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大法弟子郗丽琳老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郗丽琳只穿着一套线衣回家,她两鬓华斑,身体瘦弱,走路蹒跚,让人不由心酸落泪。一位七旬老人为了把自己从大法中亲身受益的情况告诉世人,让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九年来遭受了难以想象的迫害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大法弟子郗丽琳,女,今年六十九岁,兰州市商学院退休职工,家住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三百一十四号(即兰州商学院家属院)。因为郗丽琳退休前是商学院的校医,所以熟悉她的人都亲切的叫她郗大夫。

郗丽琳在修炼前身体一直不好,经医院诊断,怀疑郗丽琳是白血病前期,又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早期,血细胞指标达不到正常人的最低标准。每天全身疲乏无力,脸上无血色,没有食欲。为治病,郗丽琳四处奔波求医,都以失败告终。在求医无效的情况下,郗丽琳只好选择了气功修炼,但收效甚微,只是停了当时所吃的药,身体状况仍无起色。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九九八年九月一个偶然的机会郗丽琳遇到了法轮功

刚一接触,郗丽琳就觉的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修炼法门,法轮功完全不同于前边练的气功,刚炼十几天郗丽琳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同事见到郗丽琳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一下变的这么好?”,郗丽琳的回答是“我找到了一把金钥匙”,然后就给大家讲大法的美好。在郗丽琳的影响下,有很多人加入了修炼的行列,包括以前练其它气功的好多人也加入进来,因为他们亲眼目睹了郗丽琳修炼法轮功前后身体的巨大变化,并在兰州商学院成立了兰州市第一个炼功点,大家沐浴在学法炼功,比学比修,提高心性的美好时光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兰州市公安局非法抓捕了兰州市的几位大法弟子。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日,兰州及周边许多大法弟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就陆续到省政府信访办去上访,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要求无条件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郗丽琳也是其中的一位上访者。信访办的人请郗丽琳等七位大法弟子作为代表到信访办去谈,结果这七位大法弟子却被非法绑架,从省政府的后门偷偷转到兰州市城关区双城门附近的明珠宾馆秘密监视起来。七位大法弟子每人被非法关押在宾馆的一层楼里,不让他们互相往来,并且二十四小时身边都有人轮流值班,不许和外界联系。宾馆外面布满了特警不分昼夜的站岗,也不许外面的人打听里面的消息,更谈不上探视里面的人。郗丽琳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才回到家中。

一九九九年八月,郗丽琳想去北京信访办向中央政府讲明法轮功真相。可是郗丽琳一进北京就被装扮成大法弟子的特务诱骗,留下了姓名和详细的工作单位地址。一九九九年九月底,郗丽琳从北京回来即被北京安全局的特务跟踪到兰州,联合兰州商学院保卫处搜家,搜走了一些大法弟子的合影。郗丽琳被非法绑架到兰州市桃树坪拘留所非法关押,在那里每天有专人对郗丽琳作强迫转化。十五天后郗丽琳被学校接回。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由于电话被非法监听,郗丽琳接了一个大法弟子的电话就被市公安局把她非法绑架到西果园看守所,这里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恶警强迫大法弟子每人每天要剥一点五千克到二千克的大板瓜子,从早上七点到中午十二点要蹲五个小时,不能坐地上、跪地上,不能站立起来,中午吃完饭后继续剥,剥不完不准睡觉。由于剥瓜子皮手都剥破了,血肉模糊。

二零零零年郗丽琳被送到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这里大法弟子每天晚上都被强制背所谓的“监规”,大法弟子不配合、不背,每天晚上都要被罚站到深夜。管教让里面的吸毒犯监视大法弟子起居,不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有人跟踪。由

于郗丽琳一直不写所谓的“保证”,一年后又被非法延期关押两个月才被学校接回,回家后单位又派人一直监视郗丽琳。

为了照顾年迈的妈妈,郗丽琳去了娘家—西安。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郗丽琳在西安市被户县公安局恶警非法抄家,抄走了五台打印机、一台电脑、存折和手机等物品。邪恶把郗丽琳非法绑架到户县腊家滩看守所,当时里面被非法关押着一百多位大法弟子,住所的门是铁栏杆围成的,大冬天的雪花从铁栏杆的栅栏中飘到床上。邪恶每天都刑讯逼供郗丽琳资料的去向。

