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期间遵化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奥运期间,遵化市看守所劫持迫害多名大法弟子。以下是被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奥运期间被劫持在遵化市看守所的女大法弟子情况

河北唐山遵化市看守所在奥运期间非法关押多名法轮功信仰者。这个看守所只有一个女监(19号),竟关押了九名法轮功学员。她们分别是:徐淑琴、张梦霞、赵凤霞、张月华、李丽萍、王宁、吴淑娴、温翠英、王玉民。她们中的大部份人在非法关押期间曾遭到辱骂和酷刑折磨。恶警由于害怕把大法弟子打晕死过去从而给恶警自己带来麻烦,恶警们揪着大法弟子的头发恶性殴打脸部,很多人的头发都掉了。其中王宁、徐淑琴、张梦霞、赵凤霞、张月华、李丽萍等大法弟子曾被恶警非法戴上了手铐和脚镣。把两个人铐在一起,行动之不便不言而喻。大概2008年7月4~5号为她们辩护的北京律师去后,发现她们被非法加戴戒具,因此强烈谴责恶警:她们触犯了哪条法律,危害到了谁?恶警无言以对,这才不情愿的将手铐、脚镣摘下。至此,她们整整戴了49天手铐、脚镣。

赵凤霞(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70岁高龄的河北兴隆县女大法弟子赵凤霞,从事37年的老中医,月收入2000元左右。有一次,赵凤霞炼功时,恶警陈以龄用铁钥匙打她的肩头,致使肩头青肿。老人无怨无恨,就象没发生过此事一样。赵凤霞还遭受了恶警的揪头发、殴打等暴行,即便如此,老太太仍然坚信大法,对行凶者不气、不恨,而且长期坚持炼功,被揪掉新长出的头发竟然由白色变成了黑色,亲眼所见的人都倍感大法的神奇,反过来,也震慑了恶警的气焰。遵化看守所为了维持邪恶的镇压,先后四次更换看管女监室的管教,因为明白大法真相的人是无法迫害这些坚定的大法修炼者的。

徐淑芹(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女,1955年7月3日出生,1975年12月开始从事教学工作(民办教师),1986年7月毕业于遵化市师范学校,转为正式教师,任教于遵化市兴旺寨乡万福庄小学。徐淑芹于98年初开始炼法轮功,得法前身患各种疾病,有风湿性关节炎、腰椎骶化、腰肌劳损、肩周炎、子宫肌瘤等病,手不能碰凉水,有时连碗都端不起来,长期吃药,所发工资几乎全部用于药费。98年初法轮功学员在广场洪法炼功,徐淑芹也就参加其中,修炼后,感觉良好,原来一年四季不能碰凉水、胃口长期不好、及上列数病症都慢慢消失,干活不知疲惫,所以她坚定地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她不断提高心性,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受到亲人朋友及工作单位的一致好评,向世人展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张梦侠(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女,一九六七年出生,唐山钢铁集团遵化市石人沟铁矿工人,得法前她体弱多病,有美尼尔综合症,类风湿等多种疾病,他在夏季都不敢摸凉水,夏天睡觉时都穿大长袖衣服,为了把手盖上,如果不盖上手就肿了。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张梦侠在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引导下开始学法炼功,看完两遍《转法轮》后,她的病全好了,自这以后,她开始走入大法修炼行列中来,时时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张月华(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30岁左右,遵化市电力局职工。

李丽萍(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30多岁。资料不详。

王宁(曾被遵化看守所恶警非法戴上手铐和脚镣),42岁,唐山遵化市圣水院村人。于2008年5月6日被遵化国保和铁厂镇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被非法关押已经五个月有余。1999年以前由于婚姻的不幸与前夫离婚,法院的判决是由前夫承担孩子的抚养费,由于前夫的不负责任,不给孩子任何的抚养费用,法院的判决成了一纸空文,无奈王宁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与母亲艰难度日,身体多病的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偶然的机会,她接触了法轮大法,走上了修炼之路。自修炼开始,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新升起了对生活的希望。王宁和她周围的世人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吴淑娴,女,遵化市白马峪村大法弟子,在2008年7月16日被非法逮捕时家中只有自己,家里任何人都没被通知,其家人回到家到处找,结果在邻居告知好象来了一辆车,然后找了村里的干部才知道被关入看守所,第二天家人去看的时候,不仅不让看而且厚着脸皮说通知了家人。那些邪恶的人做贼心虚的告诉要等到过完奥运会再说。眼看快秋收了,家人也快工作了,于2008年8月18日家人和村长再次去看望并且要求其放人时,他们这次却被告知人已经被送走了,非法劳教一年,具体啥时被送走的根本不知道。

