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绝症中走向健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

一、十六花季患癌症

我今年29岁,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在16岁那年就得了绝症——卵巢癌,16岁是多么纯真的岁月,是多么美好的年华,而我却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刚开始身体感到特别没力气,到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却使我父母震惊了,医生说是卵巢瘤,必须做手术,不能再拖时间,还要做瘤子病理化验,手术后病理化验结果是恶性,术后一年左右时间还要化疗,如果维持好能活三到五年,当时对我的父母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我几乎花完了家里这几年的所有积蓄。

一转眼一年时间匆匆过去了,我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紧接着就要开始做化疗。在第一次化疗的时候,真是折磨的我是死去活来,后来慢慢的头发都掉了,这对我一个女孩子来说打击太大了。父亲看后常常一个人出去偷偷的流泪,母亲整天唉声叹气也是偷偷的掉眼泪。经常做化疗使我的身体明显虚弱,真是一天不如一天。而且胆子也越来越小,晚上怕黑,不敢出去,最怕自己一个人在家,那时身上还有附体,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有的时候整夜失眠、闹心、害怕,那时我甚至想到了死,而回想起父母那般年纪,为了我,他们的心都碎了,真是不忍心再让他们为我伤心,就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情况下,我得到了大法。

二。大法给我清理身体

我去了大姨家,大姨家的姐姐、姐夫、婆婆、公公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听说我来后他们就回来了。看到我的情况,就让我炼法轮功,帮我请来了录音带和《转法轮》,就这样她们教我炼功。一连炼几天后,我的身体渐渐的有了好转。当时我只是炼功,不学法,师父讲的法听不懂,《转法轮》当时也看不明白,现在想当时悟性太差了。

炼功后不长时间,师父就把病业给我推过来了,我感到肚子疼,出现拉肚子的状态,我有些忍受不住了,就打了针,因为我叔叔是医生。叔叔说,你身体不好,打两针吧,打了大量药后,又得了肠梗阻,没办法去了医院。到医院后,医生一看身体本来很虚弱,如果要是做手术只有三分的希望,因为和上次大手术只相差一年多,危险性很大,要不做手术,就只能灌豆油,就这样在鼻子里插上一根软管,然后拿针管往里推豆油,那个滋味更是苦不堪言,受不了了就得往出吐,吐的真是死去活来。

经过四、五次的折磨还是没起作用,没办法,医生说:只能明天做手术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到了晚上,我又发烧了,烧的直说胡话,迷糊了好几个小时,父母叫我,我也不醒,他们吓的眼睛都有点发蓝了,他们就不停的叫,后来我渐渐的有点意识,慢慢的有了点记忆,当时我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

回想起自己前几天炼功是多么的美好,而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师父啊!难道我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吗?生命就这样结束了吗?难道我真的没有一丝的希望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泪流满面,我想,师父啊,是我没做好,如果我的病要是好了,以后无论我碰到什么样的关、什么样的难,我都要坚修大法,一修到底!想到这,我感到浑身有了点力气,我想上厕所,母亲陪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卫生间,到了卫生间真是堵了好几天都没下去的脏东西,一下全部排出来了,然后真是一阵轻松,这时我感到有点饿了,当时已是下半夜三点。这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无比的喜悦,又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从死亡线上把我救了回来,我充满了信心,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等到八点,医生上班做检查,一切正常,可以回家了,当时我还记得那个医生说,唉,昨晚我都没睡好觉,还在担心你的病情,没想到这一夜之间这么大的变化。

回到家里后,我就更加精進学法炼功了,没过几个月的时间我的身体全部恢复了正常。家人都特别感谢恩师,是师父救了我及我的全家,紧接着母亲和妹妹也开始修炼了,父亲虽然不修炼但也很支持我们,后来我们村里陆陆续续又增加了十多个人炼功,我们家成了炼功点。

以后的日子,师父又陆续又给我推了很多病业,有一次又出现了肠梗阻的症状,我疼痛难忍,持续了三天三夜,当时我就一念:我没事!我家就是炼功点,我忍着疼痛起来和大家一起炼功,刚炼到“冲灌”,一下子我就感到轻松了很多,要上厕所,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过了一关。

没过几天,我眼睛突然长个小包,几天后出浓了,这样小的病业对我来说已经不算啥了,都过去了,有的时候半个脸又青又紫,出门别人看了都很吓人,我却一点都不怕,都过去了,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我从病魔中彻底走了出来,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炼已十二个年头了,由于自己文化有限,一直没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今天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终于动笔写出来了,以激励那些还未走过病业关的同修们,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只要我们有一颗向上的心、信师信法的心,师父就会呵护我们走过一切关、一切难!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