一次,郗丽琳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被恶警整整折磨了一天,这天恶警对郗丽琳施用了一种所谓的“活老虎凳”酷刑。所谓“活老虎凳”就是把人的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再用一根粗绳绑在反绑的小臂部位,这根粗绳的另一头系在很高的铁架子上,将人悬空,脚跟离地,脚尖点在地上;把双脚戴上脚镣,再用一根很长绳子在双脚中间结上,然后四、五个恶警一起拉,人悬空几乎拉成水平形状。

郗丽琳被这种酷刑反复折磨的活活疼死过去。等郗丽琳醒来后,发现自己戴着手铐脚镣半躺在地上,满身都是土。郗丽琳对折磨她的恶警说:“我现在相信《明慧网》上报道的全是真的,你们能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这样的残酷用刑,何况……”还没等郗丽琳把话说完,一个大巴掌就落到了郗丽琳的脸上。

经历了这一天的折磨,郗丽琳的双臂已失去了知觉,腿都不会走路了,恶警把郗丽琳拉到监狱的大黑门前说:“你要再不交待资料的去向,明天就给你继续上老虎凳”。郗丽琳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打死我还是不知道”。郗丽琳一身的土一瘸一拐的走到院里的水龙头跟前去洗手,全监狱十个监室的人都趴在监室的铁栏杆门上目睹了这一幕,所有的人都抗议“不许打人……”。

由于这次的迫害,现在郗丽琳的两个肩关节总好象要掉下来似的,用不上力,两个膝关节走路一多就疼,往下蹲都很费事。

由于户县看守所邪恶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开始绝食抗议,邪恶谎报大法弟子绝食是因为伙食不好,邪恶就把大法弟子转到了西安市工人疗养院(西安市长安县),在那儿呆到快过年了,邪恶又把大法弟子几个一组的分到了西安市周边的各个看守所,郗丽琳被分到了户县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郗丽琳被户县公安局恶警非法判刑七年,被送到陕西省西安女子监狱。女子监狱把大法弟子分到各队,每天逼着坐小凳,郗丽琳膝关节疼蹲不下去,只能平坐在地上。恶警每天强制大法弟子走正步,跑步等所谓的“军训”,不管你跑得动跑不动都得跑。邪恶强迫大法弟子不准和别人说话,任何行为不向管教打报告就会被罚站或被吊挂在门上。

大法弟子每天被强制干十二小时的奴役活,晚上还要加班,有时甚至加班到天亮。下班后还要在监室里干小生产,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或办学习班强制洗脑,邪恶用尽各种方法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郗丽琳看了《九评共产党》后,写了一个三退声明,《声明》在传递过程中被恶警发现,传递《声明》的大法弟子被恶警严管,在铁门上吊铐了三天,因为恶警怕声明三退的事一旦传扬出去对他们不利,这件事就低调处理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郗丽琳只穿着一套线衣被兰州市段家滩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回家中,她两鬓华斑,身体瘦弱,走路蹒跚,让人不由心酸落泪。但学校不给郗丽琳发退休工资,郗丽琳生活没有着落。郗丽琳和单位再三交涉,单位才答应每月只发一千二百元生活费,不发退休金。若按正常退休待遇,郗丽琳现在的退休工资是二千陆百元左右,并且还可享受学校的各种福利待遇。

一位七旬老人为了把自己从大法中亲身受益的情况告诉世人,为了向政府说句真话,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能够得救,九年来遭受了那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魔难。难道这位老人真的做错了吗?“天安门自焚”的闹剧早为世人所共知,《九评共产党》彻底揭示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和天灭命运,希望大家都来看看《九评共产党》,看清共产邪党的真实面目,早日退出邪党,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