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母是修炼法轮功的好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山东潍坊大法弟子魏风鸣、罗水珍夫妇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被合江公安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有四个多月。合江公安局企图勾结司法部门对大法弟子魏风鸣、罗水珍进行构陷,达到非法判刑的邪恶目地。

魏风鸣、罗水珍夫妇的女儿魏丹为父母进行申诉,申明从法律与公民的合法权利与公民的义务来讲,她的父母无论是修炼法轮功还是讲真相都无错、无罪。以下是魏丹第二封申诉书,她强烈要求合江公安局不要再迫害好人,立即让其父母回家。

申诉书

泸州市各级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

我父母魏风鸣、罗水珍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被合江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合江看守所,十月十六日,合江公安局发出逮捕令,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对我父母进行指控。这个强加的罪名是对我父母蓄意构陷。对此,我为父母进行申诉。我在申诉中已讲明:一、我父母是好人与所指控的×教无关,法轮功不是×教;二、捏造×教罪名、滥用刑法三百条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行为;三、我父母及所有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合法,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无罪。想必我的申诉你们已经看过了。从法律与公民的合法权利与公民的义务来讲,我父母无论是修炼法轮功还是讲真相都无错、无罪。合江公安局非法关押我父母从二零零八年十月至今已有四个多月,目前仍在继续关押。为了维护公民的人权与法律的尊严,我强烈要求合江公安局不要再用违法手段迫害好人,立即让我父母回家。

各级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今年是国际人权六十周年纪念日,电视台、电台内外宣称,目前是中国人权最好的历史时期,并一再宣传加强法制、依法治国,保障人权等。作为执法机构,你们应该是依法治国、维护人权的表率。请各级执法、司法机关协助,纠正合江公安局乱立罪名、非法绑架、关押我父母的违法行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联合国已向中共下达命令,命令中共即刻停止迫害法轮功,调查酷刑折磨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事实,责令将制造迫害的元凶绳之以法。结束迫害势在必然。为了早日结束迫害,让我的父母能够早日回家,我再次为我父母申诉。各位执法机关的各级官员,特别是涉及我父母的办案人员,希望你们深明大义,选择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光明前途。

一、我父母是修炼法轮功的好人

“一切向钱看”导致社会物欲横流,人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异。为了钱权欲,人可以不讲良心,不要道德,什么坏事都敢干。黄、赌、毒、贪、嫖,谎言、假货、毒米、毒油、毒奶粉泛滥于世,单从汶川地震的豆腐渣工程与毒奶害死数以百万、千万孩子的悲剧发生就可知,中国人人心败坏、社会道德沦丧已经到了崩溃的地步。这是人们想要回避却回避不了的现实,这也是广播电视的红色宣传无论涂抹多厚的脂粉也遮掩不住的事实。这些年,对杀人害命干坏事的人及贪污腐败的大官小官没少抓,没少判,可总是无法改变日趋下滑的道德,犯罪率年年上升。因为人心不改变,社会道德无法回升。

法轮大法传出,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在十恶毒世里,给人指出一条身心健康、社会道德回升、生命真正美好的光明之路。就说我的母亲吧,一个建筑女工,与男工一样顶烈日、上高墙,非常辛苦。可她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听师尊的教诲,在任何地方都体现出是一个好人。在家庭中,在社会上,行的端、走的正,言谈举止庄重。任劳任怨,工作非常出色,在建筑行业中体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

我父亲工作不稳定,可我们的生活再困难,父母仍然从未想过要用什么不好的,伤害人,危害社会的手段赚昧心钱。就是到手的钱,不该要的也不会要,在利益的强烈诱惑下能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二零零零年,我父亲在广东打工开出租车,客人下车时掉下一个大钱包。我父亲在客人下车的宾馆门外足足等了两小时,直到把钱包归还失主。失主立刻拿出两千元钱来酬谢,我父亲断然谢绝。

