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邪党人员企图再次非法庭审朱玉梅、王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哈尔滨市阿城区伪法院唯恐恶行败露,为掩人耳目,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临时借用哈市道里区伪法院对大法弟子朱玉梅、王坤非法庭审迫害。朱玉梅当庭陈述信仰“真、善、忍”合法,修炼法轮功无罪,一一驳斥了阿城区伪法院对自己的非法庭审及阿城区检察院的起诉。北京律师韩智广亦为做了非常成功的无罪辩护;依据中国现行的法律“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和“疑罪从无”的原则,应立即宣告其无罪并当庭无条件释放。可是朱玉梅、王坤至今仍被非法关押迫害,七个月以来恶党不许家属探视。近日,阿城区公检法、交界镇派出所邪党不法人员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找出了几个所谓的证人,捏造伪证、栽赃陷害,企图第二次庭审迫害。

王坤的父母年迈体弱,为盼望儿子早日回家,东奔西走,求助无门。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两位老人找到伪法院的审判长韩洋,被其伪善哄骗劝回。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朱玉梅、王坤的家人再次找到韩洋,韩洋却说:“案卷送回检察院了。”家属马上赶到检察院去问,被拒之门外。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朱玉梅、王坤的家人又到法院去找韩洋。在他的五楼办公室等了一个多小时,韩洋才来上班。当家属进到他的办公室时,问他:“什么时候放人?因为开庭律师都做了无罪的辩护,既然没罪,宪法也没规定有罪,那就应该放人!”韩洋一听,当时就急眼了,大声的吼叫:“你们给我出去,我不接待你们,谁让你们上来的,出去,痛快出去!”家属要求他给几分钟的接见时间,他却说:“不行,没时间。”让家属到一楼等着,并撵家属出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干净。这时电话响起,他接起电话并气势汹汹地说:“这不!法轮功王坤、朱玉梅家属在这儿闹呢!”听到他的喊声,隔壁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过来说:“你们家属先到下边等着,一会儿他下去会和你们谈,下去吧。”这样,家属就到一楼门厅去等。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韩洋坐电梯下来了,张口就说:“你们这些家属态度要好一些,别总给我发短信,打电话,寄信、发传单的!这个案子我们正在研究,结果还没出来,现在也没在我这儿。”家属追问:“在哪儿?”他说:“在检察院公诉科。”家属立即到检察院去找,负责此案的不在。

第二天,到检察院终于找到公诉科的王科长,说明来意,他却让家属回家等着。家属问他:“回家等啥呀?把人放了不就行了,开庭律师都做的是无罪辩护,还关着干啥?”王科长却说:“律师说无罪,你找律师放人,不用和我们说。”并扬言:“材料已经整理完了,很充份,够判了!”家属向他提出疑义:“你们整理了六个多月的材料,才开的庭,现在已经败诉,还凑材料整人,材料不充足你们能开得了庭吗?我们家属就不明白,难道非得判刑你们才算完!”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早八点半,家属再次来到法院,在楼道里追上韩洋,要求他放人!他说:开完大冬会就开庭,家属又问:“证据不足,检察院为什么还给凑黑材料?”他一听说这个,转身上楼去了。那个楼道是刷卡才能上去的,家属进不去,只好到接待室往他的办公室打电话,他不接。没办法,家属又到交界镇派出所找所长李洪德,李洪德坐在床上,一听说是法轮功家属找上门儿来了,就暴跳如雷!对王坤的老母亲大吼大叫:“是法轮功的就不接待,谁来也不接待,并摔上门撵家属赶快出去!不然丢东西就找你们家属!一副无赖的嘴脸!”当家属质问他凑黑材料陷害王坤、朱玉梅时,他推卸责任说是公安局国保大队逼迫他干的,不是他整的,他只是盖了个章儿。爱上哪儿找上哪儿找!别到他这儿来找,他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