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掉了埋藏很久很深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看到师父对真相币做出肯定之后,我就开始做真相币,开始时是每天写每天去花,后来就买了一台彩色打印(复印)一体机,做出来还真不错,在网上浏览真相内容,查找更好的制作方法,有时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到下午了突然的想起了今天还没有吃过饭。随着经验的增多做出的真相币越来越好,从外观到内容都很好,做出来会拿在手里欣赏半天,所以就希望更多的人都来使用这样的真相纸币。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熟悉的同修,我也想办法弄了不少零钱,这样除自己用之外别人可以用整钱兑换,也可以拿零钱过来制作。同修拿来钱我会尽快的去做,不耽误人家使用。

有一次去学法点学法,同修问我:“上次给你的钱呢?”什么钱,我想他说的是上个月的钱吧,我不是早就给你了吗?怎么今天这样问?尽管自己尽量克制,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反映激烈,说了些表白自己的话,并且还要求今后交接钱时走手续之类的话。完全不是修炼人的行为与状态,尽管同修也说了可能是自己记错了。虽然也能想起修炼人遇事向内找这句话,可这个时候“向内找”几个字只不过嘴上念念而已,真正向内找根本做不到。几天过去了还是平静不下来,一次又要提这事时,同修表现出的“没放在心上”使我突然间觉的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次从学法点回来我开始静静的找自己,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到底触及了自己什么,执著根源到底在哪里,这时开始向内找了。

既然在钱的问题上发生的事,是不是自己在钱的问题上有放不下的执著,想来想去觉得没有啊,无论对谁在钱物上没有跟人计较过,出手大方没有叫别人吃过亏。的确是这样,无论家人外人都是一样,娘家婆家人多事也多,多少年来没有过因为钱物的事有人说我不是的。对同事熟人也是这样,平时里给别人什么东西或帮了忙从不图回报,但别人给什么或帮了忙倒是念念不忘,心里总记着,回报了人家才能心安。大事小事只要是欠人家的心里会不平静,总怕欠了人家的,并且很是小心谨慎,想到这里突然间觉得自己找到执著了,就在这里。“但是我们也不能做谨小慎微的君子,老是着眼于这些小事,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跳着走。我说你活着都累,那不又是执著吗?”(《转法轮》

已经走在了极端上,还不自知,还把它当成自己的优点长处“我不贪财”。为什么会这样,细细想来,原本自己是个什么事也不爱放在心上的人,自小对什么事也不太跟人计较,不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可是发生在30年前的一件事使我至今还记忆犹新,那是学生时代的事,有一天坐在教室里,无意中从自己的书桌里摸着一张卡片(类似书签),当时看来很精美别致,我们这个班的同学都是农村来的,没有见过什么,所以看到后都觉得新奇,传着看,一段时间时不时拿出来玩,因是从我书桌中发现的,所以同学玩过后最后还是交给我,也就自然归我了。有一天和往常一样拿出来玩,正好临班的一个同学也过来玩,看到后说这张卡片和她的一样(当时自己怎么想的现在记不清了,或许认为反正也不是我拿你的,或许认为你也没说这个东西就是你的)没接她的话,也没给她。后来慢慢的感觉周围气氛不对劲,觉察到她们班同学的“奇异眼光”,似乎明白了是这张卡片惹的祸,这到底是怎么到我书桌来的,是上大课(二个班集中在一个班上课)她无意放進去而后忘记了,还是有人开玩笑,还是谁有意的,这个同学又在背后说了什么?都是同学怎么能这样,这件事深深的刺激着我的心,逐渐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痛和烙印。但是后来随着毕业分配各自分散,到了新的环境好象也就淡忘了许多。

随着参加工作,这是事隔二年后的一件事,同宿舍的也是学生分配来的,上班早二年,关系也不错,她休探亲假,我下班回来看到她带的土特产知道她回来了(我们都倒班,不在一个岗位),看到她带回的炒芝麻糖觉得很馋人就吃了。后来见到她时看到有些异样,看到常在一块的另一个人也有些怪异,猜想大概是因这个事吧。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由的又勾起了二年前的伤痛,这时在自己的心里深深的埋下了“人心叵测”“世事难料”的种子。自此之后自己变的小心谨慎起来,告诫自己别人的东西一定不能去碰,慢慢的在对待钱物上逐渐使自己走向这个极端,变的谨小慎微起来,戒备心变大,情愿自己“吃点亏”也就成了自己的处世法则,几十年来逐渐渗透到自己的生活中,也就变得自然而然了。