温翠英,女,60岁左右,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晚二十一点半左右,遵化市“六一零”伙同东旧寨乡派出所十余名恶警,非法闯入温庄村大法弟子刘长友、温翠英家,抄家一个多小时,随后把刘长友夫妇绑架到遵化市看守所。

王玉民,女,50多岁,遵化石桥头村大法弟子,2008年7月16日12点左右遵化市公安局610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王玉民家非法抄家,强行把王玉民关在遵化市看守所。8月中旬把她转到遵化拘留所(遵化洗脑班就在此拘留所)继续非法扣押,直到9月19日才被释放,家人被勒索保释金万元。

在遵化看守所里,法轮功女大法弟子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处处体现大法弟子的慈祥与和善。她们吃饭让别人先吃,把加热的水给别人洗澡用,自己用凉水洗。

女监恶警陈以龄卖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高价买来的70多袋方便面(80元一箱)、豆奶粉等食品没收,每天只给大法弟子半份饭吃,吃的是面粥和窝头,每个人都吃不饱,还要求干活,由于吃不饱所以很没精神。张月华的丈夫(遵化看守所的警察,后来被调出)见状很生气,要求给每人一份饭吃。经过多次强烈要求,陈以龄勉强还回没收的食品,但只还回了10多袋方便面。问他其余的哪去了,他说让耗子叼去了。这种行为遭到唾弃。

以上是遵化看守所奥运期间被关押九名女大法弟子的简单情况。

奥运期间被劫持在遵化市看守所的男大法弟子情况

赵敬军,38岁,唐山遵化市东旧寨乡七户村人,他得法前曾经被多种疾病缠身,患有胃下垂,怕风吹,经常头疼,对药物极度过敏,爱发脾气,说句白话就是病病拉拉。自从修炼大法后,他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体不但变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前几年,赵敬军在打工的一家钢厂曾经发生过一起意外,几吨重的一个钢锭在惯性的作用下猛烈的撞击了他的腿部,赵敬军在强大的撞击力作用下跌倒在地,这时,工友们都惊呆了,但见赵敬军在极度疼痛下,却一跃而起,大喊一声:“没事,我是修大法的。”他坚强的走了几步,然后坐下来,撩起裤子一看,大腿果然正常。工友们也都非常震惊于大法的神奇。

7月6日中午12:30分左右,唐山遵化市大法弟子赵敬军家被非法抄家、绑架。赵敬军已经是第四次被中共邪党恶警绑架,此次恶性事件中,恶警不但对赵敬军3岁的小儿子用脚踢,还骂他是“兔崽子”,更为恶劣的是这群恶警还暗中对赵敬军10岁左右的大儿子阳阳和60多岁的老母亲脸上喷射了一种叫OC的喷剂(一种经过高压处理的辣椒水,喷出后,能使10至15米之内的人眼睛在高压辣椒水的作用下什么都看不到,处理办法用大量的冰水或凉水冲洗眼睛),味道非常刺鼻。阳阳当时就睁不开眼睛了,马上到水缸去洗,就是这样下午半天眼睛一直发红并伴有疼痛感。中共邪党的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老人和孩子下如此的毒手,真是把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暴露无遗。

刘长友,男,60多岁,原遵化漓河桥化肥厂退休工人,7月6日晚21点30分左右,遵化市610伙同东旧寨乡派出所十余名恶警,非法闯入温庄村大法弟子刘长友、温翠英家,抄家一个多小时,随后把刘长友绑架到遵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刘长友家先后三次被抄家。

李强,男,36岁,2008年7月25日中午12点左右,李强单位领导和遵化国保大队恶警,到李强工作单位(唐山网通公司)对他进行绑架,并到他家非法抄家,一起参与抄家的有8个人,到他家后抄走一台电脑和一些私人物品,并给他戴上手铐绑架到遵化迫害(曾经在遵化公安局遭到国保大队十数个耳光的殴打)。