我父亲以前患肾结石,病发时疼的死去活来。修炼法轮功后,不用开刀,不再打针吃药,病好了,精力充沛,红光满面。一些与父亲同龄的人,在社会的污染中迷失了自己,忘记了一个男子汉在家庭与社会中的责任与作用,吃、喝、嫖赌样样来。离婚、包二奶,欺负妻子与孩子,我看见这些非常痛心。我们都有孩子、父母、家庭,人人渴望生活美好、和谐、安宁,然而这道德日趋下滑的社会现实却正在无情的吞噬我们昔日赖以依存的那温馨的家,大人随波逐流,必然祸及孩子,也必然祸及我们民族的未来。我万分庆幸,法轮大法正人心,造就了令我尊敬的父母,给了我幸福温暖的家,父母修炼人的形像为我树立了有正念、有善念的人生榜样。如果人人能修心向善,自觉约束自己不做坏事,社会就会改变,中华民族就有美好的前途。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迫害法轮功以前,国家领导人乔石、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等对法轮功就作了广泛深入的社会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从法轮大法全世界洪传的盛况看,八十多个国家与地区的人民,从民间到学校,从老人到孩子,不分肤色人种,不论哪个民族,是凡通过修炼的人都身心受益,得到了大法的美好。世界各地如美国、加拿大、台湾、香港等许多国家和地区还有引导孩子修炼法轮功的明慧幼儿园,明慧学校。邦加罗尔是全印度最多人炼法轮功的地区,目前有超过八十个学校的师生在体育课上炼习法轮功。炼功后师生的身体健康得到改善,学生功课普遍进步。法轮功与李洪志师尊已获各国政府、民间团体褒奖三千多项。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也充份证实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就是人们千万年来等待的、期盼的伟大佛法到来了。无比珍贵的佛法传于世间,那邪教自然惧怕佛法真理。所以在红色马列中国,就有了不顾事实真相,故意把法轮佛法污蔑为邪教,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事发生。实质上只有真正的邪教才会如此正邪颠倒,善恶不明,是非不分,迫害象我父母这样的好人。

二、我父母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合法 任何组织团体无权干预

中国是国际人权缔约国,必须履行国际人权法。《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说:人人有思想、良心与宗教自由的权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说: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中国宪法第三十三条: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人权自然包含信仰权。宪法第三十六条也有关于宗教信仰自由的规定。

世界上的“信”多种多样。在宗教中,佛教相信有多佛,基督教信耶稣。中国人中不信马列的、不信马列暴力斗争那一套而不入共产党党的、选择上庙、上教堂信神拜佛的,各行各业、各阶层的人都有。信,是思想,是人心的问题,“信”是自由的。就如我父母选择了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佛法。

对神佛的正信自古有之,历史证明,对神佛的正信不是靠暴力能泯灭的。就是在被中共用无神论强行洗脑几十年后的中国,宇宙飞船上了天,高科技、电子技术已应用于各个领域,然而敬神敬佛依旧香火不断,而且越烧越旺。就说我们泸州吧,每到观音菩萨与佛祖的生日,大庙小庙人流如潮,名山胜地昼夜烧香,人车相拥,水泄不通。在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正常政府更不会因信神佛不信马列就被认为是邪教而去暴力干预。其实在中国,代表国家与人民权利的权威机构“人大”并没有立法把法轮功定性为什么教,并没有干涉与制止国人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这是一个国家依法治国、遵守宪法、履行国际人权公约的极为正常的理性行为,合乎天理人道。在法律保障下,中国公民信仰与修炼法轮大法完全合法 ,任何个人与任何组织团体无权干预。因此我父母的信仰与修炼合情、合理、合法,信仰自由、信仰无罪。而江××不顾国法的尊严,利用国家主席的特殊身份、利用中共这个党派团体,突然干涉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并安个邪教的罪名施以暴力镇压。破坏国法,大乱人道,随即将我父母在内的几十万法轮功学员投入冤狱。

泸州市追随参与迫害的人,长期对我父母监视、跟踪、把我父母双双投进监狱残酷迫害,我父母吃尽苦头。中共为了逼迫我父母背弃信仰,放弃修炼,指使监狱的恶警恶人对我父母暴力迫害。整天罚站、不准睡觉、不准洗漱、遭暴打、被强迫通宵达旦的做苦役地狱般的日子,毒焰焚烧般的身心折磨,那种痛苦、那种魔难是你们难以想象的。奥运前,泸州“六一零”指使恶警二十四小时蹲在我家门口监视,还到我婆家威胁、骚扰,逼迫我父母不得不流离失所。我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后,“六一零”还指使恶警到我丈夫单位施压,停止我丈夫的工作,逼迫他去找人。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我父母被合江公安局非法绑架后,“六一零”非法冻结我母亲的养老金。那是我母亲几十年辛勤劳动所得,是属于我母亲应有的个人财富,“六一零”凭什么冻结?你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就掐你的脖子,断你的生路,这不是暴力干涉、暴力迫害不同信仰的人吗?这不是干了违法犯罪的坏事吗?而且,迫害的手段非常毒辣。

