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叫我到这里来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八日】零八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我发出强大的一念:一定要见到狱中同修!我没带身份证,没开接见信,更没有登记,就直接上楼,端坐在接见室。同修见到我,要求与我通话。我告诉同修,全市的大法弟子都在惦记着并正念加持着你和狱中的同修们,望同修一定要做好,要坚持到底。释迦牟尼预言转轮圣王下世时的优昙婆罗花已在我地多处盛开……十二点,通话时间到了,我们的谈话只好结束。同修状态非常好,她告诉我,她的脑子很清晰,不会糊涂,要大家放心……。

临走时我在警察的桌子上放了真相小册子,希望能救度这里不明真相的人。

一点多,本来计划再转到劳教所去看望另一位同修,可是想到这里是中国最黑暗的地方,法正人间时会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被淘汰呀!学员天目中看到的人类大淘汰的惨景一幕又一幕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想到这,我心里阵阵发酸,十分难受。师父说:“我为世人愁 人不为己忧”(《洪吟二》〈危〉)。师父的话深深的触动了我,使我对他们升起了怜悯之心想救这些受毒害最深的人。我一定要当好人间这场大戏的主角,我一定要不负众生的期望。

我买了一支笔,以雪白的电线杆和监狱为纸,把“大法好”从监狱一直写到劳教所。

刚到劳教所,就从里面跑出来几十个警察,他们一边跑一边喊:“快追!”看他们左顾右盼,不知道要干什么,后来才明白是一个年轻无知的女警察举报了我。

他们问是不是我写的,还说要核对笔迹,我说不用核对笔迹,全是我写的。此时,我想的不是怕,只觉的他们都应该感谢我。

一个警察问,你知不知道写“大法好”是犯法的?我说我只知道信仰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合法的,谁限制自由信仰才是犯法——触犯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又一个警察问,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说知道,这里是监狱、劳教所,是执法的地方就更应该懂法律,更不应该知法犯法!另一个警察问:是不是你也炼法轮功?我说这个功法这么好,谁要不炼才是傻子呢!于是我告诉他们我曾患冠心病、高血压、脑血栓等十几种病,曾到过北京,请过专家,一个月就花了三万多元,一种病也没治好,炼功仅仅一个多月,一分钱也没花,全身的病就都好了。我要是不炼法轮功,即使有几个我现在也没了。他又问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说第一是看同修,这个同修失踪几个月了,我看她在不在这里,穿没穿上棉衣。我只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不偷不抢、以真善忍为准则遵纪守法的好人,而这个同修又是好人之中的好人,被你们关起来是为了什么!第二是师父让我到这里来救你们。他问你怎么救我们?我说将来到人类大淘汰时,谁能记住我写的“大法好”几个字就得救了。

讲到这,就这么几句话把几十个警察都说走了,我知道实际上是他们背后的邪恶被解体了,只剩下门岗指着一辆110车说,你去给他们说去吧。我说行,那我就去救救他们吧。

他们把我拉到一个什么办公室,一个领导模样的人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我说找人。我要找的与我非亲非故,只有一面之缘,她失踪几个月,音信全无,岂能不让人担心?一个弱女子,就因为信仰真善忍,能说是犯罪吗?果真被绑架到监狱或劳教所,那里的情况你们比我更清楚,后果可想而知。我是一个60多岁的妇女,我也有家庭,有儿孙,也知道享天伦之乐、安度晚年,但我不能只顾自己,在家享受,因为我是一个修炼人。大法弟子看到一个理:人类道德下滑,将导致人类自己的毁灭,洪传“真善忍”、使道德升华,是使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任何干扰、破坏“真善忍”洪传的生命都是在犯罪、在自己毁灭自己,会被宇宙的法理所淘汰,在失去生命的未来!为了救这些无辜的生命,我不辞艰辛、不避风险来到这里,写几个“大法好”,是想在迷失的人群中敲几声警钟,唤醒人们的良知,激起人善念,使他们理智起来,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可以坦坦荡荡的说,我们修炼人没有错!这是包括你们警察在内所有的世人都看得到、都承认的事实,我们凡事替别人考虑,先人后己,不会扰乱社会治安,更不会杀人放火,我们只不过在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诽谤、造谣中讲几句真话,告诉人们什么是事实,劝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要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就是犯罪吗?将心比心,稍有正义感的人,能不为我们喊冤吗?稍有善心的人,能忍心迫害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吗?这些人由原来的老弱病残,经修炼,获得了健康的身体、饱满的精神,这不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吗?为什么非要破坏这样的好事呢?如果真的善恶有报不后悔吗?同时,师父教弟子修心向善、遇到事情向内找,所以,大法弟子都在做着救人的事,也就是说,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世人好,包括你们。我们都知道,陈世美派韩琦去杀他的妻子和一双儿女,韩琦不忍心滥杀无辜就杀了自己。法轮功被迫害近十年了,十年中大多数世人也看清了真相,默默的在做着对自己未来负责的事。

现在的执法人员却是在迫害救自己的人,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毫不手软,却觉的心安理得。这是多么的丧尽天良,多少美满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仁人志士远投他乡、有家难回……“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零三年我拾了两千余元,我找到单位、检察院、教育局和派出所许多警察,求他们费心帮助找到失主,可五年过去了,谁也没给找到。毒奶粉毒害几百万婴儿,多少孩子因此患上了肾结石,凄惨的家属哭天叫地,执法人员却视而不见。遵纪守法、安分守己、以“真善忍”为准则的修炼人,却被无辜绑架,从上到下积极配合……如果全国都是这样——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没有正义和良知,那么这个政党还有人信任吗?屈杀了一个窦娥,招致天怒,连旱三年;如今上亿人被冤,加上他们的子女、亲属有多少人?再加上历次运动冤死的鬼魂,怎能不怨声载道呢?天能不怒吗?!当前这么多天灾人祸不正是在警示世人吗?我们每个人不应该动动脑子,想一想自己的后果吗?

一个警察说我们都是无神论者,什么都不相信。我心里默默的求老师加持,解体他背后干扰他明白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使他能够得救。这时我突然感到全身发冷、头晕恶心。他们看到后说,我们可没惹你,你说好,我们也没说不好;你说炼,我们也没说不叫炼,这都是劳教所惹的麻烦!

他们慌忙叫来120把我送到医院。医生查血压,高压180,低压140.体温测不到,做罢心电图就忙去找警察,要求办住院、抢救。

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安排我来这里救他们来了,我说我不住院,但必须告诉你们(分别给在场的医务人员和三个警察)将来要淘汰很多恶人,只要能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在人类大淘汰时留下来。更应该明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世人,能见到大法弟子的人都是有福之人,你们要珍惜这个缘份。她(他)们都在静静的听着,默默的点头。他们要来一辆轿车,把我送到了车站,并嘱咐我回去好好治疗。我说炼功人没有病,根本不用治,并给他们留下了真相小册子,祝他们能得到福报。我当夜就回到了家。

回家后我听说有警察把衣服和过冬用品送给了我去见的那位同修。

我知道,是师父安排我去救这些受毒害的众生——几十名警察和医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