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对大法弟子赵洪荣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黑龙江宝泉岭大法弟子赵洪荣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净化,至今没吃过一粒药,因此始终坚信不疑。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她因去江滨农场给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宝泉岭邪党公安再一次绑架。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宝泉岭邪党公安局非法劳教她三年,由宝泉岭管局江滨农场恶警丁国忠、焦勇胁迫至哈尔滨戒毒所进行继续迫害。

在哈尔滨戒毒所里,恶警张玉书、梁雪梅、冯远慧、刘明等逼她写三书诽谤大法、诽谤师父,大法弟子赵洪荣坚决不配合,恶警就对她实施迫害,强制她蹲马步,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不许动,蹲得两腿麻木,不好使,腿脚全肿,不让睡觉。

大法弟子赵洪荣就是拒绝所谓的转化,恶警刘明就把她倒背胳膊用手铐吊铐在很烫的暖气管子上,脚跟不许着地,只许脚尖着地,蹲不下,起不来,从晚上九点一直铐到第二天上午,才放下来,当时她的手腕被勒的黑紫。在邪恶的酷刑摧残下,她被迫违心的写了三书。恶警知道大法弟子不是内心转化,就天天逼着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从早上看到晚上十点来钟,不让洗漱,安排两个包夹看着,不许随便走动、说话,坐小板凳不许靠床、不许靠墙,吃饭前必须先背诵所规队纪,天天写改造纪实,不写就体罚。严管迫害半年,如果恶警认为转化的不好,就继续迫害,精神上、肉体上都受到了残酷的摧残。

赵洪荣被严管半年后,被强制做超负荷的奴工劳动,每天劳动的项目是挑筷子、挑牙签、装卸车、扛箱子,每天都有定额,超量、超时,完不成定额不让睡觉,经常干到大半夜,有时干到第二天早晨。装卸车时,不管老少都得去扛货箱子,每箱五、六十斤重,每次每人扛箱数量不等,多时每人扛七、八十箱上、下楼。累得实在迈不动步,不是挨骂就是挨打。地下室都有货,六十多岁老人扛不动,用绞丝带一箱箱托。

哈尔滨戒毒所恶警采取种种手段进行迫害:洗漱时间早晚各一次,每次只有五分钟时间,时间根本不够用,没洗完就强撵出去 ;强迫大法弟子唱邪党歌曲,不唱就体罚,出去走步训练,走不好就一遍一遍的走;冬天让用凉水洗澡,夏天干活大汗淋漓,出身臭汗也不让洗澡。有一次干活到半夜十二点,下半夜三点又让起来干活,眼睛被眼眵粘住睁不开,脸盆里只有那么一口水,赵洪荣就用手沾了一下揉了揉眼睛,被恶警梁雪梅看见,站在门口狂吼,声嘶力竭的破口大骂。

哈尔滨戒毒所恶警还经常搜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收个遍)、翻被、褥(被、褥都给拆开)查找大法经文,每次都翻得狼藉一片。

有一次赵洪荣女儿来看她,在接待室刚拿起电话,恶警看赵洪荣女儿的态度不是她们一边的,一句话都没让说,就强制赵洪荣离开。

二零零四年新年,刑事犯演节目,大法弟子宗桂香为证实大法,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当时几个男恶警上来把大法弟子宗桂香按倒在地,然后托走,给宗桂香上大刑,坐大号老虎凳,两臂反扭背在后面,用两个手铐把左右臂联起铐上,把宗桂香折磨的死去活来。恶警刘微接班时到宗桂香跟前用手抓住手铐,用尽全身力气使劲往下猛压,当时宗桂香就疼的昏死了过去。恶警残酷的迫害宗桂香七天,才把她从老虎凳上放下来,两臂已残废。

赵洪荣绝食抗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恶警宁立新、吕培宏、于昆把她叫到楼上医务室,按在椅子上,拽着她的头发用暴力强行灌食,接着把她带到楼下中厅反扣在椅子上迫害整整一天。

哈尔滨戒毒所对大法弟子迫害刑具有电棍、手铐、老虎凳、铁网筛、小黑号、壁环、地环等等。

九九年邪党政治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赵洪荣因坚修大法,多次遭到迫害,不断遭受当地恶警的非法抄家、非法关押、罚款勒索,她的丈夫受不了邪党人员的骚扰与迫害被逼与她离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