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三退”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一切听师尊安排,每天都慈悲劝“三退”、救度众生,不负使命。我劝退了多少人原本没有计算,这一个月(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至十一月三十日)算了一下,一个月劝退了四百九十人,每星期劝退一百多人。《九评》发表四年多来,我都是这样做的。

幸遇大法

我是一个在苦水里长大的,结婚后家庭生活也苦,心里苦极了,身体也病垮了,家庭就要解体了。万分幸运的是,就在这时,我得法了!那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的一个早晨,我在北湖公园得到《转法轮》这本宝书,打开看到师尊法像,好象在哪里见过。第一遍《转法轮》都没看完、还有很多字都不认识、句子都读不懂、不理解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师尊就开始给我调理身体了,我终于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了,是多么幸福啊。从此,我心情愉快,精神也好了,脸上有笑容了,铁青脸变的白里透红了。我儿子从学校回家,看到妈妈炼法轮功后的变化,高兴的说:“法轮功万岁!”我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他们也不怕我了,也愿意和我接触了。我这一辈子,从善良、纯洁、天真,到仇恨、嫉恨、记恨,现在又回归、升华到善良、慈悲,我的家人、同事、朋友、街坊等都从我的改变中知道了法轮功好。后来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他们也都选择了好的未来。

学法是第一位的

我自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得法以来,最大的感触就是学法,学法是第一位的。从开始得法到现在,我一直把学法放到第一位。学好法才能讲清真相,才能救度众生。

我家四口人,儿子、媳妇、老伴和我,每天买菜、做饭、做清洁、洗衣服等等,里里外外都是我安排和我做,还要出去讲真相,每天可以劝退二十个人。我每天的时间安排满满的,但无论有多么累我都不放松学法,吃完晚饭就是我的时间,八点钟发正念后就开始学法,中间九点、十点两次整点发正念,兼看《明慧周刊》,一直到十二点全球同步整体发正念后才睡觉;炼功也不拉下,晚上炼静功,早晨炼动功。我一个星期还参加二次集体学法,一次读《转法轮》,一次读师父其他讲法。

我自己读法是用武汉话读,后来参加集体学法要用普通话,可我不会说普通话,字音读不准,爱掉字、加字,轮到我读的时候,心里非常紧张,一紧张就更容易读错,同修纠正我就心烦,更加紧张,搞的想集体学法又怕集体学法。怎么办?回家跟老伴说,老伴普通话说得好,他告诉我咬字读音要准、吐句要清、不要读快,用心慢慢读,一个字一个词读清楚,我们一起学法,一边读他一边帮我纠正。现在读《转法轮》的一讲,我用普通话一个小时十分钟就能读完,读的比较标准,而且流利圆润。感谢师尊的安排,帮我过了一个难关,同时心性也得到了提高。

劝“三退”不难

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只要用心去做,没有做不好的事,讲真相也是这样。四年多来我一直都是面对面劝“三退”,开始是一个人单独做,每天在买菜、逛商店、办事、走路中碰到有缘人给他们讲,有时候参加各种宴请(常人中的各种人情往来,如生日、满月等)讲,还跟老伴和我的好朋友、同事讲,他们都选择了平安和未来。

讲真相、劝“三退”不是很难的事,是师尊在安排,我只是用心去做了。用心体察众生的心态,他们在等待什么?等待我们去救度。我们把真相告诉他们,讲清楚为什么要“三退”,我们是为你来的,他们一定会选择退出。

我每天都衣着干净、整洁的去劝退,出门前站在师尊法像前说:师尊,我今天要到什么什么地方去,求师尊安排很多的人来给我救度。还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救度众生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一切听从师尊安排。

我一出门,就用心观察众生的一举一动,一边走一边看,找切入点搭话,时间不长,对遇到的人先礼貌称呼一声,开门见山的问“你入过党、团、队吗”,有的说什么都入过,有的说入过什么、没有入过什么,我说:“都要退掉,天要灭中共,退出保平安,你在血旗下宣过誓,这兽印要向天退,天保你平安,生命是自己的,自己说了算。”很多人都同意点头退了,我再送上一份真相资料,叮嘱:“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啊!”他们很高兴,还谢谢我,像亲人一样对待我,我就想众生都在渴望得救啊。

“向天退!”

