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感谢师父的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个新学员,修炼法轮功不过半年。在这个过程中,听到过,也在报上网上看到过很多发生在同修们身上的神奇的故事,令我对大法很是信服。

从我自己本身来讲,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但,修炼的前前后后,在生活中出现的很多看似普通,细想又幸运的事,慢慢让我悟到:其实,我的生活里,是有着师父一直在帮助着的。

1,出国前的缘由

二零零六年的四月,我的丈夫在北京去世了。他的去世很突然,从发现癌症到去世前后不过二十几天。这对我的打击很大,生活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茫然。

我和丈夫一生几乎没有分开过,平时两个人的日子里,一切都是由他做主。他的突然离开使我丧失了主心骨,生命完全空洞了。两个女儿都在海外。那段时间里,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忘性增大,经常恍惚,总是做错事情,精神压力大,陷入了抑郁症的状态中。

二零零六年,女儿曾经申请我来澳大利亚探亲,想让我散散心、调节一下状态。但那次来澳洲,也许是精神状态不好的缘故吧,对什么都看不惯看不顺眼,完全不能平静自己,脾气暴躁。只呆了三个月就又回了国。

可回去以后,也还是处在一种烦躁忧虑的状态里不能自拔。在那一年多中,我经常会看到丈夫回来,于是,一个人就不停的搬家,连搬了三次;又前前后后从北京去丈夫的老家福建泉州扫墓达到六次。

那一次次的搬家更使我常常处在陌生的环境里,周围没有朋友,没有熟人,甚至没有什么平时能说说话的交流对象,完全处在丧失了归属感的境况中。

二零零八年的新年,女儿在北京的同学听到了我的情况,来看望我。她吃惊于我的突然衰老和精神恍惚。她是得法十二年的大法弟子,深知大法能帮我摆脱困境。那次后,她时不常就来看我,悄悄对我讲炼功的好处,对身心的益处。每次她来,我都会感觉心里变的宁静。可是,我即便觉的很好,却还是不敢炼。谁都知道法轮功在国内是绝对被禁的。我怕被居委会盯上,怕被抓起来。

女儿的同学后来就说,国内不行就去国外吧。她和女儿商量后,决定让我再次出国。女儿在墨尔本很快帮我联系到了大法弟子们。

但由于我那时已年满七十,出国的手续中是要求必须体检的。我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胸骨的钢丝在胸片里一看就清楚,加上各项检查中有三项都超出正常,上海的领事馆根本不敢做决定,说是要寄到澳洲移民局等待处理,要三个月以后才有答案。我们大家都觉的没什么希望了,依照惯例,也就是等着被拒了。我当时就想,澳洲去不成,还是去泉州吧,也许南方管的松,有机会能炼功呢。

刚到泉州不到两个星期,女儿电话里叫我给领事馆打个电话,把我在泉州的联系方式告诉领事馆以便有什么消息,我一打电话过去,领事馆的办事员就说:“你的申请已经批下来了。我们找不到你。”这真是个令人吃惊的喜讯!

现在回想起来,我坚信,这是师父在帮助我,打开了大门让我能有机会修炼,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

2,初来澳洲的得法

在我刚刚来的一天,上山散步。这里空气好又没什么车,我便放心的往山里走。可山里的路毕竟不象北京的路都是笔直的,弯弯曲曲,渐渐的,我完全失去了方向,走了一个多小时后,越走越深,别说人了,连住家都稀少。我没带手机也没带地址,只隐约记的家里所在的那个区的拼法。我在山里转来转去转了三个小时竟然没遇见一个人。坐在路边休息,我着急的琢磨:这下完了,该怎么办?这时候,心里突然想起两天前炼功时一个同修对我说过的话:“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我静下心思,一遍一遍的出声背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几分钟后,真的听到了突突的小摩托车的声音由远而近。一个穿黄衣服的送信的西人停车在路边了。他看到我也很奇怪,恐怕没什么人在这种山路上步行吧,尤其是我这么个白头发的老人。我在地下写了我住的区的名字,他很仔细的为我拿纸画了一张往山外走的路线图,每个拐弯都画的清清楚楚。凭着这张图,我在离家四个多小时后,终于走回了家。

我真是感谢师父在冥冥中对我的帮助。从此,就更加坚定了我炼功的信心。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身体上的变化同修们都有目共睹:皮肤变的细嫩,肤色白里透红,皱纹减少,原本满头的白发在发根处长出一片黑发。我竟然还来过一次例假。三十多年的高血压,天天吃药,现在已经基本稳定,不用吃药。心律过快和胸闷的现象都已经没有了。

而我觉的,更使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还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变化,而是在这半年的修炼中,从新让我在精神上有了归属感。每次和同修们在一起炼功学法,内心都是清洁干净的,深感大法的神圣与美好。在修心去情的过程中,我已经渐渐摆脱开了两年多来,由于对丈夫的思念所造成的精神压力。也正是因此,我每天的生活变的平静祥和,性情也变的开朗。炼功,读经文,成了我日常最大的满足。这是在我丈夫去世后,我精神上真正得到的安宁。

3,新的人生体验

每次在澳洲和同修们一起炼功,我有一种很深切的感觉:这儿的社会是自由的,是受到了真正的法律的保护的。象我第一次参加游行,看到队伍的前前后后都有澳洲警察维护着安全。这个景象令我很感动。想起在国内时的恐惧,心里便慢慢产生了一种责任感,一种希望把大法的好处更多更广的传播给世人的责任感。

而且,来到国外后才知道了很多大法弟子在国内遭受的令人发指的迫害真相,又看了几盘同修给的光碟,有师父讲法的,有理论家们对国内政局的分析。在那一两个星期当中,我内心的震撼一直不能消失。我确实感到了以往的七十年的生活,是在中共的愚弄和奴役下度过的,没有自我,甚至不懂的什么是自己的权利,而更加可悲的是:现在在国内的中国人,还在继续受着欺骗和奴役,看不清真相。

在得法一个月后,我终于决定,和同修们走上街头派发真相报纸。这对于出身书香门第自己又是教师的我确实有一定难度,更主要还是“怕”:怕中共的特务盯上我,怕他们给我拍照,录像,怕我的签证到期回国时被抓。

但我记的师父在讲法中说到过大法弟子们需要做的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精進要旨二》〈建议〉)作为修炼人,师父又说:“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转法轮》)。

师父在经文中,从各个角度都对我曾经有过的困惑進行了排解。在我真正站在街头派发报纸时,我能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鼓励我,更支持着我有正念向世人讲清真相。虽然也经常遭到些来自常人的讥讽谩骂,但我仍然可以心情平静面带慈祥的把报纸发出去。

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往国内打电话,劝说我的朋友同学退党。首先让我的两个女儿都退了团。之后,有三个国内的朋友都在我的再三劝说下,用真名退了党。

师父说:“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精進要旨》〈学法〉)我正是在学法的过程中,渐渐懂的了平静祥和的内心世界才是珍贵的。我相信师父的话:“要无所求而自得”(《转法轮》)。

我的大女儿从新西兰来看我,又动员我办移民去新西兰。我拒绝了。我在这里很好,有大法,有这么多同修,大家在一起心胸坦荡地交流,就象是个大家庭,我已经能感觉到大家在一起时的能量场,这力量在托着我,在净化我。我年事已高,是不可以半途而废的。

我会珍惜这万古机缘,按照大法的要求一修到底。师父带着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师父更让我从周围的同修们身上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慈悲和善良。

这是我余生将追寻的圣洁美好的精神世界。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