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03333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00年6月份我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劳教所。在劳教所邪悟了,写了“五书”,无数次谤师父、谤大法。交大法书。给恶警送锦旗。往劳教所、单位、派出所写“思想汇报”,写“认识”。到当地看守所劝说同修放弃修炼,还让儿子对大法犯罪。2002年4月17日,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判3年劳动教养,又写了“五书、认识”。严正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桂花 2009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在单位和街道的逼迫下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并交了两本大法书籍。二零零一年,由于怕心在当地公安局配合邪恶作了笔录。二零零八年,公安人员来到我家,问我炼不炼法轮功,我丈夫说“不炼”,我出于怕心默认了。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做好三件事。

张淑珍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学法没多长时间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变化,腰腿病、胃病也不翼而飞。7.20后不敢炼了,放下三年多。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恶警把我们骗到村委会,拉到派出所迫害,我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李文梅 2008年12月30日


严正声明

通过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心受益。99年7.20后,说了“不学、不炼了”,交了大法书、法像、法轮章,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郑重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到底。

杨桂兰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但在九九年“七二零”时,在压力面前我写了“保证书”,并把一部份大法书交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秀兰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二十七天,又在大队迫害一周。洗脑班回来后,因怕心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撕毁了一本经书。郑重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左秀华 2009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恐吓下,我同意丈夫代我写了“保证书”。2004年9月被邪恶非法关進了洗脑班。还曾去社区“保证不炼功”。声明:以上的对大法、对师尊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菊惠 2009年1月11日


严正声明

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有一年多时间没有学法、炼功。零三年,在怕心下,在村治安委员的纸上签了名。郑重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爱荣 2009年1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受迫害期间,逼我们在别人代写的“三书”之类的东西上签字,以及被迫所说、所做的所有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到底,努力精進,做一个合格的政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高腊枝、黄艳红 2009年1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毁了大法书、法像、录像等资料,对师父犯了大罪。特此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请求赎罪,从新走师父安排的路。洗刷污点,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杨广旭 2008年12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求安逸心,对修炼不严肃,在奥运期间,认同了邪恶的要求,交了身份证,在“保证书”上签字,全部作废。从新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如妙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当主任到我家收大法书时,我把大法书都交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多看书,走师父安排的路,把所有执著心去掉,跟师父回家。

陈玉华 2009年1月5日


严正声明

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教单上”签了字,写了“四书”、五篇揭批稿,又对师父照片不敬,写了“决心书”。声明:以上的不利于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坚修大法到底。

柳丽 2009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奥运”期间,被绑架到派出所,之后拉到拘留所、洗脑班,我在恶人的“××书”上按了手印,在此声明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凤荣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绑架到劳教所,因受谎言欺骗、诱导,违心写了“三书”、“揭批书”等,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刘京全 2009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拘留所非法关押时,说了所谓的“不炼功”等话,给大法抹黑。严正声明:以上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玉珍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由于怕心,烧了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声明全部作废。从今天起,我一定走正修炼路,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浑世中觉醒,勇猛精進。

龚凤娥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承受力到了极限时,被迫写了“四书”,非常痛苦。现在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写的“四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永不言悔!

黄菊秀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奥运”前,被恶警绑架到省洗脑班迫害,因怕心,写的污蔑大法和对师父不敬的“三书”全部作废。从新修炼,紧跟师父坚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益民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曾有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撕毁过大法的书籍。现在严正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牛云风 2009年1月5日


严正声明

在奥运前因为学法少,怕心重私心大,为保全自己,家人写了“保证我不出去”的“证明”,全部作废。以后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紧跟大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耿月芬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奥运期间,由于有怕心,顺从邪恶签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弥补自己的过错,赶上正法進程。

边秀娟、边秀欣 2009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无知和怕心,撕过大法经文、扔过大法资料。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丽萍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奥运”前夕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因怕心,把大法书烧毁了。现在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崔佩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家人受迫害时,它们要烧大法书,因怕心,就告诉它们书在哪里了。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

孙秀文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08年10月、11月期间,在邪党人员的追问下,我迫于压力说过“不修炼大法”的话,声明作废。以后坚修大法,洗刷污点,跟上正法進程。

张晓彤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08年在邪恶的逼迫下,违心的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决裂、不炼功”等话统统作废。坚修大法到底,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芬 2009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曾说过“不炼功了”的话很后悔。现在声明:以前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王春杰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以前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全部彻底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提高心性,精進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特此声明。

