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大法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学员,一直以来总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没有什么可写的,无颜面对师尊的慈悲苦度。看了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文章很受鼓舞,在同修的鼓励下拿起笔,不断的归正自己不好的念头,不管我修的怎样,在我修炼路上的每一个正念都是大法给的。我要证实大法,赞颂师尊。正法到了最后,我要珍惜这次机会,向师父汇报自己的修炼体会。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位朋友向我推荐《转法轮》这本书,她当时说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她说:法轮功的师父是来往高层次带人的,你看了这本书即使不修炼,对如何做人也有好处,应该看一看。这句话打动了我,于是我借来《转法轮》,看了第一遍我觉的非常好,也想炼功,但不知道我住的地方有没有。九六年暑假的一天,我早上起的很早,没有什么事就到楼下花园里锻炼,看到一群人围着一圈在打坐,我就去问了一个阿姨,这里是不是炼法轮功,阿姨说是,我说我不会炼教不教啊,阿姨说当然教了,并告诉我每天早晨五点四十开始炼功。我一听五点四十炼功就说我起不来,阿姨说:只要你想炼就能起来,阿姨还告诉我:你要想修炼,你还应该请一本《转法轮》,并告诉我在哪里可以买到。第二天早晨我果真到点就醒了,按时来到炼功点,正式开始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

修炼以后我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下,心中充满了阳光。在大法的修炼中我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明白了人通过修炼可以身心升华,明白了生命为什么要遵循“真善忍”的准则、明白了人为什么要重德……在工作和生活中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修炼后不仅身体健康,我最大的收获是心性的提高,道德的升华。

九九年邪恶开始了对大法、大法弟子疯狂的迫害。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我和其他同修一起来到国务院信访办,中午被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晚上又被拉到东城区公安分局,一个局长模样的人要求大家明天不要再出来了,并威胁说如果不听,共产党有六千万,还有军队是会处理的。我很晚才回家,家里人非常担心,劝我不要再去了。第二天我准备去单位,因为我约了学生,我计划先去眼镜店取了眼镜再到单位。临出门时,母亲又叮嘱我别再去了,现在你孩子小,等孩子大了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也不管。当天我并没有打算去信访办,我便答应了母亲。

我取了眼镜坐车去单位,车子走到西四路口,走的很慢,道路两边都是人,一边是从全国各地来上访的学员,一边是围观的市民。因上访的学员非常多,学员已经排到了西单路口,警察已把学员这边包围了。车上的人在说这是法轮功。听到这句话当时我的心一震,马上一个念头,我是个法轮功学员,虽然我很弱小没有什么能力,但我是大法的一份子,我应该站过去。这时就感觉全身被一种强大的能量笼罩着。于是我下了车走过警察的包围站到上访的学员中。当晚我们又被当地派出所带回,晚上十二点多钟才把我们放回。

在回家的路上,心里想这么晚回家又要面对丈夫斥责,他找不到我一定会着急,不定会怎么骂我呢。但一想到师父讲的:“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二》〈位置〉)我心里平静了。回到家丈夫劈头盖脸大声斥责:“你还想不想要这个家,我去找你,我都差点被抓,你知道吗?”我没有动心,很平静的说:“我当然要,不要为我担心,我有师父。”很快他就平静下来说:“我们单位已经传达了,现在已经定性了,你以后在单位要小心不要再说什么了,在家你愿意怎么炼就怎么炼,在外面别说什么,现在人心复杂,你不知道人家怎么想。”我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样做。

从此以后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没有了。自己学法也不能精進,几天也看不了一讲《转法轮》。看到许多同修走出来被抓、被迫害,心里很害怕,我有条件上大法的网站,但我不敢看,有意的逃避,一度放松了自己,混同于常人。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上发表了明慧编辑部的文章《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师父在说我呀,我痛苦万分,痛恨自己长期以来修炼不精進耽误了大量时间,因为怕心而躲避。那时候在一起的唯一的一个同修也被抓了,怕心、亲情、孤独使我好几天睡不着觉,心里上下翻腾,胸口真是剜心透骨的痛,就感觉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笼罩着,使我透不过气来。我流着眼泪望着师父的法像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争气。我怕我走不出去。”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教导:“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意识到我必须抓紧时间学法,只有法才能破除人的这层壳,只有法才能使自己真正的走出人。于是我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学法,通过不断学法,许多执著心变淡了,怕心也小多了。