我讲真相没有怕心、没有观念,什么地方都能讲,坐车、走路,在车站、商店等等,一走一过就救了人。几年来,我面对面讲真相,也同时发真相资料、光盘、网址卡片,用真相钱,贴真相传单,发真相信,送护身符等等,有多少做多少,无条件的去做,平安做过来了。

一次我买东西回家,路上走累了,和两个老太太坐在一块儿,我给她俩讲退党的事情,我还没说完,一个老太太说:我要退党,我找它们(中共邪党)退党,它们不办。我说我帮你退党。“怎么退?”“向天退。”老太太把手拳起来,高兴的连声说“向天退!向天退!”我送给一份真相资料,她高兴接受了。

一次在公交车上,一个小妹站着我旁边,我轻轻的问她:“小妹,你入过党、团、队吗?”她说什么都入过,我说“把它退掉”,她说以后要通知集体退,我笑着对她说:“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谁跟你集体退啊,我帮你退吧。”她点头同意了。我送给她一份真相资料,说:“为什么叫你退党,回家看看,给你家人朋友都可以在这个网上退掉。”她高兴接受了。

一天讲真相回家路上路过花园,看见两个男人,我心生一念前去跟他们讲真相。我说:“大哥,问你们一个事,你们入过党团队员没有?”“你问这干什么?”我说:“好事!你入过一定要退掉,天要灭中共,退出才能保你平安啊。”其中一人说他都入过,同意退。另一人反问我:“你退休了没有?”“退休了。” “谁给你发工资?”我说:“是我自己的工资,你不工作它会给你发工资吗,我和你都是纳税人,谁养活谁?”他不吱声了。我说:“我帮你退了吧。”他说“考虑考虑”,我非常诚恳的说:“大哥,不考虑了,我是为你而来,我是冒着生命危险为你而来,是为了你平安而来。”他感动了,点头同意退。我又送两人真相资料,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有次遇到一个老党员,他说:“很多人都跟我说过,叫我退党,我不退。”我问他为什么不退,他说:“你们法轮功力量太小了,斗不垮恶党。”我面带笑容的说:“大哥,你错了,法轮功不跟它斗,是它跟法轮功斗,结果把它自己斗垮了,是天要灭它,它做了多少坏事,老天跟它记着呢。我们是带着使命来救众生的,救你的,时间是留给你的,你一定要退掉,今天就是老天要我来救你,这不是缘份吗!”他笑了,说:“哦,明白了!就是抹掉在血旗下宣誓打上的兽印吧?”我说:“对对对,向天退了呵!”他说:“好!好!”又一个生命真的得救了。

我有次过马路,看见一个非常帅的小伙子站着马路边等什么,我路过他身边,看他戴的帽子很怪,心生一念,转身走到他跟前说:“小弟好帅啊,我问你一件事,你是党员、团员、队员吗?”“我都入过,怎么哪?”我说:“入过一定要退掉,天要灭中共,退出才能保平安。”他点点头,我又说:“共产党坏事做绝了,天要灭它。”他问共产党做什么坏事,我说它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我还没说完,他就点点头同意退出邪党一切组织,我问他姓什么,他也告诉我,我送给他一张网址卡片,他接受了,我叫他把自己家里的亲人好朋友都在网上退掉,做功德无量的事情,他又点头了。他说:“车来了,我要上车了,再见!”我转眼一看,来的是辆警车。车开走了,我还站在那里,心想: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幸好没错过啊。

在讲真相中也碰到过恶人恶警,有的说“我就是警察”,有的说:“我从‘法制班’(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洗脑班)才回来,你敢跟我讲退党!?”有的说“走走走”,有的说“把身份证拿出来,你是哪里人,你从哪里来?”我是什么人,我自己知道,没有怕心,慈悲微笑的对他们说:“怎么不敢!你也是一个生命,工作是你的职业,我救的是你的生命。我是中国人,路过这里跟你讲真相,警察中也有好人,也有退党的,而且不少。”在师尊的呵护下,我都顺利的过来了。

四年来我讲真相劝“三退”的故事很多,一天有一个故事,无法在这里一一说了。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伟大师尊给我们弟子精心安排好了的,我只是去做了我应该做的。作为一个大法的粒子,救度了多少众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算什么,每个同修都出来讲,那才是了不起,那才是离我们回家的路不远了。

