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北京律师被干扰和沈阳大法弟子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七日】2009年2月6日,中共恶党沈阳市皇姑区伪法院要开庭审判6位大法弟子,为此,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请了北京的律师来做无罪辩护,这是北京正义律师继2008年11月23日后,第二次为沈阳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而且还组成了律师团。

中共对此次开庭很“重视”。2009年2月4日,参与此案的所有律师都接到了沈阳市司法局和皇姑区司法局的电话,威胁律师不许做无罪辩护,不能改变“定性”,已经有两位律师顶不住压力,要求退出此案,给家属全额退款。

其他律师要求司法局就这样的“要求”拿出书面文件,这种威胁本身就是违法的,所以邪党沈阳市司法局自然拿不出书面文件,剩下的正义律师表态要坚持到底。

这次连北京律师都被中共沈阳法院往北京打电话核实身份,并要身份证和家庭住址,北京各律师所不配合,邪恶最后没能得逞。

还有两位律师,2009年2月5日沈阳市司法局要找谈话。

作为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遇到任何问题都要首先找自己,这种干扰情况的出现是邪恶心虚、害怕的表现,但我们是否也有什么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呢?

2008年11月22日,北京正义律师为大法弟子陈新野、赵湛波作了无罪辩护,在家属的支持和沈阳大法弟子整体的正念配合下,庭审现场的效果非常好,当地民众、被迫害同修的家属都深受鼓舞。

然而,面对正义律师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的声音,很多人心重、企盼迫害早日结束的同修就产生了欢喜心、依赖常人律师结束迫害的人心,由此而产生了对通过法律渠道反迫害这种方式的过份依赖与看重,把大法弟子在宇宙正法、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承受的迫害,不自觉的当成人对人的迫害,由此也把反迫害、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希望寄托在常人身上。

这一切是否会反过来让邪恶找到干扰、甚至迫害正义律师的借口呢?大法弟子这些年风风雨雨,经历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都太多了,任何人心都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无论是表面形势邪恶迫害严酷还是相对宽松,法对我们的标准始终是不变、不动的。

希望有关大法弟子及时在法中归正自己,同时,也积极行动起来,通过寄信、打电话、张贴不干胶、发传单等多种形式,来解体邪恶、让世人明白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