段祖波 2008年11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奥运期间,由于怕心,违心的写了“不学法、不炼功”的“保证”,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过错,坚定实修,勇猛精進。

雒志新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以前给邪恶作过的“保证”及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作废。加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兰芬 2008年11月21日


严正声明

“奥运”前,被非法抓捕。在洗脑班,写的“保证书”,在此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金淑 2009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以前邪恶逼迫我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坚定不移修大法到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黄春燕 2009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奥运”前夕,写下的“保证书”作废。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

徐畹华 2009年1月9日


遗憾
──一名已去世同修的严正声明

首先,珍惜师尊的呵护、苦度,为我们的承受,我们才有今天以及全家人的受益。得法后,师尊指点我向我大哥夫妇二人向他们要大法书,他们就帮我请了大法书。刚得法,我就看到师父的两个法身给我调整身体,一边一个,还让我看到了皮壳内不好的东西。得法后,师尊曾多次给我调理身体。有一次吐血,吐个不停,那时心里什么也不想,就是返本归真的,结果很快就过去了。得法后,我知道得法的不易,学法很积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从不迟到早退,而且注重心性的提高。学法修心不久,我的亲朋好友和业务上的伙伴都说我变了,变好了,而且各方面都变好了。当然这是师尊的呵护和大法的威力。可是很可惜,修了几个月的时间,七二零就开始了。虽然学法才几个月,我还是读了很多遍法,背经文三十七首,《洪吟》七二零那天才请到手,我一边哭一边背,当天下午就背下来了。

七二零后不久我就带了四个同修上京,到当时北京的一个大集体学法点。晚上我看到从门口到阳台站着一列长长的天兵天将在站岗,手里还拿着铜锤。在北京我前后到过五个学法点,人最多时有两百多人,最少也有几十人,遇到很多的神奇事。一次,我到车站接人,重庆来了三个同修(一女二男)。我接到他们后,其中一个一米七七高的男同修下车后就大叫肚子痛的不行了,为了避免麻烦和学法点的安全,我一米五八的小个子背着他就走,很顺利的就到了学法点,其中还背着他上了两个六楼,这在平时,我根本做不到的。还有一次,北京的协调人发觉有特务混到学法点里来了,他将一些觉得有一定可能性的同修安排住在了北京近郊农村里,并让我去和他们交流。我去了之后,先学法,然后从我自己谈起,谈了自己得法的经过和心得体会,然后我让大家分别谈体会。很多同修都谈了自己的体会,最后打進来的特务想溜走。为了同修们和学法点的安全,我想尽了办法将她留住,她没办法溜掉,直到第二天。第二天中午有警察将她带走,她就再也没回来;我赶紧通知了其他几个学法点,并让同修立即转移,安排完后,我回到学法点,发现派出所警察已经進到屋里,虽然里面有我的证件和包裹,但我什么也没要就走了,心里感谢师尊的呵护。

证实法期间我两次上北京。第二次上京我和三位白沙河的同修、三位太原同修一同证实法,随后我们被警察拉到平谷县,离北京136里。当晚我们被警察非法关押在车里时,我梦里见着师尊给我端了一碗面来,清清的水中有三根面条,用筷子一拌就是一碗,我说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我不吃别人的东西。师尊说我是李洪志呀!我就全吃了,结果一两天都不饿。

我从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当地邪恶之徒对我進行了抄家迫害,将我的二十三本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照片都抄走了,并让我签字,我不签字并说:谁破坏法谁将承担后果,谁操控、谁指使,谁承担责任。邪恶之徒抄家时将我家的床、各种柜子都翻遍撒了一地。

抄家后到二零零二年这段时间里,我在看守所里被非法关押了接近两年;关在看守所时,我们当地组织部和正副书记来找我,他们二人为劝我放弃大法,把眼睛都哭肿了,最后还威胁说要开除我的党籍,我双手合十说,感谢帮忙,谢天谢地。

看守所里出来后,在零二年我又被非法劳改四年,关押于成都市洪安镇。在非法劳改期间,恶警用各种手段折磨我。有一次恶警李小红将我连拖带拉,鞋掉了,衣服也扯落了,还用衣服塞我嘴。最后派了四五人将我关到小间里,把所有的门都插上,不准我出去。当时小间里的水泥地还是湿的,里面还有大便。就这样关了我一年时间。在这一年时间里,恶警们每天安排一个被邪恶欺骗而邪悟了的同修在门口喊口号,制造假相。恶警还想给我拍电视诬陷大法,我坚决不配合,没有给它们机会;而且我每天坚持给送饭的人讲真相,给警察讲真相,每天坚持发正念。有一天开桃花会,有二千多人参加,我认为机会来了,我站在床上,请师父加持,我要让二千多人听到真相,在小间里反复地喊着:法轮大法好!我知道有很多人会听到我的声音,因此我喊的过程中泪流满面。在被非法关小间期间,李小红还和医院的负责人勾结在一起,在饭里给我放了药,造成我神智迷糊。甚至我回到家时,家人都还说我呆呆傻傻的。关小间期间,她们为了欺骗我给我换了四次房。