在家也是修炼人

在修炼的路上,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离师尊要求差的很远。突出的一件,就是走极端,不想做常人事情,嫌那花很多时间,耽误我救人;我每天最高兴的就是把包一背出去救人,众生得救了再苦再累也值,心里非常高兴,回到家了,累了,不想做饭,混过,老伴说:“你在外面救人累了,回家就这样对待我们啊?”我说:“蛮累,不想跟你说话。”吃完饭,我就回到自己房间看书、发正念,做自己的事。不悟。有一次老伴又点我:“你在外面救人是大事,也救救我们。”我说:“早就把你们救了,都跟你们办退了。”他又说:“每天都菜不菜饭不饭的,我在外面吃的盒饭都比你做的好吃。”我说:“怎么不好吃啊?”找一大堆理由来对付他。

一次集体学法,轮我读到师尊的一段法,我一下惊醒了。我们在修炼者的角度上看任何事情,不要挑选,个人的修炼要实实在在,对任何人都要慈悲对待,家里也是修炼的环境,我怎么能这样对待家人呢?我明白了法理就知道怎么做了。每天讲真相回来,不管多累都去买菜,用心对待。提高心性,做家务就是另一种状态了。而做家务也并没有耽误我讲真相。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件事,我对老伴不宽容、不温柔,我说了算,很霸气。他说:“你在外面讲真相,对众生那样温柔、和气、宽容,别人对你那狠,我在旁边都受不了了,可你都不生气;但你对我却象仇人一样,大吼大叫。”我听了,向内找:我为什么对他不好呢?原来,我有恨他、瞧不起他的心,认为他“苕”,没本事,不会赚钱,爱把他和别人比,等等;这些我修炼前对他的怨气还留在骨子里,经常往外翻,所以对他不温柔。我找到恨他的根子了,就一把抓住它,把它去掉,这不是我的真性。其实,我老伴是个实在人,处级干部,人品好,口碑好,他早就退党了,并且在他的影响下,他的同事、朋友、儿时朋友都“三退”了。

“共同精進”

我跟同修没有什么联系,我就一个人做救人的事,后来遇到别的同修,我们就一起做。现在我们一起的四个同修,我年纪最轻。我给他们剪头发,给他们清洗衣服,大家穿的整齐干净,一起出去讲真相。

我是一个很急也很直的人,看到有的同修不敢讲,很着急。师尊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了两次交流法会。一次是在讲真相回家路上,看见了我们原来的辅导员,我们见面很亲热。他问我们这怎么样,我把我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都跟他说了,他说让他听到这也不是偶然。后来在我家开了次法会,交流如何去掉怕心面对面讲真相,如何破除众生头脑的壳。现在同修提高很快,救的人也多。

还有一次,我们讲真相碰到武昌学员,问了他们那块讲真相情况,后来安排我们去做了一次,效果很好,我们去的每个同修都救了几十人。我请求与武昌同修交流,后来在公园里,我们交流了一个多小时,谈怎样在短时间里能多救度众生,我交流了自己讲真相的做法,几句话就能退了,对同修启发很大。

唤醒

在讲真相中,我体会到:我们带着什么场、带着什么念,众生都感觉到,放下人心、怕心、执著,带着神念、慈悲、热情、微笑、使命去救度你世界众生,众生会感受到的,他们都在等待着被救度;带着怕心救不了众生,要救众生学法是基础,学好法就能感到法力无边,现在我一走進众生,他们就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还没说完,就同意退了,好象就在等着我去救他们。

罗罗嗦嗦说了这些,没有别的意思,不是证实自己,这全是事实,目地是交流,共同提高。我一个人做的多少不算什么,大家都出来做那才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才是我们伟大师尊所要的。

我看见很多同修不敢讲真相、劝“三退”,我心里就急,就那么难讲吗?这么重的怕心。还有很多大法弟子没有做好,还有很多大法弟子没有走出来,众生没有救出来,师尊一直在给机会和时间,这是师尊对众生的慈悲。但时间是有限的。

“同修”,多么自豪的称呼,我们同在天上修过,下到人间我们又一起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多么伟大的称号,我们称职了吗?我们世界的众生都救度了吗?不要迷得太深,不要让我们伟大师尊一等再等,等的太久了,辜负我们伟大师尊慈悲苦度啊,千年等待,被眼前一点利益毁掉自己,那才是可怕至极啊。我写这篇心得体会,指导思想是想叫醒同修:我们是一起下来,完成了使命,我们再一起回去!

以上是我目前的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