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诉述成都恶警绑架施暴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年过花甲的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成都草堂派出所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将我绑架,继而酷刑折磨,导致我伤痕累累,双脚不能行走。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和妻子在百花潭公园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成都草堂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他们要搜身,我不从,说:“凭什么,有法律文件吗?”

这时上来两、三个恶警,拿着手铐要铐我,我没做坏事,就不让铐。这时又上来几个,拿着电棍等凶器,对我又是拳打脚踢,又是电棍击打头部,他们五、六个人将我打翻在地。我就是不让他铐,他们又对我眼睛放毒瓦斯。我就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他们慌了手脚,不停打我头部,雨点般的拳脚相加,又叫来一辆警车,将我抬起弄到车内,我趴在车里,背上还有恶警的脚死死压在我身上。

恶警把我们弄到草堂派出所后,又一顿毒打,然后将我们锁在铁椅子上,并且一手一只手铐,两个恶警在椅后,将我的手狠毒往椅子底下拉手铐来折磨我,致使两个月后,我的手都不能拿重物。

由于毒瓦斯的伤害,我眼睛至今看东西模糊。后据妻子说,当时我的头肿大了近三分之一,眼睛只有绿豆大,脸部发绿。

在派出所,由于我一直不报姓名、住址,恶警们不准喝水、吃东西、上厕所。你要讲,他就打你,将手铐铐紧,让你难受。就这样,草堂派出所的恶警在严寒的冬天将我们锁在铁椅子上整整两天,最后以“零口供”送到成都市看守所。

但看守所见我浑身是伤,要体检才收。他们又将我拉到四川省医院检查,我头部浮肿,全身上下青紫,伤痕累累,双脚不能正常行走,双手不能拿东西,穿的衣服上血迹斑斑。这就是成都草堂派出所对一个年过花甲的修炼真善忍的老人的暴行。

再次正告成都草堂派出所的警察及其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你们不能再追随江氏集团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为了一点眼前利益而不择手段,这不仅会害了你们自己也会殃及你们的亲人。善恶到头必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从内心深处决裂远离这个恶魔(退出党、团、队组织),不做中共的陪葬!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赶快清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