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驻军医师王纪平遭迫害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佳木斯市驻军二二四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王纪平先后遭到中共邪党军队的强制洗脑、非法监禁、关押、劳教。为了非法抓捕王纪平,二二四医院曾耗费巨资。中共邪党近十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施行的惨绝人寰的高压迫害,使王纪平在肉体、精神和经济等方面承受了巨大的苦难,在亲人反目、居无定所和孤苦无依的颠沛流离中,王纪平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己丑年正月初十)含冤离世,时年三十九岁。

得法修炼

王纪平,男,一九七零年六月出生,原籍为黑龙江省萝北县梧桐河农场二分场,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麻醉系,学历为大学本科,曾任佳木斯市驻军二二四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


王纪平生前照片

在读小学和初中时,王纪平的学习成绩很优秀,他还写的一手好字,很有才华。但不幸的是,王纪平在读高中时染上了结核性胸膜炎,因为医院误诊而未能得到及时的对症治疗,以致留下了病根。后来不得不为此到外地治疗了一年,回来后仍不能停药。在长期的各种诊治方式和药物的副作用下,造成王纪平头脑反应迟滞,大不如从前,而且出现了脱发现象。连学校老师发觉后,都劝他可不能再继续用药了。为了寻求康复身体的方法,王纪平开始练起了气功,可是收效甚微。在高考前,王纪平决定学医,后来果真考入了哈尔滨医科大学麻醉系。大学毕业时,为了方便照顾年迈的父母,王纪平就近来到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驻军二二四医院(隶属沈阳军区)工作。

多年来,王纪平一直在不断的求索和尝试着祛病健身的各种方法,可终未如愿。一九九六年九月,王纪平开始修炼起法轮功,结果折磨他多年的沉疴顽疾很快全都不翼而飞,身心被法轮大法净化后的轻松与喜悦使他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王纪平从此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生活朴实、工作敬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怕苦累。工作近十年来,王纪平没有私下收过患者的一分钱,无数次的婉言拒绝患者的吃请,曾连续多年被二二四医院评为先进工作者,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

二、在邪党暴政工具军队内惨遭迫害

1、二二四医院违背军纪和职业道德 施行洗脑、胁迫、监禁、强制转业和绑架

在法轮功遭受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政治集团迫害的初期,二二四医院邪党政委于涛、联合政治处主任杨传宝和院长刘英山就充当起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尽管他们深为了解本院职工王纪平等修炼法轮功后的高尚品行和正直为人,但在邪党的利益诱惑和强制下,却一意孤行的打着服从上级命令的幌子,强制二二四医院的法轮功修炼者人人写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所谓“保证”,并威胁和恐吓他们如不放弃修炼,就将面临着被军队监禁甚至更加难以想象的折磨……

在高压强制下,王纪平在极度痛苦中违心地妥协了。作为一个曾经在大法中深受其益的生命,深深懂得此时背叛自己的信仰、出卖自己的道义和良知将意味着什么。从此他陷入深深的自责和屈辱之中。

二零零一年,二二四医院以院长刘英山为首的不法之徒,为捞取政治资本,对本院法轮功学员及全院职工进行新一轮的迫害。施行所谓的人人过筛子,组织集体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迫本院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保证”,并将这些法轮功学员上报后升级迫害。王纪平的精神和良知再次受到很大的打击。

二零零一年除夕之夜,由中共邪党政府一手导演和策划的“天安门自焚伪案”,通过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放。一场漏洞百出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丑剧一时间迷惑了亿万中国人民。作为一名有思想、有良知的医生,王纪平本着善意向周围的人揭示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真相,结果这番真诚的告白却引来了轩然大波。二二四医院将此事层层上报,很快各级部门都来人对王纪平施压,做强制他放弃信仰的所谓“转化”工作。

在随后的多次“谈话”中,这些军队干部们通过与王纪平交谈,其实也都承认所谓的“自焚”的确是假的。但这些已被邪党文化所洗脑的人们已经失去了独立理性思考的能力了,最后竟强硬的以“共产党不让炼就不炼”、“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不妥协,就将被带到沈阳军区,象对付军队内其他坚修大法的人一样,关小黑屋,丧失自由、残酷的进行身心折磨、生死未卜”等相威逼,还以“如果你表态不炼法轮功,我们都保证,将来你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相利诱,王纪平拒不屈从。

