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不应有“分别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我被绑架到县看守所,与一不熟悉的一位同修住了两天两宿。当她听说我今天就出去,一方面为我高兴、一方面语重深长的说:“你能出去这太好了,你出去后,在外面也一定能把我营救出去”。听完同修对我那寄予重托和信赖的话,我当时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总感到有一种很强的责任和肩负的使命。

我出来后,熟悉我的同修都来看我,并对我说:“听说你被绑架進看守所,这给我急的,别的我做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你多发正念,一直到把你发出来为止。我这才算放心了。”听了同修的这番话,我深知同修对我的关心和为我所做的付出,我真从内心感谢同修的配合、营救。

此时,我当然没有忘记在看守所与己共患难的那位不熟悉的同修。于是,我开始投入发正念营救该同修的工作。可不长时间,我听到那位不熟悉的同修竟被秘密劫持到监狱遭迫害去了。我当时痛苦极了,几天来,吃不好、睡不好,同修对我抱有那么大的希望,我却没有做到,我自责自己,为同修发正念我也做了,为什么还会这样呢?我反思自己向内找,究竟有什么心障碍着对同修的营救?我终于发现:我为该同修发正念,总是不能入静,发的时间也不短,好象完成任务似的。再往深挖一挖,挖到了一颗未放下自我为私的“分别心”,把我和同修间隔开来,因为她是自己不熟悉的同修,虽然在行动上、在行为上我也在做营救同修的事,可是心境和基点,没能完全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那么入心、那么入静,由此我想起我出来后,熟悉我的同修,对我说的那番话来:他们对我能那么用心去发正念,可对不熟悉的同修是不是也这样用心、用力去发、去做了呢?

于是,我由自身想到了整体,我悟到:“分别心”是整体配合的大敌, 营救同修更是如此,如果我们真的没有了“分别心”,形成了整体,邪恶也就钻不了空子、就迫害不了我们,我们的同修也就当然不会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迫害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