李强是在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以前他就非常喜欢读书,尤其是喜欢读一些关于生命奥妙和历史方面的书,并常常思考:人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终于有一天,他在家人的介绍下,接触了法轮功并正式开始修炼,在认真的通读大法后,使原本时常迷茫的他豁然开朗了。那时,他想:原来这就是他苦苦追寻和等待的,从此以后,他以真、善、忍为做人的准则。认识他的人都说他聪明,真诚,善良,并非常喜欢和他相处。日复一日,他们单位的同事和朋友都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和做人准则,并因为他的修炼从而对法轮功心生好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处处按照真、善、忍为做人标准的他,却遭到当局者的迫害,给他的家人在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李强在遵化看守所(期间,曾被看守所16号监室的恶警打数个耳光)关押了半个多月后转到遵化拘留所(洗脑班)监视居住到9月23日才被他工作单位接回。他的工作单位被勒索保释金数千元。

遵化看守所敲诈钱财的事实

遵化看守所对待在押人员的方法是这样的,任何在押人员,只要家里存钱到看守所,首先扣除415元,这笔钱只能换取一个脸盆、一块香皂、一条毛巾、一包卫生纸、一支牙膏、一袋洗衣粉、一双拖鞋、一个饭盆、一个汤匙、一条假石林烟等物,这些物品加到一起也就值60元左右。扣掉415元以后,只要你帐面上有超过100元,每天中午不管你要不要,都会强制送你一份收费二十元的午餐(包括一份米饭和一份食堂大锅熬菜,菜中有时能看到零星的几小块肉,肉带皮,皮上有1公分长的猪毛),当你的帐面到100元时,中午这顿饭自动停送,当然你如果有钱可以订小饭和小货,小饭就是晚饭,比如订一个带肉的炒菜要40元左右,大概是饭店价格的1.5倍左右,而且想吃什么,只要市场上有就可以订。小货就是指日用品和一些食品,比如一条小毛巾要5元、一箱华龙牌小康100方便面要80元,价格比市价要高出1至1.5倍左右吧!如果没有钱,对不起,每天早晚各一瓢玉米粥和咸菜,中午是两个小窝头(这种玉米面不是我们家里吃的那种,而是很粗糙的,含有糠的那种)和几乎没有油的菜汤,只是在每周一中午发两个小馒头,说白了就是饿不死就行。

遵化看守所凌虐被关押者的事实

上面重点谈了钱和物,下面再谈一下遵化看守所在思想和肉体上的强制镇压。在押人员一进看守所首先身上所有物品被两个大班(大班就是在看守所服刑的在押人犯,他们可以在监室外走动为恶警所支配干事,他们往往由恶警选定)清洗,要把所有衣服脱光,男子的头发要由大班用推子剃掉,变成光头,裤子的扣子和一些拉锁头要被用钳子剪掉,然后光脚进入监室,所谓监室就是一个从此一直住下去的房子,彻底走出这个监室就意味着或者自由、或者被判刑,这个监室的正门和我们家里的防盗门差不多,只是在离地30公分高的地方有一个洞,这里就是每天领取饭食的地方,离地一人高的地方有一个小窗口,从这个窗口可以和外面的人说话。还有这扇门的上面有一台彩色电视钉在墙上。监室一般是二十人的编制,也就是两边各一个大通铺,一个通铺可以睡10个人,中间是地板。对着监室大门的另一面就是一个水龙头和一个蹲便池,这个小地方就相当于厨房和厕所、浴室了,对了,每天提供的热水还不够泡方便面的呢!洗热水澡就连想都不要想了。在蹲便的旁边还有一扇铁门,所谓的放风就是打开这扇铁门,大家可以到铁门外面的阳台铁笼子透透气,要知道这扇门的打开时间要看值班恶警的心情才开的,而不是按照作息表的规定时间开放的。监室房顶的两个对角各安装一个摄像头,监视着室内的一举一动,监室的灯是长明的。监室内没有晾衣绳,洗完的衣服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晾衣问题,监室房顶正中有两个大吊扇,每天二十四小时转个不停,有的因为年久失修已经没有风了,你可以在晚上大家都睡觉的时候和狱友借几个盆子放在吊扇下面,然后把洗过的衣服放在盆子上让风吹,第二天早晨一起床,不管衣服干没干,都要把衣服收起来,因为白天是不允许大家在明面晾衣服的。当然还有其它办法,这里就不费笔墨了。

