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六十岁老人张安才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六十来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安才,在修炼前是个百病缠身的人,住医院是常事。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家里人看到张安才修大法后的身体的巨大变化,也都跟着开始修炼大法。从此张安才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迫害前张安才家里是个炼功点。

可是从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邪党的疯狂打压和迫害下,张安才一家人遭受了极其严重的迫害。“七·二零”时张安才和弟弟到省政府去讲真相,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回来,非法拘留十五天。弟弟也同时被非法拘留。因坚修大法,张安才在2000年初又被恶党人员绑架迫害,三天后被非法劳教。

在伊春劳教所里,先是罚站,每天都要站到晚上九、十点钟。由于不参加邪党办的诽谤大法洗脑班,在2000年7月被关小号十天。回来后迫害更加邪恶了,恶警每天强迫张安才看着坚持修炼的同修上酷刑,可想而知让张安才看同修上酷刑,那是对张安才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承受,无法用语言表述。张安才的心灵备受折磨。还强迫每天罚站。

对张安才这个六十来岁的老人,邪党恶徒们的迫害从来就没手软过。家里的女儿、儿子因进京上访,也被非法劳教。这时张安才老伴又做了手术,在各方面的打压下,张安才被迫违心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恶警还强迫张安才每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还要不断的给劳教所的不同部门写三书,张安才被各种折磨的写下了绝命书。劳教一年半回家时,张安才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东西了。这期间张安才不但要照顾病床上的父亲,还要照顾因承受迫害的压力而躺在病床上的老伴。当时女儿一家已经是苦不堪言,儿媳又离家出去、离婚,儿子离家回来后又被非法拘留两个月。从拘留所里回来后,被折磨的小便困难,不象人样。这一切都压在了张安才的身上,而且父母每天都非常想念亲人,不知他们的音信,经常悲泣,那样让人心碎的声音,张安才每天都在揪着的心打发过日子。

回家后,邪恶的迫害没让张安才过一天好日子,区610、公安、街道等一些不法人员经常到张安才家骚扰,三更半夜敲门、敲窗户是常事,也就是说从来也没有放弃对张安才的迫害。不仅如此,迫害更加严重的是,张安才的女儿、儿子在劳教所里由于受到酷刑高压迫害放弃修炼,回来后,由于生活所迫都参加了安利传销的事,而且赔了许多钱。2002年新年,张安才儿子由于经济上的损失而离家出走。2002年4月张安才女儿、女婿为了谋生,被骗到美溪区关淑云家,说是教做咸菜,可是谁知道是骗局,成了关淑云杀女案中的不明不白的一员,当地邪恶的610为了把罪名强加给大法、诬蔑大法,强行让他们说是因炼了法轮功的参与了关淑云杀女案的一员。据了解,还有几位曾经炼过法轮功,迫害后不炼了,而且她们几个人还在当地的法制科都签了字,最终恶人也没放过她们,也都被酷刑屈打成招,说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参加了关淑云杀女案。邪党就是这样惯用血淋淋的骗人的鬼话毒害着世人。特别是张安才女婿没有修炼过法轮功,也都以炼法轮功的名义上了电视,并被判了重刑。这样女儿一家只剩下一个孩子无人照管,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样散了。如果没这场迫害,张安才女儿、女婿收入稳定,怎么会搞安利传销,更不会做什么咸菜,况且女儿是以真、善、忍做人,更不可能去杀人,是邪党为了迫害大法在编造弥天大谎毒害世人才是邪党的真正险恶用心。

同时张安才弟媳一家也因修炼大法,一家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年迈的父母,两个老人时常为他们担心,在这种极度的悲痛下,张安才弟媳的母亲于2002年就去世了,父亲2004年也去世了。

可是这一切的痛苦还没有结束,2005年9月张安才又因参加法轮功交流会被迫流离失所,由于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居无定所,每天吃饭都是问题,而且每天在孤独惊吓中生活,一只眼睛失明,张安才的身体开始不好了,到2008年回家的时候,几乎生活不能自理,视力也更差了。

但是就这样,乌马河公安局610的李林强和姓王的恶警还是闯入张安才家强行让张安才签字,张安才不签,可是在他们的威胁下,张安才老伴违心的签了。张安才以真、善、忍做好人,没有伤害到谁的利益,可是张安才一家却被邪党迫害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张安才原本一个非常好的家庭,儿女孝顺,夫妻和睦,收入稳定,家中还开幼儿园,生活相对是比较好的家庭。可是现在幼儿园不能开了,女儿还在监狱里受苦,父母因这场迫害而双双离世。张安才一家所遭受的迫害在中国大陆千千万万的迫害中也只是冰山的一角,更加惨烈无比的迫害更是鲜为人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