江××个人或中共这个组织团体安个邪教的罪名就对法轮功大打出手,破坏了国法、践踏了国际法与公民的人权,这是终将被清算的犯罪行为。如前所述,联合国已经下达停止迫害的命令。接下来,事情的结局会怎么样呢?追究、清算、正义的审判是必然的。泸州市各级公检法司机构,合江公安局、检察院,你们也以这个“邪教”的罪名追随中共暴力干涉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迫害修炼人,迫害我的父母,同样是违法犯罪行为,希望你们清醒,立即停止迫害为好。

三、我父母没有犯罪的事实与行为,坐牢是冤狱

我国宪法保障公民人权。国家公民享有思想、信仰及言论的自由。我国宪法、刑法的具体法律法规体现出了不以思想、信仰、言论论罪的原则。受法律制裁的不是以信仰、思想、言论而定,而是看个人的行为是否伤害他人、危害了社会、是否构成犯罪事实而定。我父母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无罪,因为他们无论在家庭生活中与社会工作中,无任何伤害他人及损害社会的行为。那么我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泸州公检法司机构投进监狱坐牢是为什么?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呢?又有哪些犯罪的事实与行为呢?

据我所知,我父母就是坚定信仰,反对迫害法轮功,并向世人、向各级政府、包括向你们各级公检法司人员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只不过做了他们应该做的而已。比如,一个好人被诬陷成小偷、杀人犯,难道他不应该去申辩,去说明真相吗?这些年有关机关不是也在不断纠正冤假错案吗?冤假错案要得以了结,真相总得有人去说吧?我父母所讲的真相,不只是仅仅为他们个人遭遇不公喊喊冤的问题,而是涉及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遭迫害,这场迫害的性质及严重后果;涉及全国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被非法抄家、非法罚款、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的问题;涉及全国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单位被株连遭受迫害的问题;涉及国家宪法尊严,中国公民人权等等事关国家民族前途的大问题。这样重大的真相难道不应该去澄清,去揭示吗?我父母讲真相有何错呢?

泸州市各级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你们要评判我父母讲真相的行为有罪无罪,最公正的办法是以事实为依据,认真看一看,读一读所有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再作结论,不要别人指定什么你们就跟着认为就是什么。就如当年有人说彭德怀是反党集团,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一样,全国人民不是受骗上当跟着起哄、跟着批判、跟着挥拳打倒吗?请你们冷静想想,今天以×教罪名迫害法轮功是不是当年迫害他人的历史再现?

中共迫害法轮功从广播、电视、报刊杂志上造了许多谣,什么“自焚”“自杀”等等,完全颠倒黑白,污蔑诽谤抹黑了法轮功,使全国人民受到谎言的欺骗与毒害。我父母告诉人民法轮功神圣美好的真相,还原事实、澄清真伪,这没有什么错吧?从法律上讲,说话是人的基本权利。我父母只要说的是真话,那么他们肯定无罪!中共迫害法轮功胁迫全社会各行各业参与,连学生都不放过。特别是利用执法机构参与抓、关、判;利用监狱强制高压,吊、铐、捆、暴打、电击、灌浓盐、抹芥末、强奸、强行洗脑转化种种酷刑令人发指;送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我父母就是这场大迫害的直接受害者与见证者,有反对迫害的权利。那么他们揭露迫害的真相,表达停止迫害的愿望谁能指责他们有错呢?谁又会判他们有罪呢?而且,他们讲真相是在堂堂正正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没有触犯由人大颁布的国家法律法规的哪条哪款。我相信,走遍全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会说法轮功学员信仰无罪,反迫害无罪,讲真相无罪!