每个监室内都有一个号长,所谓号长就是这个监室内犯人的头儿,他负责日常监室内犯人的管理,他和看守是紧密结合的,而且他是完全服从看守的调遣的。比如新来的犯人,由他先来调教,他会告诉新来的在押人员管看守要叫“管教”或“政府”,其它的一律不许叫。而且每天早晚,值班看守们要到各监室走一圈儿,这时在押人员要选出一位嗓门大的先高喊:“政府好”,“管教好”。中共看守所、监狱等黑窝最为重头的就是背诵监规,在押人员如果不能背诵监规,号长和恶警都可以以此理由对在押人员动手打人的,要知道号长也是犯人,是没有权利打人的,所以号长组织打人是在厕所或者阳台,因为那两个地方没有摄像头。

遵化看守所还有一个8号过渡监室,经常出入看守所的在押人员管这个监室叫“洗号”,顾名思义就是洗钱、洗物的监室。这个监室给人一个假相,就是钱和物很充足,每天的剩饭很多,其实不是这样的,当你随大流在这个监室很快花掉你的钱过后,很快就会被转到其它监室,你这时才发现原来其它监室是没有剩饭的,而且每天的定量全部吃掉也有很多人饿肚子的。而且在8号过渡监室已经和大家共用的日用品已经被很轻易的消耗掉了,在其它监室是需要自己单独用的,没办法,只能再买一份日用品。

奥运期间,遵化看守所对犯人也进行了严管,一个叫李洪伟的犯人因为监规没背下来,被恶警责令趴在楼道里打了好几十下黑胶皮棒,臀部青紫,当天不允许他吃饭、不允许他睡午觉,责令他站在一个固定的地方背诵监规。还有一个叫崔立军的犯人因为打饭时领错了饭,遭到曹姓看守恶警十几胶皮棒的殴打,小伙子在监室里委屈的直哭。

其他遵化市大法弟子奥运期间遭迫害情况

马桂华,2008年7月1日,河北省遵化市团飘庄乡提举庄村法轮功学员马桂华被遵化国保大队绑架、抄家。

温瑞华,2008年7月初五上午11:00左右,四、五名恶警到河北省唐山遵化市东旧寨镇温庄村大法弟子温瑞华家进行抄家。温瑞华刚从集市赶集回家就碰上此事。恶警将家里都翻了一遍,连棚子里都给翻了。翻后就想将还没吃午饭的她带走,温瑞华坚信做好人没错,不上车。几个恶警强行将她拽上了警车。送到遵化拘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

当温瑞华不修炼的丈夫质问警察:你们就这样执行公务吗!(指强行拉人)恶警们也将温瑞华的丈夫拉上了警车。后经村民主持正义与公道一起将她的丈夫拉下了车。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温瑞华,女,58岁。家住河北省唐山遵化市东旧寨镇温庄村。她修炼前身体很弱,有很多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强健了许多。而且常用真、善、忍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将轮到别的儿子赡养的老人(因人有事不能赡养,家里还有其他的儿女),她就将老人接到自己家住,捡到钱都还给别人,还经常无私的帮助别人。乡里人都夸她是个好人。因为修炼法轮功,99年以后曾经被非法关押一次。而今天又是这个只想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原因将这位年近六十的老人再次抓走。 8月11日,温瑞华被邪党人员劫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

李春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河北唐山遵化国保大队队长王坤元等恶警闯到唐山,绑架了76岁的大法弟子李春华,并非法抄家。到遵化后,老人旧病复发,六一零头目曹艳泽、国保大队头目王坤元反复给李春华体检,企图达到把老人关进看守所的目的。在老人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心律过速的情况下,恶警才放老人回家。老人病在床上,行动困难。

七天以后,这帮邪恶之徒又闯到李春华老家遵化市温庄非法抄家。

梁辰生、王春梅,7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河北省遵化市娘娘庄乡人大主任、人大秘书刘海军、崔俊民伙同派出所贾久斌、其余2人名字不详,窜至何庄子村,由村书记梁顺满、梁树才带领,到大法弟子梁辰生、王春梅家骚扰。当时王春梅家里没人,门虚掩着,这群人就进屋乱翻一通。村书记梁顺满把王春梅找回来时,恶徒们还在乱翻,非法搜走大法书籍、讲法光盘、MP4,并威胁要将王春梅带走,并说要罚款20000元。王春梅制止恶人,并向他们讲清真相。

