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青年惨遭四个监狱八年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

善良青年惨遭四个监狱八年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年龄不到34岁的徐大为八年非法刑期满,沈阳东陵监狱表示要让当地派出所来接人,欲继续迫害;悲愤的家属来到监狱,终于把徐大为接回,却发现徐大为已被迫害的与一年前见面时判若两人——骨瘦如柴、精神失常。

家人问:“人怎么这样了?怎么这么瘦?”狱警不回答。

回家后,家人发现徐大为无法进食、整日咳嗽不止,连吐痰的力气都没有。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家人将徐大为送进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

徐大为惨遭四个监狱八年迫害,从沈阳东陵监狱回家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辽宁法轮功学员徐大为(摄于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精神失常,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 四个监狱八年迫害

徐大为生于一九七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老家在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被迫害前是沈阳某饭店厨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本份实在,待人真诚,工作任劳任怨,周围的人都说他热情善良、聪明能干,徐大为的家乡人说他是“公认的好小伙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了世人不被中共谎言欺骗,徐大为用省吃俭用的钱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遭到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胜利派出所绑架和刑讯(迫害责任人:所长梁祝,此人因为此次迫害法轮功“立功”,被调到和平区“六一零”;警员赵春伟),后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酷刑洗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

在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三年一月下旬,徐大为声明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拒绝背所谓“监规”,被狱警指使犯人掐脖子、抠嘴,被戴手铐,脚镣,手铐从两腿中间穿过。徐大为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迫害,又被关进“小号”(注:“小号”又叫“禁闭室”,不足四平方米,终日不见阳光)折磨,每天的食品只有半生不熟的二小勺玉米糊,使他无法大小便。唆使犯人行凶的是监区长李建国等恶警。

在凌源第一监狱,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徐大为被送进“严管队”迫害,狱警指使犯人猛击徐大为的头部;用四个手铐给他“上大挂”、将铐子铐入肉内;犯人用毛巾堵住他的嘴不许他叫出声,用胶皮管子猛打,用针扎。徐大为多次被折磨昏死,屎尿便在裤子里无人管。当时监狱的王科长目睹了犯人折磨徐大为的过程,未加阻止。

在凌源第一监狱八监区,徐大为表明信仰无罪,拒绝奴工劳动和监狱的所谓考试、照相、签字等,至少两次被关进“小号”,被戴手铐、脚镣长达几个月,每天不给吃饱饭。徐大为还遭到电棍电击折磨数次,被用手铐重铐,双手被前铐十天,背铐十天。负责迫害的八监区区长是王利民。

残酷的折磨,使原本年轻健康的徐大为出现胸膜炎症状,半腔积水,一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在抚顺市第二监狱(青台子监狱),徐大为等大法弟子,被戴手铐、脚镣,从早6点到晚8点关小号长达几个月,吃不饱饭。

大约两年前,徐大为被转押到沈阳市东陵监狱三监区。东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隐蔽而残酷。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东陵监狱将抚顺市清原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又将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迫害致死。

* 沈阳东陵监狱常年禁家人探视

徐大为被转押在沈阳东陵监狱的两年时间里,狱方一直封锁徐大为被迫害的消息,没有给家属打过一次电话告知徐大为的情况,并常年禁止家人探视,家人为徐大为存钱和衣物,也遭东陵监狱拒收。家人询问理由,狱方以“徐大为挺好”搪塞。

据和徐大为一起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徐大为在沈阳东陵监狱声明自己不是罪犯、抵制剃头、报数,遭到殴打。前来制止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徐大为被关押在沈阳市东陵监狱三监区,负责迫害的是东陵监狱监狱长李众、管教霍喜中、戚金龙等。

东陵监狱强迫前来探视的家属骂法轮功,才被允许接见。两年来,家人几乎每个月都赶到东陵监狱要求见徐大为,每次都因家人拒绝骂人或被告知“徐大为正被‘严管’”,而禁止探视。

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八,一个偶然的机会,家人终于在东陵监狱见到了徐大为。这是徐大为被转押到东陵监狱的两年时间里,和家人唯一的一次见面。当时他被迫害的很消瘦,但精神状态、谈话、思维都正常。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八年非法刑期满,家人来到东陵监狱接人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年时间,徐大为已经被迫害的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