二零零一年七月,在恶党政委于涛、政治处主任杨传宝的直接策划下,王纪平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五四五仓库长达一个月,强制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王纪平没有妥协;就在要将他非法送到沈阳军区关押的决定下来之后,王纪平感到生命受到了的威胁,经受不住威胁恐吓,写了所谓“保证”,还被强令在全院大会上公开批判法轮功。心灵再次被强力的扭曲,沉重的打击使王纪平更加痛苦不堪。

二二四医院领导紧随迫害形势,不思悔改,为一己私利不断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医院领导违背常理,完全不顾麻醉师出现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强制王纪平转业。其间王纪平曾多次找医院领导,要求拿出存在自己档案内的在高压下违心写出的背离法轮功的那些文字材料及其它黑材料;并指出对他的强迫转业是不公平的,是对人权与信仰自由的迫害,同时拒绝在转业材料上签字。

然而二二四医院政委及院长公然侵犯军人的基本权利,在王纪平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授意干事李喜非法代笔签字,并将他的档案强行打到佳木斯市地方部门。当王纪平就此提出质疑时,院方领导为了一己之私不仅听不进去这些铁证如山的事实,反而继续升级迫害,又扣发了王纪平的中级职称证书。

40分部及沈阳方面在此期间都来过要人到二二四医院检查工作,但对王纪平提出的合情合法的要求却互相推诿、互相包庇,最后还是以维持医院的非法决定而告终。王纪平的转业问题一直拖着,无法得到合理妥善的解决。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王纪平和妻子赵文麟在回老家梧桐河农场时,为了让当地民众了解大法真相得以救度,去发放真相资料,不料却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当地公安恶警劫持。妻子赵文麟被非法关押到宝泉岭管局看守所,王纪平被二二四医院政委于涛和政治处主任杨传宝等七人接回,非法禁闭在二二四医院原信息科。开始是由两个人看守,后增加为七人。他们还到王纪平家非法抄家,恐吓王纪平提供更多的所谓“线索”,企图加重迫害。王纪平就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抵制迫害。期间,刘英山院长找来四、五个军人,强按着给他打安眠药,然后由麻醉科主任韩玉生实施麻醉后输液。王纪平还曾被野蛮灌食,强制下鼻饲;不顾王纪平的血压已升至200/140mmHg,极易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为了不让他出声,医务处主任刘某还用力按住王纪平的喉部,令其几近窒息。有时松开一下,再按。他还以嘲弄的口吻说:“你还把自己当人物了?!”

一次王纪平被灌完食后,沈阳军区联勤部的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法轮功办公室”主任及其带来的记录员和二二四医院保卫科科长曲远利来了,说要问话。因王纪平的身体极度虚弱,他只得在床上躺着。沈阳军区联勤部的那个办公室主任见状就强令王纪平下地站着,那个书记员和曲远利竟上前把虚弱的王纪平反复拎来抡去,更甚者那个书记员狠狠的照王纪平的左腮打了两拳,将他打到床上。曲远利说:“王纪平,你就欠收拾,小罪你就受吧!”那个主任接着恐吓说:“小心我废了你!”当王纪平指出打人是犯法的,该主任竟马上无理抵赖道:“你还挺有经验,谁打人了,我没看到。”

二零零四年十月九日早晨,王纪平从重重围困中走脱,后流离失所。此事对军区和佳木斯市地方的邪恶震动很大,沈阳军区和地方邪党人员将此立为大案。二二四医院配合佳木斯市公安局唆使本院医生、护士多次参与监视、跟踪和搜寻王纪平的下落,却不敢对外申明是抓法轮功学员,竟谎称说是抓小偷,还到处张贴寻人启事,甚至悬赏五万元。沈阳军区特派沈阳军区联勤部保卫处处长宋伟成及“610办公室”主任卫东两个“大校”级人物到佳木斯蹲点搜查王纪平。佳木斯市“610”主任刘衍、佳木斯市公安局恶人陈万友、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及下属多个派出所(站前派出所、中山派出所等)积极配合非法搜捕。期间在佳木斯市各大路口设卡,甚至还出动武警蹲点盘查,并四处散发传单,悬赏升至十万。在二二四医院附近挨家搜捕,并监视了王纪平的父母家和岳父家,还在其岳父家附近蹲坑,给王纪平的亲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同时跟踪认为与王纪平有关的法轮功学员。王纪平的妻子赵文麟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警方和军方扬言要对她非法判刑二年。一番威逼利诱后,将她放回来实施监控,并胁迫她配合恶人追捕丈夫王纪平。