王秀芬,女,50岁左右,遵化石桥头村大法弟子,2008年7月16日遵化市公安局610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王秀芬家非法抄家,强行把王秀芬关在遵化拘留所(遵化中共邪党给法轮功建立的洗脑班就在此拘留所)。直到9月22日才被释放,家人被勒索保释金数千元。

孙国平,2008年7月26日上午11点30分,遵化市东新庄镇政府与派出所出动两辆车,与西梁子河村支书张国双等十几个人来到西梁子河村大法弟子孙国平(女)家门口,正好孙国平坐在家门口,大门锁着,让她开门,孙国平没给开,恶警跳墙过去,翻出一书包大法书,之后将孙国平绑架。之后恶警又到其他大法弟子家,都没在家,等到下午4点多,恶人才走。

大法弟子孙林、陈淑芹、葛艳芝、张艳辉、李子顺、纪凤岭被迫害情况。2008年7月23日下午3点左右,河北省唐山地区遵化市西留村乡恶人李新,派出所长缪爱东,乡长李德春伙同遵化市610不法人员和西留村乡派出所约20余人,到蒲池河村大法弟子家进行非法抄家迫害,把孙林的真相资料及大法书抄走,并把电视接收器抄走,把陈淑芹家小锅抄走,把葛艳芝家的光盘和救人的护身符,小锅抄走并抓她到派出所,勒索现金2千元,说是押金,当天晚上才放回家。

24日又到十里铺村大法弟子张艳辉家进行抄家,抄走两个mp3,大锅一个,又到前王庄村大法弟子李子顺家进行骚扰,同时到纪凤岭家进行搜家,但任何东西没搜着。

乡派出所电话-6664032 李新电-13582509364 李德春手机-13503159969

程艳双,2008年7月29日晚十点半左右,河北省遵化市610伙同新店子镇政府、派出所10多人,在村恶党书记严贺宝带路下,闯到尹各庄村大法弟子程艳双的家,撬开大门和住屋的门,非法抄家,当时程艳双的丈夫、儿子都不在家,恶警绑架了程艳双(女,39岁)和她四岁的女儿,并抢走现金一千多元,新手机一部(900元)。

程艳双母女被劫持到洗脑班。30日早晨,程艳双抱着四岁的女儿从洗脑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新店子镇政府恶人又到程艳双家向其丈夫要人,程艳双的丈夫说:我昨天晚上十二点才回家,你们把人抓走还向我要人,太不讲理了。

赵小英,于8月6日在遵化上班时被东旧寨镇包村的人领着东旧寨派出所强行绑架送到洗脑班。

赵小英,女,34岁,遵化市东旧寨镇高户庄村人。2004年得法,以前由于离婚精神几乎崩溃,得法后一改昔日的精神状态,改掉了不少的坏脾气。后与高户庄一人结婚。婚后因修炼法轮功被婆婆恶告给大队,大队又举报到东旧寨派出所。之后多次遭到骚扰,但她从未记恨婆婆,时时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公婆、丈夫。在那里上班都吃苦耐劳,兢兢业业,时常都受到好评。

王春义(音),男,50多岁,漓河桥化肥厂工作,2008年8月因为当地要没收他的身份证,王春义没有配合。遵化国保大队闻讯对王春义进行了抄家,并对其打耳光和殴打,然后关入遵化洗脑班。

遵化市拘留所(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遵化洗脑班隐身在遵化拘留所当中,这个洗脑班主要成员来自遵化市委,但表面上的负责人是刘贵生,刘贵生还身兼拘留所副所长的职位,其实这期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遵化市委文教科的王继国以及两位教育局、一位工会抽调上来的临时工作人员。而法轮功修炼者在洗脑班的日常起居又和拘留所同步,受拘留所的管制。这个洗脑班除去以上五位主要工作人员以外,还有一位王姓洗脑班的负责人,因为他很少参与,只知道他是梁屯村人。另外,还有两位办公室女性工作人员(主要负责登记什么的)与两位医护人员(医护人员也是抽调过来的,流动性比较大)。