在“大锅饭”的时候,公家的东西别人都爱拿,我就不拿或者很少拿,不是不想拿,是怕别人说,怕人怀疑的心理变得越来越典型,多少年来都这样。记得以前一块上班的几个人商量着家里安个电视天线(用铝线握个圈接上信号放大器盒),一个开门市的人他那里有信号放大器,人都熟悉,要了几个放大器我们一人一个,他也痛快的答应了,后来各自家里都安上了,可是不知怎的,自己心里总放不下,后来就说出给人家钱的事,可是别人几个根本没有给他钱的打算。本来这个事一不是自己出面要的,二在工作之便经常帮他的忙,他是乐意给的,本不关自己的事却要多事,弄得一块的人还不高兴。有时为什么东西互相推让时,有人说我“小气”我还不以为然,心想怎么是小气,我什么时候小气过,心里认为“财迷”好沾便宜的人才叫“小气”。并且还用自己的这个“法则”去套别人,自以为这是为人自觉悟性高很仗义的表现。还不只这些,在亲朋好友中,借了别人的钱会象心上压了什么东西似的,念念不忘,买房子时丈夫借了朋友的钱,人家也说你尽管用吧,不够再来拿,多少都没问题。他很诚意也很有钱,丈夫也说不用急着还,什么时候有了再给人家,我却不,凑一点给一点,不到一年的时间竟然还了四次才还清,说今天给人家,当天给不了,就打电话给丈夫催几次。

还有礼尚往来上也是这样,丈夫工作上接触人多,打交道人也多,节假日带些食品饮料之类的礼品到家里来也算是正常交往,细细想来自己在对待这些事上也似乎有些反常态心理。拿前不久的一件事为例,丈夫在工作上帮了人一点忙,人家要到家里来表示酬谢,带了一点食用品,不认识家门,往家打了二次电话要我到门口接,我都没去,丈夫打电话又催时才不情愿的下去,态度冷淡生硬。对自己亲人也是一样,外甥刚结婚和媳妇一块到家里来,带了礼品,刚進家门就告诉人家走时再把这东西带走,弄得人家还以为是瞧不上这些东西呢。

象这样的人情礼往本来是轻松随便的小事,也要搞得如此严肃紧张,自己完全走上了另一个极端却不自知,还以为自己待人接物上是个自觉性高的人,有一种“我不贪财我多好”的感觉。前几天一个朋友过来玩,说起和某某一起经营时这个人在账上借了几万元,后来她不承认想赖账,我听后也是愤愤不平,这人怎么能这样,要是我借了人家的钱会怎么怎么样,用自己的“处世准则”衡量一切,并把自己作为“楷模”“典范”去反衬突显别人。

为什么会偏激,为什么会极端,就是怕别人说自己好沾便宜,就是怕别人说自己贪财,怕这怕那,归根到底怕损害自己的名声,从而变相的用钱物来掩盖作交换。这些行为表现不就是说明这个问题吗?现在看来出现“真相币”这件事情不正是对着这颗心而产生的吗?触动了自己护得很紧盖得很严埋藏得很深的执著心,所以反映出来才会如此激烈。找到了就要暴露它,去掉它。这样的谨小慎微有时也表现在其它方面,我知道这是执著的延伸,现在彻底去掉它,修炼人要的是坦坦荡荡。

写到这要说的是近二天又遇到了类似上述的事,我留心自己的心理反映,发现很坦荡,自然,轻松。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去掉了身上这种败坏物质。

每个人在自己生生世世中,为了名利争啊,斗啊,为自己造下了多少业力,今生能得这千古难求的大法,多么幸运,轮回转生中我们不说,单说这一生吧,以往在名利的争斗中跌了多少跤,摔了多少跟头,受到多少损伤,可是都没有得个明白。自跟着师父得到这大法,就叫我们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明白了这法理:产生了矛盾就是在暴露执著,找到它好修去它,也就是去掉一直带在身上败坏了的物质。是师父给我们安排了修炼回归路,法理讲给我们,路指给我们,过程中又时时看护保护着我们,是师父慈悲的做着这一切,为我们去掉带在身上不好的东西(业力,执著)。在我们身上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谁又能知道。是师父拉着弟子的手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当我想到这些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流。师父啊,弟子有好多话要说啊,可是弟子又说什么呢?做好三件事吧,尽心尽力做好三件事,只有这样,只有修好自己,救度我们的众生,才能让师父少操些心,多些欣慰啊。

层次有限,悟得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