为了非法抓捕王纪平,又接连非法绑架了十多名佳木斯当地法轮功学员,其中数人被非法劳教。据说,为了非法抓捕王纪平,二二四医院曾为此耗资几十万元。

2、在沈阳军区被非法劳教、关押和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在沈阳军区的指使和二二四医院及佳木斯当地公安恶人的积极参与配合下,王纪平遭强行绑架,并于当天被非法押往沈阳。王纪平被固定铐在火车上,王纪平一路被扣着手铐,还不许上厕所。最后,王纪平被沈阳军区政治部非法劳教三年。

王纪平在沈阳军区联勤部看守所自二零零四年十月一直被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五年一月;自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八月,王纪平被非法转押到沈阳军区后勤部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王纪平被非法关押在联勤部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拨又一拨的人来给王纪平施加压力,“转化”王纪平,强制他写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思想汇报”。看守所还不让他吃饱饭。对于在军队内如何迫害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更多细节,至今尚不知晓。后来王纪平在长期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中,出现血压极度升高,并出现了肾功能衰竭和尿毒症症状,但在王纪平生命十分危急的情况下,邪恶也不放他回家。

沈阳军区联勤部保卫处处长宋伟成及“610办公室”主任卫东和保卫处王海波等人一直是参与对王纪平的非法绑架、关押和强制洗脑转化的主要责任人,并且沈阳军区及中央610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相关恶人还曾一起进行所谓的“验收”,看王纪平是否决裂的彻底。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王纪平因病重而提前几个月回家,当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双目几近失明。转年被部队强制复员,失去工作;住房被部队收回,居无定所。

三、在党性取代和消灭人性的“连坐”迫害中 亲人反目甚至相残

在遭受迫害之前,王纪平与妻子感情甚深,而且他们夫妇两人曾一同在大法中修炼并深深受益。可在邪党恶人的威逼利诱下,王纪平的妻子不仅放弃了修炼,还曾被胁迫着配合恶人追捕王纪平。在被沈阳军区非法劳教和关押期间,每天被邪党恶人强制洗脑、转化和迫害,在精神和肉体上已给王纪平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时,他的妻子也离他而去,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而在王纪平的兄弟姐妹中,他与大姐的感情最深,并且他们姐弟俩是父亲最疼爱的孩子。大姐在见证了弟弟修炼大法的确是身心受益后,也走入了修炼。没想到在王纪平被沈阳军区非法劳教后,王纪平的大姐放弃了修炼,还被沈阳军区的恶人所诱骗,与丈夫配合邪党去沈阳强迫弟弟放弃修炼,后来又写信欺骗王纪平,谎称父母病危等来给王纪平施压。

因为王纪平的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在他回家后一直不能工作。二零零八年过年前,因为王纪平给梧桐河农场的父母和朋友家送去了“春联”而被人告发并受到当地警察的骚扰,还要走了王纪平的手机号。“奥运”期间,梧桐河农场的警察又到王纪平的父母家骚扰,害得父母深怕儿子再被抓走,从此不敢让儿子回家,更不敢奢望与儿子过个团圆年了。

在《九评共产党》中有这样一段话:“中共由于垄断了一切社会资源,当一个人被划为专政对象的时候,马上面临着生活的危机,和社会上的千夫所指,尊严的被剥夺。这些人又从根本上是被冤枉的,那么家庭就成了他们获得安慰唯一的避风港。但是中共的株连政策却使家庭成员无法互相安慰,否则家人也就成了专政的对象。……而对更多的人来说,亲人的背叛、告密、反目、揭发和批斗,常常是压垮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多人就是这样走上了绝路。”

在邪党的迫害下,王纪平被迫一个人在外四处漂泊,流离失所,在没有工作、没有妻儿、没有父母家人的孤苦无依的痛苦中,在精神、身体和经济等多重压力下,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己丑年正月初十)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匆匆走完了短暂的一生。王纪平年近八旬的父母至今仍不知道儿子已经离世的消息。


王纪平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