于是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买来一台打印机,开始从明慧网上下载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打印出来提供给周围的同修。那时还没有破网软件,是通过国外代理服务器上到明慧网。国外代理服务器用一段时间就被封了,总是在这个时候我又能得到新的代理和新的上网方法。我利用休息的时间和同修一起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刚开始出去发资料时真是胆胆突突的,心怦怦直跳,我就一边走一边背《洪吟》〈威德〉,背着背着心稳下来,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正念,只是心里想着:我是来给你们送福的。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返回。怕的物质也在一点一点的往下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三十上午,区“六一零”、教委和学校书记七、八个人在会议室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和他们讲我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讲中共的宣传都是谎言是欺骗,教委的一个书记对我说:如果有人要你去干什么你可不要去,我说我怎么会别人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呢?我自己有头脑,我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几天后电视台就上演“自焚伪案”。

二零零一年“五一”长假刚过,第一天上班,学校的书记找到我让我下午去局里开会,实际是要送我去洗脑班,在临走之前五分钟,一位同事跑来告诉我说:不知他们要把你送哪里。我一下子就想到“洗脑班”。我明显的感到这是师父的点化,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及时走脱。离开单位后,单位和公安分局到处找我,派人监视我家和我父母家,从此我被迫流离失所,当时儿子只有三岁半。

我来到南方的一座城市,在师父的呵护下遇到同是流离失所的同修大姐。在这里我们联系不到当地的同修,一开始我们就是躲在出租房里学法,很少出门,害怕被发现,也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看不到明慧文章。当时我们抱着一念:人在法在。后来收到家里同修寄来的新经文和上明慧网的方法,开始到网吧上网,这样可以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每当师父发表一篇新经文,我们都要认真的抄写下来反复的学习、领悟,遇到比较短的经文背下来。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意识到一定要突破这种状态,要走出去讲真相。跑出来躲避洗脑班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吗?都躲起来了,那还是大法弟子吗?于是我们买来一台二手电脑和一个旧的针式打印机,到网吧下载每日明慧,回来自己编辑真相资料打印出来,并从各种报纸、杂志及明慧上抄录了许多通信地址,按照上面的地址寄信。寄之前对着每一封信发正念,让信顺利到达,让收到信的人能明白真相。根据自己被迫害的经历以及修炼以后自身的变化写真相信寄给单位的同事。我们学着师父当年在各地传法的样子。准备好真相资料,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走去讲真相,到亲戚朋友家,把我们所能知道的亲朋好友,以及同修大姐以前插队的农村和工作过的小县城都走访一遍。在火车上、长途汽车上,我们两个人配合,一个人发正念,另一个人以第三者的身份讲真相,有讲不到位的地方另一个补充。

师父经文《路》发表以后,我更体悟到修炼的严肃,修炼的路上没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我和同修大姐在一起,我的依赖心很强,总认为大姐修的好、悟的也好,经常是大姐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学法中认识到自己依赖别人的心就是想搭便车,修炼没有捷径,就是要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

因为经常换地方,所以都是到网吧上网,看明慧文章,遇到有师父经文,就想办法找地方打印出来,但是真相资料就不好打印。我悟到要走出自己的路,在学法时师父就点化我利用网络讲真相。我们收集了大量的电子邮件地址,通过网上发真相邮件。中共对网络封锁逐步升级,特别是对网吧的控制越来越严,有时很难上去,这时我心里就开始不稳,心跳加快,有时拿鼠标的手直哆嗦。同修大姐坐在我旁边一边发正念,一边鼓励我说别急,稳住。我边发正念边调整自己的心态,稳定下来。在师父的加持下一次一次的突破封锁。只要我有想去做的这颗心,师父就帮我做。一次在一个小城市网吧上网时被邪恶发现,出来后被跟踪。我们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恶人的眼皮底下走脱。

在一年半的流离失所生活中,面对各种环境、各种各样的人。有明白了真相的亲人保护我们的,有害怕受到牵连而赶我们走的,有不明真相的人要举报的,还遇到黑社会为了钱要敲诈的,还有被邪恶跟踪的,最后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真是尝遍了其中的酸甜苦辣。靠着师父、靠着大量的学法、背法、靠着明慧网同修的切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后来在法理上认识到流离失所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在当时虽然有抵制邪恶的行为,但实际上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心里承认了邪恶的迫害。而在这期间,自己一直有一个不正确的念头,认为最后肯定也会被抓。由于这不正确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恶警绑架。在拘留所时也时刻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当自己正念起来的时候,师父就帮助。但是由于自己心态不稳,不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回到家,经历了流离失所和被非法劳教,家里的亲人害怕我再被迫害,对我看的很紧,让我暂时先不要再看书,自己心里也害怕,也不敢把书拿出来看,怕有人突然闯入,害怕再次被抓。但我心里放不下,总是渴望能看到师父的讲法,跟上正法的進程。师父看到我还有这颗心,安排同修给我送来一张光盘,里面下载了全部大法书籍和近期的明慧文章。我就在电脑上学法,看明慧上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同修每星期都给我拿来这一个星期的每日明慧。通过学法,看学员网上交流文章,怕心和身上不好的物质慢慢的又去掉一些。同时也不断的给家人讲真相,随着自身状态的变化,家人也不那么害怕了。一个月后我从同修那里得到了破网软件,又从新上到了久违了的明慧网。

