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钢铁设计院的书记姚嗣荣遭恶报身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 唐山钢铁设计院的书记姚嗣荣遭恶报身亡

  •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张文突发怪病身亡

  • 吉林榆树市原国保大队郭树清遭恶报殃及家人

  • 青海省公安厅厅长被双规

  • 唐山钢铁设计院的书记姚嗣荣遭恶报身亡

    河北唐山钢铁设计院邪党书记姚嗣荣,男,家住唐山市路北区六十八号小区钢丰楼二楼十层五号。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左右,姚嗣荣夫妇去北京送孩子到日本上学,在从北京返回唐山的途中遭遇车祸,姚嗣荣当场死亡,其妻重伤,多处骨折。

    当时路上周围几乎没有车行驶,既没有躲车超车,也没操作失灵,车还是新车,性能也挺好,但却不知怎的,姚嗣荣驾车直接撞到高速的防护栏上,当场死亡。

    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元旦)前夕,唐山钢铁设计院的公司几位负责人召开了一次会议,专门研究关于其职工、大法弟子骆智剑面临非法判刑,公司应该怎么处理:是从重?还是从轻?姚嗣荣却表态从重,其他人员也就同意从严处理。

    36岁的骆智剑,女,任职于唐山钢铁设计研究院,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在奥运之前被蹲坑两天的唐山朝阳道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遭殴打等迫害,还曾被固定在死人床上一天。如果公司出面说明自己的职工没有违法犯罪的真实情况,而不是所谓“同意从严处理”,很有可能骆智剑不会判刑。

    姚嗣荣不顾事实的表态才过了一个月,就遭车祸身亡。希望还不清醒的人们快些了解法轮功真相,这不是儿戏。谁有意无意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都是在做最不好的事,都在无知中害自己,报应也是自己做出来的。我们不希望再出现悲剧,我们只想让迷惑中的人们明真相,得福报。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张文突发怪病身亡

    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张文,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突发怪病身亡,年仅57岁。医院未来得及确诊,就在去北京医治时死亡。

    沈阳沈北新区伪法院(原新城子区伪法院)自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以来,不仅积极参与迫害本单位的大法弟子,而且沈北新区所有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决都是经沈阳市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通过,特别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至十二月份分别对沈北新区大法弟子奚常海、王素梅、孙玉书、霍德福分别判处十一年、十年、八年、六年。

    看到这一突发死亡例证,请沈北新区各级官员们认真思考、反省,并有所悔悟这几年跟随共产邪党的所作所为,特别是对法轮大法的态度和行为。奉劝你们赶快醒悟,利用好自己的特殊地位,做好自己应当做好的一切,切莫行恶。


    吉林榆树市原国保大队郭树清遭恶报殃及家人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恶警郭树清为了一己之利紧跟邪党部署,绑架、抄家、刑讯逼供迫害大法弟子无数,在讯问大法弟子时,经常不是打嘴巴就是拳脚相加。有一次去长春接进京上访的大法学员时,有椅子不让座,非得强迫大法弟子坐在地上,还不时的污辱打骂老年大法学员。其中一位大法学员的嘴被他打肿起来了,不能吃东西。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郭树清不但不听,还反唇相讥。二零零一年后,已经离开那个邪恶职务,大法弟子见到他,又对其讲真相、劝三退,他还是不听,毫无悔改之意。

    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八,郭树清的儿子被他自己的加长大货车给挤压成重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有人问及儿子是怎么死的时,他都是摆手摇头不让提及此事。也许是怕提及此事过于伤感,也许是良心发现自己作恶太多连累家人追悔莫及。

    恶有恶报是天理,奉劝那些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和还在继续作恶的人,要以此为鉴,悔过自新,将功补过,善待大法弟子,倾听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和家人赎回一个好未来。


    青海省公安厅厅长被双规

    据悉,原青海省公安厅厅长何再贵被双规已经多时。据“青海新闻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报道,何再贵的青海省公安厅厅长职务被免除。

    根据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青海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一览》和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西宁市大法弟子张秀琴被迫害致死》的报道,自迫害以来,据不完全统计,已被证实青海省共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或死于酷刑之下,或惨死于注射毒针之后。青海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人数占青海省总人数的比例之高实属罕见,而被非法判重刑总计达十五人之多,其中大法弟子张荣娟竟被非法判重刑高达二十年,大法弟子贺万吉被非法判刑达十七年(已被迫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曾被非法劳教或关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一百零八人次。

    许多残酷的迫害大多发生在何再贵担任青海省公安厅厅长的任期内,据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青海省收集迫害法轮功证据材料组的文章《02年甘肃真相电视插播后 15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综述》报道,何再贵不仅重判了参与青海省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张荣娟、贺万吉、李崇峰、段小燕,而且在贺万吉、赵香忠夫妇俩被迫害致死后,“为了掩盖罪行,阻止国内和国际上的调查,青海省公安厅厅长何再贵亲自部署把贺万吉的一个儿子调离西宁,去偏远的青海省海西州地区。几个月前,何再贵又命令有关部门将贺万吉的这个儿子转了业。”

    二零零六年八月到十一月间,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西宁市公安局高层就有四个官员非正常死亡,接二连三的死亡是由于他们甘愿被江氏集团的驱使积极迫害法轮功而受到天谴,这是公安内部的警察都认可的,所以在随后的几年迫害法轮功的势头受到遏制。

    但是,自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起,青海省公安系统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疯狂迫害法轮功,在一年的时间里,西宁市法轮功学员徐学立、魏海明、赵宗华(女)、贾国红、张秀兰(女)、张秀春(女)、张秀兰的父母、张富、一阮姓同修(女)、李知(女)、张秀琴(女)、互助县法轮功学员李岩被非法抓捕。在这期间,互助县法轮功学员晋成玉被非法判刑三年,西宁市法轮功学员徐学立被非法判刑四年,西宁市法轮功学员魏海明、赵宗华、张秀兰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恶警的酷刑折磨、毒打,迫害严重,四十七、八岁西宁市女法轮功学员张秀琴在被非法抓捕关押一个月后,于十二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这样残酷的迫害在这些年里是少见的,近期西宁市风沙滚滚,青海省公安系统的罪恶行径激起了天怒人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