发生在中国这场前所未有的疯狂大迫害,破坏法律,践踏人权,外损国家名誉,内耗国家大量财力。就中共网络封锁法轮功真相传播的金盾工程而言,仅前期工程就耗资纳税人的血汗钱四十个亿。四十个亿助孩子上大学,会解多少天下父母之忧啊?这场大迫害劳民伤财,人民蒙难,民族蒙羞,对我们大家有什么好处呢?难道不应该去制止吗?我父母挺身而出,为制止迫害向政府、向人民讲真相无可指责。只有丧失正常理智的人才会认为他们的正义与善良是有罪的,只有不具备人正常理智的邪门歪教才把他们投进监牢。

公检法司机构、“六一零”惯以“×教”的大棒打法轮功学员。其实真正的邪教残害生命、危害人民、危害社会,是反人类的异类。而我父母讲真相的行为恰恰是在维护人的基本权利,维护人的生命不被暴力迫害,使人人有良好、正常的生存环境;讲真相是在维护正常社会必须具备的善良、道德、正义与良知;讲真相制止迫害,就是在纠正目前法律遭破坏,善良受迫害,生命被践踏的非正常现状。我们每个人从内心渴望个人生活幸福、期盼社会和谐安宁、期盼子孙后代福寿绵延、民族兴旺发达,民族未来美好。我父母与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与我们大家的愿望是一致的,与人类社会普世道德价值观与生命价值观不相悖,这哪是邪教?何罪之有?请你们想一想,评一评。

也许我父母在你们眼里太普通,可我认为我父母的伟大非一般人能比。他们善良正直,为讲清真相救世人不顾生死。在自身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然努力去制止迫害,坐冤狱吃大苦而没有采取任何暴力、报复的行动,只是和平理智讲真相,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劝善、劝善、劝善,直到人人都醒悟。这种大善大忍只有法轮功修炼人才做的到。

四、我的诉求

泸州市公检法司机构、“六一零”用×教的罪名暴力干涉我父母的信仰与修炼是违法犯罪的,把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活动当作犯罪事实并把对他们投进监狱这是严重的错误,同样是违法犯罪的。这个罪太大,不仅仅是对我的父母,而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犯罪。

我希望泸州市各级公检法司机关立即停止用×教的罪名诬陷法轮功,停止用×教的罪名暴力干涉、打击我父母及法轮功学员的信仰与修炼。讲真相是我父母的言论自由,反迫害法轮功是我父母维护人权、维护法律尊严、对人民负责、对社会、对国家民族负责的正当行为,是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无错,无罪!我父母不能被关在牢里!希望你们立即让我父母回家。

把伟大的法轮佛法污蔑成×教已是罪大如天,再把大法弟子投进监狱则罪上加罪。自觉停止迫害,为早日结束迫害做你们应该做的,就是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美好的未来,何必等到清算之日到来?你们可知道,中共中央电视台社会专题部副主任、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男,原名陈小兵),因胃癌于2008年12月23日在北京肿瘤医院死亡,时年47岁。陈虻是“焦点访谈”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二名制片人之一。陈虻 ,一个处级干部,死后蹊跷国葬八宝山,这是为什么?当联合国下令中共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并责令将其绳之以法的时候,“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活口──陈虻死了。是“上面”赐死,还是遭天谴恶报?

迫害法轮功的人,全国各地遭恶报的越来越多。参与迫害法轮功者,拒绝了解真相的,不听劝善的,阻止真相传播的,死心塌地不肯放弃迫害的,被救的机会一失再失。陈虻不就是其中之一?陈虻这个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功臣”,助恶中共喉舌撒弥天大谎欺骗世人犯下弥天大罪,恶报自在其中。

希望你们不要再抱有侥幸心,认为迫害法轮功是上面的旨意,与己无关,这是危险的幻想。我父母蹲冤狱吃大苦遭遇不公,我为父母申诉并不想让仍在参与迫害的你们有被清算、遭恶报的不好结局,只是诚心希望你们及你们全家将来有美好的未来。我父母在这场大迫害中历经磨难能够大善大忍持之以恒讲真相,我相信我父母和我一样,只是希望能看到你们真正觉醒。

申诉人:魏风鸣、罗水珍之女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