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点化,父亲摆脱恐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自一九九九年恶党迫害大法以来,由于我和母亲(同修)多次遭绑架,使父亲(未修炼法轮功)的承受力达到极限,无法摆脱对恶党的恐惧,因此限制我和母亲的自由。我下班回家晚一点儿,父亲就冲母亲大发脾气。不论我和母亲如何劝说,都收效不大。

站在父亲的角度,他毕竟是常人,虽然知道大法是好的,知道曾经百病缠身的母亲受益很大,母亲如果不修炼,每年的医药费我们这个家庭也承受不起。但对恶党的惧怕也使父亲很痛苦,寝食不安,看上去虚弱了很多。

一次由于同村一同修被绑架,我去了协调人那儿一下,回家晚了一点儿。父亲生气的把母亲和另一同修正在看的师父讲法光盘掰碎了两盘。看到父亲害怕的失去了理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时间不长,一天清早,父亲非常惊异的对我们说:“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见很多人被宇宙淘汰掉了,我自己也死了,大街上到处是人的尸体,惨不忍睹。我走啊走,走出好远,后来看到一些大法弟子在朝西走,我就明白了,原来大法弟子都还活着。我紧紧跟在大法弟子后边走,边走边喊:你们救救我吧!其中一大法弟子就说:我们为他祷告一下吧。又一大法弟子就说:已经有点儿晚了。听到这句话我就醒了。醒来想:在梦中,我知道自己死了,怎么我啥都知道呢?太真实了!我感觉那不是梦!以后你们做什么我都不阻拦了,我真的相信了,真的相信了!”

就这样,父亲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说:“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的。”我赶紧让父亲写了郑重声明,对以前对法轮功的误解表示悔过,发到明慧网。自那以后到现在,父亲从未阻拦我和母亲做大法的事,还常常帮母亲讲真相,看母亲讲了真相常人仍不退时,就赶紧帮着讲。

父亲现在每天看新唐人电视台,讲起真相来头头是道。看母亲很忙时,就帮母亲做饭。有时还自告奋勇地说:“我来帮你送资料吧,这样更安全,没人会注意我的。”

父亲的转变给我和母亲开创了宽松的修炼环境,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和法,我们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