法轮功学员在这个洗脑班被关押释放时,不但要交纳一定金额的押金,还要和被拘留人员一样交纳每天30元的伙食费给拘留所,因此拘留所所长胡为刚也是参与其中的。拘留所每天30元的伙食是这样的,早晚是挂面汤或者粥,不给干的,如果是粥,给一些咸菜或大葱拌豆腐,如果是挂面汤就不给菜了。中午是米饭和黄瓜熬豆腐,黄瓜过季以后,就是南瓜熬豆腐。

这个拘留所有一个号的被子特别破旧,破旧到几乎无法容忍了,一场大雨后,狗蹦子开始泛滥,大家要求买灭虫剂,可是拘留所方面一直强调晒被子,几乎所有的在押人员都许久没有见过狗蹦子了,所以大家都无言。

河北遵化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的相关资料

遵化市公安局:6614261(公安局局长:李松林)(目前遵化公安局局长应该是徐广三--音)

遵化市公安局副局长徐文革(音),原崔家庄乡派出所所长,花大笔黑钱买来个副局长当,现接替恶警副局长王玉国,主抓迫害法轮功,为捞取政治资本不惜为邪党卖命。

遵化政保科科长张立华; 手机; 13832989823
恶警张立华:2002年当上政保科科长以来,一直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打手。

遵化市610办公室:0315--6623871

原610主任:刘爱国 电话:6613395 宅电:6685502 手机:139331562092

曹艳泽:2003年接替恶徒刘爱国当了遵化市610头目,积极参与迫害,经常亲自带恶警绑架大法弟子。

曝光唐山遵化610头子曹燕泽恶行
近日得知,河北唐山遵化市610头目曹艳泽企图利用网络查找上网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方法是利用网监查找上国外网站的用户IP地址,查出上明慧网的大法弟子。
办公电话:6659879 宅电:6629220 手机:13785575117

610头目张秀成:办6659879、宅6681078、13603376555

遵化市国保大队:6614261-36336
王坤元:13832985801、13933425908每次绑架都是他打头阵。

遵化市610头目 曹艳泽
办公电话:0315--6659879 宅电:0315--6629220 手机:13785575117

闫某:新调到610,据说要接曹艳泽的班,已经积极参与迫害。
遵化市洗脑班 办公室电话:0315--6623871

王继国:遵化市洗脑班副头目陈建国遭恶报被车撞死后,王继国接任此职,他积极参与迫害。手机:13603256214 宅电:0315--6618184

刘贵生:原拘留所副所长,2002年当上遵化市洗脑班正头目 手机:13832982184

遵化检察院:6614159

遵化看守所:6682001
看守所指导员 赵建国电话:家0315--6606216手机:13832988905

副所长果显光 家0315--6615409手机:13832988631

看守所所长祁占友:13832989031

温庄村电话:6911988
温庄村书记:温贺丰 电话:6911518
温庄村会计:温金付 电话:6911889

唐山政法委:2530111
唐山检察院:2802259
唐山公安局:2851753

曝光河北遵化国保大队张至民

张至民政法系毕业,专门审理大法弟子案件,洗脑大法弟子,参与捏造口供、制造假证据迫害大法弟子。(国保大队的成员主要有:王坤元、光头、负责照相的眼镜、司机、还有一个瘦瘦高高的、还有办公室成员等等,请知情者曝光)

唐山遵化市东旧寨乡邪党政府电话:
书记:刘泽春 宅电:6613666 办公:6066888 手机:13831509399
镇长:郝明芳 宅电:6649476 办公:6066999 手机:13703377866
副镇长、政法委书记:王健 宅电:6648552 办公:6065173 手机:13102681090
人大副主任:孟宪武 宅电:13031515371 办公:6065077 手机:13933396855
武装部长:王赵荣 宅电:13363208912 办公:6065148 手机:13473465558
派出所:李大胜 电话:6066463 手机:13832980731
法庭:王海东 电话:6066302 手机:13703244866
分院:刘宝生 电话:6066869 手机:13673253549
七户村
书记:赵占奎 电话:6066240 手机:13932538145
主任:赵卫东 电话:6066117 手机:13582552274
会计:赵宝申 电话:6066932 手机:15932517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