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幸运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得法之前,身体素质极差,有多种疾病,还做了两次大手术(子宫切除和乳房切除),当时在沈阳肿瘤医院做乳房切除手术时共有十三人,没过几年她们都先后去世了,只有我还健康的活着。现在我才知道,我就是为法而来的,那个时候师父就管我了,不然我也活不到今天。同修们都管我叫“幸运儿”。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受益太多了,身体恢复的特别好,什么活都能干。我没上过几天学,修炼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能通读《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及各地讲法了。

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下面我把得法后受益的经历和体会与同修共同交流。

我家有一台农用三轮车,专门用于给别人打玉米面的。大约在九八年秋季的一天,我坐三轮车和丈夫去帮人家打玉米面,途中打玉米面的机器突然起动了,当时我正坐在机器旁边,衣服立即被绞进去了,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丈夫见此状吓坏了,认为胳膊肯定会受重伤。出乎意料,扒开衣服一看,胳膊完好无损。神奇的是,衣服被绞的稀巴烂,但没伤到一点皮肤。丈夫把我扶回家,我当时谁都不认识,当丈夫把《转法轮》拿给我看时,我一下就明白这是大法书。我悟到,这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正象师父说的,那也是来取命的。

在九九年刚过完正月的时候,我儿子所在的打火机厂,突然发生爆炸起火,有十人被烧死,只有三人从火海闯出来,其中两个烧成重伤,唯独我的儿子只受了一点伤,没有住医院就好了。我悟到这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师父保护了我儿子的命。

有一次,我和常人讲大法真相,被坏人举报了,没过几天被非法抓进看守所。当时我没有怕心,坚信我是大法弟子,谁说了也不算,一切由师父安排。在被非法拘留期间,照样向犯人、管教和提审我的人讲真相。我就凭着信师信法的这颗心闯出了看守所。

我这个家庭也是个复杂的家庭,婆婆、大姑姐她们都是常人,说出的话总是为了个人不吃亏、不受气,总是用不好的态度和语言来对待我。我就按大法“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时刻不忘我是修炼人,不和常人去争去斗。当我儿子到了该结婚的时候,各种矛盾都来了,婆婆、大姑姐、我的儿子、我的丈夫,你说这个,他说那个;你说西,他说东,根本不往一起商量办事,儿子的婚事一拖再拖定不下来。儿子的对像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说我们家嘴多不好办事,以后日子也不会省心,想“黄”了这门亲事。这一下更乱套了,矛头都指向了我,说我这个当母亲的,这不对那不对,认为我学大法被迫害给他们造成了负面影响,好象孩子结不成婚是我造成的。还好,儿子为我说话,和他们争论,气的丈夫把我和儿子撵出家门。幸好我家有两幢房,我们娘俩就搬到另一幢房去住,家里只剩丈夫和婆婆。

面对这样的矛盾,我该如何来化解?这时我冷静下来,想起师父告诉过弟子遇到问题要向内找。我就开始找自己,哪做的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呢?对于儿子的对像,我有点不随心,有一种找个更好的念头。这不是常人心吗?修炼人讲缘份,讲随其自然啊。再有自从婆婆来到我家,我也不太高兴。婆婆八十多岁了,尽是老观念,嘴好说,家里什么事都插手。我不是善待、宽容老人,而是心里埋怨老人,这也不是修炼人的心态。还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也做的不太好,法学的少、正念也没发上几次,没有救人的紧迫感,身体困乏,没精神。以上这些都是被旧势力钻空子干扰我的原因。我是修炼人,必须改变自己。于是,我安顿好儿子后,又跑过来给丈夫、婆婆做饭。当时丈夫正在气头上,家里的粮油没有了,也不掏钱买。我就用自己平时做活儿积攒的钱,为家里买米、买面、买油、买菜。丈夫回家时,热乎乎的饭菜摆在他面前,我对老婆婆的态度也转过来了,还经常劝儿子不要和他爸怄气。儿子也主动向他父亲道歉,丈夫的气也慢慢的消了。突然有一天,儿子的对像从她娘家打电话来说还要和我儿子结婚。很快,儿子的婚事顺利的办完了。真是一片乌云散,“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深感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做的,千言万语说不尽师父对我这个没有文化、业力满身的人的慈悲苦度之恩。师父为弟子不知倾注了多少心血,真是用人的语言难以表达。我只有加倍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人,严格按大法修正自己,才不愧为师父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