法中索取而不为大法付出,要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这才明白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要進京上访;为什么要讲真相;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明白这些法理后,我从个人修炼加入到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来。

我给亲戚朋友讲我的亲身经历和体会,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讲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我村里有一位老年同修,为了帮我把怕心去掉,商量和我晚上到邻村发放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栽赃嫁祸法轮功的,及“天安门自焚”真相的资料。不能只局限在亲戚朋友间,应当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相信法轮大法好,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心突突的乱跳,头脑中不断出现如果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被送到派出所怎么办?我能不能象《明慧周刊》的同修那样坚如磐石?在酷刑面前我能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吗?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能做到吗?不去的话又怕被落下,达不到圆满的标准,在这颗证实自己的私心下,瞒着丈夫,和同修去了邻村。在师父的加持下,总算有惊无险,安全返回。在回家的途中,升起了一念,我也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升起了欢喜心。

邪恶的旧势力看到了我修的有漏,加大了对我的考验。回到家,发现丈夫把家里的东西摔了一地,连我炼功的录音机也给摔了,领着两个儿子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别再出去了,外面太危险了,他们离不开我。

我猛的惊醒过来,知道自己修的有漏了,让邪恶找到了迫害我的理由,想利用亲情把我拉下去,使亲人对大法犯罪,达到它们的目地。我发出坚定的一念,即使我修的有漏,你邪恶的旧势力也不配考验我,我有师父有大法,我会修好。我就对丈夫说:功要炼,法要正,家要保,不能让它们阴谋得逞。

我还是瞒着丈夫出去发资料,总觉的这样做对他不好,他也是来得法的生命,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他也会来到修炼中来,得清除他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和乱法烂鬼对他的操控,使他明白的一面相信法轮大法好。

我就不断的给他发正念,在适当的时候,也拿些真相资料让他看。经过一段时间的发正念,讲真相,丈夫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我出去炼功也不阻挡了,嘱咐我要注意安全;还发表了退团队声明和世人觉醒声明;还帮我安上了“新唐人”;丈夫有时也拿起《转法轮》翻一翻、看一看,我就借机劝他,告诉他:你也炼法轮大法吧,这可是万古不遇的一部高德大法,他教人修心、向善,我以前什么样,你也是知道的,蛮横不讲理,不知道为别人着想,光想自己的得失。修炼法轮大法之后,知道了向内找,换位思考,咱们也不象以前那样的争吵了,这都是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才使我改变的。丈夫说: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共产(邪)党这么邪恶。他还是没有走到正法时期的行列中来,可能是机缘未到。

三.去掉各种执著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的执著心真是太多了,虽说在大法中修炼,去掉了许多不好的心,尽力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可有时还是做的不够好,守不住心性,过后也觉的后悔。

特别是妒嫉心和色心,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就说今年奥运会闭幕那天晚上的一场大风,刮的人心惊胆颤,紧接着下起了大雨。当时我正在学法,心里想:玉米不知刮倒了没有,这么大的风,顺其自然吧。可心里还是放不下,第二天早上跑去一看,自家的玉米刮的扑了一多半,看了别人家的玉米有的没倒,心就想:我是学大法的,怎么我的玉米倒了,他家的不倒,心里妒嫉的不行。这怎么向人证实大法呢?人家不堵你的嘴吗?别人会说:你不是说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怎么你家的比人家不修的还倒的多?抱怨心、有求之心就占据了我的思想,对师父讲的法就产生了怀疑。

回去和同修在一块谈起来,同修说:你法还是没有学好,师父不是说过碰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内找的法理吗?什么事情不是无缘无故的,必定有你要修去的执著心。听同修这么一说我就静下来,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就是有求于大法和妒嫉别人的心,我要把这颗肮脏的私心修去。

色心是干扰我精進的一个大的阻碍,我没有修炼之前,随着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着,我也迷在人中,有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过后我也很后悔,觉的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明白了色欲对修炼人的危害,我努力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从头脑中清除它。不让它在思想中作怪。

师父看到我在这一方面有执著,在睡梦中考验我,让我过色欲这一关。这一关过的我好辛苦,几次都没有过去,醒来后非常的后悔,觉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就如《转法轮》中师父所说:“如果你定力要是不够的话,你会在睡梦中出现,你正睡觉或者正打坐呢,突然间就会出现:你是男的就会出现美女;你是女的那么就会出现一个你心目中爱慕的那种男子,可是他却是一丝不挂的。你的念头一动,可能就泄掉,就成为事实。大家想一想,我们炼功,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你不能老这样泄呀。同时你的色欲这一关没有过去,那哪行啊?所以这个问题我跟大家讲,人人都会遇到,保证会遇到。我讲法的时候,我是带着很强的能量在往你脑子里打。你可能出门想不起我讲的具体是什么,可是你真正遇到问题的时候,你会想起我讲过的话。你只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那一瞬间能想起来,你就能够约束自己,那么这一关你就能过去。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的住。但也有这样的,第一次没过去,醒来后懊丧的了不得,可能你这种心理、这种状态,也会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问题,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够过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保证是这样。”

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人。我恨自己怎么当时就想不起来师父讲的法呢?也许这就是我的生死关吧!尽管我是在常人时犯的错,但我也要把它写出来,曝光它,让这颗心无处藏身。清除它,就象师父在《大纽约法会讲法和解法》中所说:“就是所有干了对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这些人,你们最好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这样呢,会消去你们很多东西,同时也会使你们自己痛下决心。”

我写到这里时,有一个思想业力在我脑中出现,你写出来不怕别人笑话吗?我心里坚定的对它说:我不怕,我有师父在,有法在,我师父看到我这颗坚定的心时,师父会帮我,而是你在怕,怕灭掉你。这时我感觉我的心不再突突乱跳了,没有了怕的感觉,如释重负。

最后让我以师父的话“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着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和“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勉励自己,多学法,多看书,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