我被关在小间里后又关在一个劳改生产车间三个月,在车间时又让我坐在墙角里不准动。

邪恶之徒们还迫害我的两个儿子。他们在抄家时将我两个儿子的士兵证也给弄丢了,还胁迫我儿子的单位开除了他两个的工作。我二个儿子为了保卫国家参军入伍,退伍后分配了工作,邪恶之徒因为我为法轮功说真话从而也将他们二人开除了工作,而且还将他们二人的士兵证弄丢,害得他们出去打工,还不好找工作。恶人真是不要我们生活了。从99年我被迫害以来,都是我大儿子在管我,冬买冬衣,夏买夏衣,每月寄100元生活费给我,还给同修们大衣、棉衣、毛衣、凉鞋等,每月来看我。当时我被送到劳改队监狱时,恶警没有告诉我的家人。大儿子为了找到我几乎都急病了,他租了一辆车找遍了四川省的各个监狱。找到后,由于他没带证件,恶警不让他看我,在门外哭到天黑。每次来他都会哭一次,恶警、犯人都看见了,这是他在我回来后告诉我的。

在监狱里,我也犯了错。当时恶警将一些有执著的大法修炼者洗脑后,让她们继续对坚定的同修進行洗脑,做所谓的“转化”工作,而且许诺转化一个同修减刑三个月。当我从劳改队的小间转到劳改生产车间时,后来有被洗脑后的邪悟者打报告要到车间来给我做工作。因为我当时不理解为什么大法修炼者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出来给同修做所谓“转化”工作的居然是大法修炼者。因此我就跟着邪悟者邪悟了,当同修把抄好的所谓的“转化”书拿给我让我照着写,而且说是师父安排的,我就违心的写了。后来警察就和邪悟的同修们都争着请我吃饭,还说我新生了,而且还说天天有好菜好饭给我吃。可我一点也不高兴,晚上指导员找我了解情况,我说:我的生命的意义就是返本归真,现在这种情况是活着一点意义也没有,还不如死了;那晚姓高的监狱长也来了,我说你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我是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我还跑到楼道里发誓,谁也动不了我。从那以后,没有人再找我,直至放我走。

我多么希望自己跟上正法進程,我过去或多或少有不在法上的,所说所作、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永远的作废,执著及人心一律作废,以前如跟旧势力签过约的,我现在声明一律作废,紧跟伟大师尊的正法進程。请师尊呵护我,我一定放下一切人心,跟上正法的進程。

我多么想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写过三次严正声明。从劳改队出来的第二天就跑到同修家里去了,把严正声明给了她,当时同修说找不到往哪送,有的说还要去找人,都石沉大海,我希望这次能实现,希望明慧帮我修改后给我登出来。我一定跟上進程,放下生死就是神,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还有一件事我要想同修道歉:我的“转化”从内心讲我是不承认的,同修们心里也知道,而且包括警察也明白。我决不承认什么转化,可心里不承认,但我的状态总是不太好。回到老家时,亲人找人来叫我打锣,我坚决不同意。后来我说看看吧,反正我不信。后来就来到了重庆。到重庆后参加集体学法小组学法,后来我的状态不好身体出现严重消业状态:出气发喘,连走路都喘,一身都肿,难受极了。同修们怕我影响大法,就把我的大法书全部送人了,一本都没给我留,我就到同修家里闹,说:“不把书给我,我就吊死在你门上。”其实这些书都是同修给我准备的。当时是我的人心起来了,我只找了对方,没按师尊要求任何时候都要找自己。现在我真诚的向同修道歉。对不起,当时我的行为哪里像一个修炼人,连常人都不如,这是我人心起来了,给邪恶钻了空子,给整体带来了不好,致使学法小组解散了。这是由于我,造成了我们整体有漏!我要从现在开始,多学法,放下所有人的执著,达到整体提高,使同修们回到集体中来,共同精進,恢复学法小组,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走向圆满。

声明人:大法弟子李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