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年大法弟子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个文盲,从没上过一天学,是师父慈悲,让我会读大法书籍,会认字。师父救了我,使我几次从死神的手中活过来,大恩无以言谢,惟有把我的心声说出来,表达我对师尊的无限敬意。

得法前,我一家已深受邪党的迫害,所住的房子被邪党的村书记霸占,上告无门,一家被迫远走他乡,耿直、善良、急性子的丈夫因此含冤离世。我和女儿、上门女婿住在一起,他们对我不那么孝顺,整天对我呵斥,要我中午帮看门,煮饭,干其它家务活,有时饭还吃不饱,更别想吃好的。丈夫的离世、生活的坎坷、儿女的不孝使我得了一身的病,腰驼的成七十度角,病的实在不行了,就看医生,小病小疼就自己忍了。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经友人介绍,就在一九九七年我炼起法轮大法。这是我获得新生的一年。第一天我是坐车去炼功点的,第二天我四点多起床,自己一步一步走到炼功点,第三天我走起路来轻松多了,从此我风雨无阻的到炼功点上炼功。

大法使我这个老年病人变的健康,开朗,连腰都直起来了,脸上一颗多年的指面宽肉粒也自动脱落了,这可是我多次到医院激光治疗都没法根治的呀。大法给我的太多了,看到我的变化,女儿、女婿不得不竖起拇指夸大法好。

我虽然不认字,但因为我一颗想学的心,师父帮我会认字,会听普通话,这简直是无法想象,一个农村老太婆,从没跟外界联系,居然会读书,听、讲普通话,真是佛法威力呀。

每天我很努力的学法,炼功,日子过的十分幸福。一直到了九九年“四·二五”前夕,我突感全身无力,满脸通红,口齿不清,家人都为我准备后事了,同修们知道后,轮流读法给我听,叫我的女儿不间断的放师父的讲法给我听,我当时虽模糊,但还有关于师父法身帮助修炼的一念“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我牢牢记住这一句话,终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闯过了这一生死大关。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由开始在家独修,到后来自己坐车到功友家拿经文,跟功友切磋,帮助不敢出来的功友,送经文给他们。我虽然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但仍把儿女们给我的有限的压岁钱,省吃俭用,用来坐车,到所有的新老亲戚处讲真相,劝三退,随身带真相资料,出门有机会就放,虽每次带不多,但我坚持做,也积少成多,每天坚持学法,四个整点不漏的发正念,其它整点时间我尽量再坚持发正念,经常到学法点学法。

但因老习惯,好多地方总还意识不到那是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险些失去人身,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救了我。事情是这样的:两年前的清明节,我因对亡夫的情太重,学法不深,居然糊涂到去买冥纸,准备祭拜亡夫,刚到家,我整个人都瘫了,出现了偏瘫现象,功友们得知这个消息,急忙赶来,帮我发正念,慈悲的师父还安排了两个功友在市场上偶遇,得知这个消息,后来这两个功友就成了经常到我家帮助我的人,可见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太深了,可见修炼的严肃,一念之差,造成了多大的干扰,师父不知费了多少心,现在我的半边手脚行动还不灵活,我知错了,对修炼的认识不深,才会以那样的方式对待亡夫。其实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就会给亲人带来种种福份。我会继续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是我口述,由功友代笔写下的,写的过程干扰很大,电脑老是打不出字或打错字,但我一定要把我的话说出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无限敬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