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被迫害致死 姐姐被枉判入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左立志、左中右姐弟俩都是大榆树堡镇中学教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之后,姐弟俩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到邪党恶警的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弟弟左中右两年前被锦州市教养院(现在叫劳教所)迫害含冤离世,去世时才三十五岁。姐姐左立志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今年二月十二日,又被义县伪法院非法秘密枉判五年,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一、左中右被迫害含冤离世

左中右,一九七一年出生于辽宁义县大榆树堡镇,大专毕业,任镇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十月他进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到锦州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左中右从锦州教养院走脱,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再次被劫持到锦州市教养院,关了七天小号,之后六大队恶警刘怀忠、徐广权还等对他踢打,用二根电棍电击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锦州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队长刘铁林、 韩利华、科长陈立刚等亲自部署,对拒绝“转化”的左中右采取体罚、强制洗脑,用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全身。 左中右绝食抵制迫害,恶警暴力灌食,玉米糊加入大剂量的盐,左中右不张嘴,恶警大夫陈某用开口器撬,将左中右的牙撬坏。一个月后左中右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为80/50,70/50,低得吓人,小腿浮肿。重压下他违心的妥协,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释。

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左中右说“大法好”又被义县不法人员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教养院受尽了毒打,恶警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他,以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他。

二零零二年七月,锦州教养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左中右被恶徒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五、六十拳,红肿十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恶警给左中右戴手铐三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十五个小时,只许去三次厕所,这样坐了四个多月。左中右被迫害致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当时只有三十五岁。

二、左立志被非法秘密枉判入狱

左立志,女,一九六八年九月五日出生于辽宁义县大榆树堡镇,她从小就心地善良,老实厚道,学习努力。一九九零年考入锦州师范专科学校,数学专业,九三年毕业后,分配到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任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左立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修炼法轮功不仅能使人强身健体,更能使人道德回升,能带动整个社会道德的提升,于是她毅然加入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

左立志修炼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一个好人,在社会上有口皆碑,在单位里公认是一个好教师,在名利上从不与人争夺,善待所有人,在家里是一个好女儿,通过学法炼功,她身心健康,宽宏大量。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出于妒嫉之心,公然违反宪法的发动了这场对这个善良的修炼群体的迫害。左立志也是其中的一个,她依法践行自己的信仰、言论、行使上访权,却屡遭迫害。记得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镇政府恶徒劫持,关洗脑班,精神折磨两天两夜,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左立志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勒索现金1360元。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并非法扣发一年的工资,约四千五百元。期间还受到了各种毒打虐待。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之前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被县、镇的恶徒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累计达四个多月,被扣工资三百多元。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左立志被义县国保大队、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十月十日义县,伪法院对她非法庭审,左立志在法庭上自述修炼令她身心受益,律师也做无罪辩护,法官和检察官无言以对,而草草收场。左立志本应无罪释放,但义县公安局恶警仍将她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接着,义县伪法院无视中国现有法律,执法犯法,在未开庭、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竟秘密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左立志三年徒刑。左立志随即向锦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锦州市中级法院几个人到义县法院,也未通知家人,只找左立志本人,简单地问了几句话,然后告诉她这就算是中法开庭了,当时也未说开庭的结果。

事后,左立志的母亲阚志晰向锦州市中级法院、锦州市检察院、辽宁省高级法院、辽宁省检察院写了申诉书,要求锦州市中级法院依法撤销义县法院的非法判决,改判左立志无罪。

然而,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日,左立志的家人竟接到义县法院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非法秘判左立志五年徒刑的通知书,邪党人员并说:十日后将人送走。家人前去县看守所见左立志,看守所说:十四日、十五日两天休息,不能见人,你们星期一(十六日)来吧。家人十六日再次去看守所,可是在接见室里隔着玻璃、不让靠近、离的很远,只说了两句话,也没听清,恶警就再也不让见了。

家人心想人不让见了,那我们也得看看是怎么判的判决书。便于十八日前去索要,可义县伪法院说给左立志本人了,家人又来到县看守所要求见左立志,可看守所的门卫说:人已经被送沈阳大北监狱了。

就这样,左立志被邪党法庭非法秘判后,开始说三年,后又说五年,最后说五年只给了一个通知,并口头说:十日后将人送走。家人接到通知后,第三天(十六日)才让看上一眼,只说了两句话就不让见了,后来打听到,义县公安局恶警十七日就将左立志从义县看守所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左立志被非法关押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非法秘密枉判五年后,又被秘密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时至今日左立志的家人连本应是法院亲自送达给家人的判决书是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多次索要都说给左立志本人了,可左立志被秘密劫持到监狱,她本人是否看到了判决书都很难说。可见邪恶操控下的邪党警察、法官心虚到什么程度,不仅不敢让家人看到判决书,甚至连一句真话也不敢说。

希望善良的正义人士能给予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