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狱 信仰弥坚

邯郸大法弟子李明涛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河北省邯郸市大法弟子李明涛的父亲李家功在邪党长期的骚扰迫害下,长期精神压抑,积郁成疾,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而此时李明涛已蒙冤狱九年,正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第四监狱。

李家功是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也修炼法轮功,临终也未能和日思夜想的儿子见上一面。

一、绑架、非法判刑

李明涛,邯郸建设银行职员,家住朝阳路建行家属院。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邯郸市邯山区恶警绑架了时年三十四岁的李明涛等几名做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抢走大法弟子身上的现金、身份证及一切通讯工具,并多次非法抄家,将所有大法书籍、现金、存折和值钱的东西都抢走。

恶警对李明涛等几名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刑讯逼供,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长期吊铐,大法弟子手脚、胳膊、腿都肿的老高,手铐都铐到肉里。恶警用柳条打脚心,长期不让睡觉进行精神摧残。二十多天后,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大法弟子们曾多次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又遭恶警迫害性灌食摧残。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郸市邯山区邪党法院将大法弟子李明涛非法秘密判刑,刑期长达十一年。李明涛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又非法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并于十一月十三日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李明涛秘密劫持往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

从野蛮绑架到非法判刑,在邯郸第一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长达两年三个月之久。更无耻的是在他们下达的通知书中连一个公章都没有,可见恶党执法部门践踏人权、法律到何种程度。

二、遭狱警铁钉钉手指

石家庄北郊监狱和全国监狱一样,都是把大法弟子分处在全监狱的各监区和分监区中,每个大法弟子都有3、4名暴力犯专门二十四小时监管。整个监狱教育处的工作重点就是迫害法轮大法弟子:一说汇报情况就是指法轮大法弟子的情况;狱警唆使杀人、抢劫、强奸、黑社会的暴力犯迫害大法弟子,善良的大法弟子变成了监狱中的“囚中囚”。中国大陆《监狱法》中明文规定不准犯人治监。这些暴力犯在狱警的背后操纵下,为了讨好狱警以求得奖励、减刑,什么丧失天良的事都会干出来。

狱警和暴力犯联手对法轮大法弟子严加监控、折磨,每个大法弟子之间和与他人间被阻隔,以利于恶警进行见不得人的迫害。对大法弟子李明涛的迫害本发生在2003年11月,而在2004年的4月中旬我们才在曲折的追踪和探询中得以了解其真情,并核实确认。

2003年十一月十三日,李明涛刚被劫持到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狱方就把他关入监狱的“转化班”,这是监狱执行江氏迫害指令而专设为迫害大法弟子的。此转化班就设在所谓的“接见室犯人24小时亲情会见招待所”,这也是恶人的惯用的蒙骗伎俩,越是邪恶、黑暗的迫害场所越选在环境看似优越、名称听似温情的地方,以达到掩盖罪行、遮人耳目的目地。

李明涛被关进一个门窗紧闭,窗帘紧掩的独间,三个暴力犯看管。恶人强迫李明涛坐在墙角的小凳子上“熬鹰”,即昼夜不让合眼的折磨、毒打。另一方面教育处的恶警开始威逼诱惑劝说:“你不要再固执了,都已经进了监狱还怎么修炼?心里想什么我们不管,写个保证就行了。你要知道这可是强制改造机关!”

但数日后,李明涛仍然坚持“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绝对没有错”,并抗议对他的迫害,拒绝邪恶的无理要求。终于恶警沉不住气了,教育处恶警赵军竟残忍的将洋钉钉进了李明涛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的指甲缝中……

之后,李明涛曾数次被恶警暴力洗脑。二零零六年五月,李明涛被带到教育科设在特管楼的“转化班”迫害,恶警派三名犯人监视,七月份监护撤回,后一直给他加戴着刑具。

如今,李明涛已蒙冤狱九年了,其间狱方常无理拒绝家人探视。石家庄北郊监狱的恶警用尽了种种手腕,软硬兼施的迫害大法弟子,由于封锁很严,很多消息不能及时曝光。最近,李明涛正在投诉对他的非法审判及非法判刑,希望大法弟子及正义之士关注石家庄北郊监狱的迫害情况。


监狱恶人姓名:

石家庄北郊监狱党委书记:肖锋
石家庄北郊监狱教育处长:汪国斌
石家庄北郊监狱最邪恶之徒:李明
石家庄北郊监狱教育处恶警:明刚
石家庄北郊监狱教育处恶警:赵军
希望石家庄同修帮助查询他们的电话号码。
监狱总机电话:0311──7751812转6216、6264
石家庄第四监狱转化中心电话:0311-87751912转教育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