徐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劝了半天,他才坐到床上。经过家人的照顾,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打我,用拳脚打。”

徐大为的前胸和腰腹部留下很多褐色的电棍电击后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结痂的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徐大为回家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 一家老小有冤无处申

徐大为的女儿今年八岁,孩子出生时,徐大为正在狱中遭受折磨,如今父女匆匆相见,竟成永别。

徐大为的妻子勤劳朴实,八年来含辛茹苦,独自照顾全家,没想到昔日健康善良的丈夫、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被迫害的遍体鳞伤、撒手人寰。

徐大为是家里的长孙、长子,九旬的奶奶、年迈的父母苦盼八年,等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徐大为的亲人都是朴实的农村人,面对中共及沈阳东陵监狱的肆意残害,亲人们有冤无处申,一家老小泪已流干。

* 迫害持续至今

沈阳东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隐蔽而残酷。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将抚顺市清原县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友金迫害致死;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又将四十四岁的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郑守君迫害致死。事后,监狱长姚树良(音)对郑守君的家属说“我有责任”,但拒绝承担任何责任。狱方为掩盖迫害罪责,甚至在郑守君的遗体上扎了一个针眼,企图伪造“抢救现场”,被家属揭穿后,狱警们不语。东陵监狱逼迫家属签字,最后将郑守君的遗体强行火化。

目前,数十名男性法轮功学员仍被封闭监禁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折磨。对非法刑期满、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东陵监狱事先通知当地政法委、派出所,让其将法轮功学员继续绑架,送洗脑班迫害。

东陵监狱一直强迫每个来探视的人骂法轮功、骂法轮功创始人,否则关上监狱大门,任凭来人怎样按门铃,狱警们置之不理。

徐大为的遭遇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在九年多的迫害中,至少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酷刑洗脑,大批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或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成千上万的美满家庭被拆散。

徐大为的遭遇引起人们的同情和对迫害者义愤,请知情者补充徐大为被迫害的详情,并呼吁善良正义的人们关注,制止沈阳东陵监狱的迫害,严惩凶手。


沈阳东陵监狱

附:相关信息:

一、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东陵区东陵路88号
邮编:110161

电话:024-62344407
总机:024-24711755
白天转:8040;晚间(19点后)转8075
科长办公室:转8012
监狱长:24711754
监察室:24711697
接见室:24711741转806
咨询电话:24711741转8012

监狱长:周庆军 手机:13998151887
监狱长:李众 024-24711754
监狱长:姚树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监狱长:孟斌(负责奴工劳动)
监狱长:许树文

教育科:金为民 庄志刚 马登科 王守勇

三监区大队长:郭宝元
队长:霍喜中、戚金龙、冯春军、周广红
三监区教导员:王发

接见室:李克飞
门卫:吴守全

被狱警唆使参与迫害的服刑人员:那家久、陈晨、李喜明


二、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沈阳市东陵监狱的上级主管单位)

电话:024-86601712 86601713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信箱:沈阳市于洪区崇山东路38号 邮编110032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举报电话:
纪委监察处电话:024-86601675
刑罚执行处电话:02486601621
狱政处电话:024-86601986

党委书记、局长:陈泰宝,
党委副书记、政委:国长青
党委常委:黄涛
副局长:王拥杰、王保琦、单启新
政治处主任:姚世明
局长助理:姜晓钟

办公室副主任:贾福军,李大林
研究室副主任:周恩波
监所监察处处长:关立志
狱政处处长:杨树学
安全监察处处长:周玉宝
审计处处长:孙昆
监察处处长:印勇勇
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岳魏
局长助理:姜晓钟
教育改造处处长:王洪波
财务装备处处长:于兆洋
干部处处长:杨贵安
工会副主席:崔景军
办公室主任:周春山
研究室主任:张连贵
刑罚执行处处长:张桐润
生活卫生处处长:喻国强
规划科技处处长:石百松
宣传处处长:田旭春
老干部处处长: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