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党法院外发正念有感

相同的环境,不同的感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对我们的同修非法开庭,我和同修A(略大我几岁)来到附近发正念,我俩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为了营救同修,两人都是请假出来的。我俩骑车绕法院转一圈后,在法院南边找到一僻静处,准备对着法院方向发正念。

我观察周围环境,身后有小楼挡着,两面为空地和小树林,左面有一排小平房,因为门口有自行车放着,估计肯定是住人的,我有所疑虑,说了一句:“这是住户,咱站着不动,别让人看见(会让人感觉怪异)。”同修看我一眼,坚定的说:“看不见。”就不再说话了,我想,对,不让他们看见。果然,只有一人随意看一眼外,来去几人没有再看了。

我们开始站在那静心发正念,那天的天气极冷,真有冷风刺骨的感觉,因为不动,慢慢感觉到冷了,我就轻轻的来回跺跺脚,思绪也开始不断的翻腾,一会想:庭审什么时候会结束啊?又一想,不行,不能乱想,专心发正念,又专心发正念了;又有点冷,走几步,缓解一下,向右一转,发现一个老人坐在不远处,我对同修说:“那边有个老太太,可能是同修。”A“嗳”了一声,连看都没看我,我也赶紧发正念。一会,一个估计是同修的女士过来说了一句话,我应付了一句,而A连看都不看,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这样反反复复近三个小时过去了,我感到越来越冷,脚被冻的生疼,跺下脚,又把帽子拉紧,看看A,她三个小时基本没有动,只是偶尔变换一下手势,帽子根本就没戴。心想:真行!这时,又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忍不住说了一句:“真有点冷!”同修A眼没睁,干脆的说了一句:“不冷!”我恍然大悟!“对!不冷。”瞬间,感觉寒意渐消……

庭审结束了,因为别的事情,我们暂时分手,没有来得及交流,过了两天,我们又见面了,我问她:“那天,你真的不冷吗?”她说:“不仅不冷,还感觉热,一阵阵暖流通透全身,帽子戴上都感觉受不了,只有摘了。”相同的环境、相同的装束、做着相同的事情,而感觉却是那么的不同。

对比同修,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一、营救同修用心不够,所以发正念被干扰,走神就成了必然;二、图安逸心重,出门之前,为了避寒,我曾找一条保暖裤,翻遍箱柜都找不到,其实是师父在点悟;三、人心重,神念少,还是把自己当作人了,用人的理衡量天气对自己身体的影响。

我想起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讲:“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还讲:“在正法没有结束之前,大家利用所剩下的时间啊,扎扎实实的做好大法弟子每件应该做的事情,那才是你走向未来、走向最伟大的这条路上,不能够错过每一次机会,也不能够走错每一步。”

希望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走好今后的路,用心做好每一件证实大法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