学习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师父要求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我试着面对面的讲真相,利用买东西的时候找机会讲。很多时候话到嘴边就是张不开口,回来后又懊悔的不行。

一次去一家商店买衣服,买完后,我鼓足了勇气对卖衣服的小姑娘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小姑娘听完后认真的对我说:从来没有人跟我讲过,谢谢你。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众生在急切的等待着大法。我送给她一个大法护身符,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并让她告诉她的亲朋好友。回家的路上,我感到整个身体轻飘飘,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回来后回单位上班,正赶上单位新一轮的聘任,书记安排我在传达室,收入是全单位最低的。我时刻提醒自己是个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应该发出纯正的光芒,不管什么工作都要做好,才能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范。传达室人来人往,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同事、学生讲真相。有一个同事对我讲:我和谁都讲你是个好人,我就知道你好,你说的我相信。后来悟到这也是旧势力的迫害,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没多久,师父安排我到另一个岗位,收入翻倍,并可以自由上网下载。由于工作之便,可以得到许多常人的电话和地址,发到明慧网供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

零五年七月,我们地区资料点的同修相继被抓,我的家庭资料点从只提供几个人使用转入承担起几十人的资料工作。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从买设备、买耗材到设备的维修、各种技术的突破,都在师父的看护下走过来。我负责下载、制作、打印,另一位同修负责传递,我们配合默契。开始只是为同修提供师父经文、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后来制作各种真相资料、不干胶、真相光盘、《九评》、护身符、打印真相币等。平时我的书包里也总是放着一些真相资料,利用上下班的路上和中午休息的时间出去发资料、讲真相。

随着真相资料种类增多,数量加大,干事的心起来了,白天上班、晚上做资料,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少,学法时不能入心,学法犯困,致使零七年七月再一次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拘留所。刚开始时正念还比较强,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但是不能自始至终保持正念,没能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和干扰,心态不稳,心性上有执着,怕再被非法劳教。当动了人念时,人的东西全上来了,法也想不起来了,这时警察把我叫出去对我说:你为什么不签字,告诉你还劳教你两年。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句话一下子把我打醒了。反正怕不怕它都要劳教,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了,一切师父安排。正念一起来,马上就感觉身体中那一层物质一下子没有了,被师父给拿掉了。法也想起来了,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执着。

我找到自己许多的执着心,还有不易觉察的色欲之心,当初发现它时没能彻底否定,使邪恶钻了空子。这一难也是自己求来的。虽然在这期间也采用了人的办法,但最终还是在师父的看护下、同修的营救下,以及单位领导、家里的亲人因明白真相,表现的正念很强,到派出所要人,利用常人的法律曝光邪恶的违法行为,破除了干扰。出来后,邪恶还不甘心,要我每月向派出所汇报,父母、丈夫担心,要我去应付应付,至少第一个月去一下。在和同修交流中,我认识到这也是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它。这以后警察再也没有找过我。

二零零八年一月,我来到了澳洲,投入到海外大法弟子证实法中。记得第一次到同修家参加小组学法,同修家的门虚掩着,来学法的同修脱了鞋進到屋里,看到这亲切熟悉的一幕,心中涌现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想起邪恶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集体学法时的情景,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发誓一定要珍惜这样一个环境。

在海外首先面临的就是要在各种公共场合上站出来揭露邪恶。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平时也不太爱说话,要我站出来揭露邪恶,真的是心里很发怵,认为自己说不好。其实怕自己讲不好是很强的执著自我的一颗心,就是一个私。我意识到自己的虚荣心很强,爱面子,有时明明知道是考验,却在躲避,怕碰,把它包的很紧,不愿去触及它。第一次同修让我站出来发言,心里直打鼓,同修鼓励我,一定行,这是揭露邪恶。因为需要,没有办法,这回是躲也躲不过去了,所以硬着头皮也要上,我知道这是我该去这个心的时候,当抱着揭露邪恶这一念发言,思想中没有了自己时,感觉到一种轻松。

在宽松的环境下修炼,虽然没有了在中国大陆那种怕,但随之而来的求安逸之心不时的往上冒,这个更不易被觉察,更容易使修炼人懈怠而毁于一旦。“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求安逸之心毁掉。师父安排我来到澳洲,是要我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修好自己,兑现史前的誓约。

十二年的风风雨雨,师父牵着我一步一步走在修炼路上,有过欢乐,有过痛苦,坎坎坷坷,跟头把式走到今天。是师父是大法使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草变成一名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修炼者。师父给予我一切,我无法回报。我深知自己与其他同修还有很大的差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

层次有限,不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向可敬的同修们合十。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