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己再结婚经历谈个人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最近我地区有两名都是大法弟子(一方配偶去世,一方配偶离异),俩人组合了家庭。我地区同修中产生一些争议。有的同修认为:正法形势走到今天了,尤其是修炼多年的老弟子,它本身就是人的东西,色欲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况且今天的时间是师父延长来让我们救人的,不是让我们过常人生活的。又有一些同修认为:我自己在名、利、情、色欲这方面自己都过不好,我不发表意见。还有的同修认为:既然他(她)还有这样的心,说明这方面的物质还没有去干净,就得在这个物质利益当中去那个心。有的单亲同修认为:看他俩多好啊,孩子也有完整的家了,而且还可以一起学法、炼功、证实法。常人我是不找了,如能找上单身大法弟子,我也结婚。就这一问题,我谈一谈我个人亲身的经历——再结婚给我带来的后悔和后患,仅作为参考。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十几年修炼过程中,不断的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是属于不太精進的一名弟子,虽然也做了一些证实大法的事,但也有很多不足,要谈起“真修”,我很惭愧。

我现在的家庭是第二次婚姻。第一次婚姻也就是我的原配吧。就因为不愿意承受前夫的打骂和羞辱(当然这里有姻缘关系和业力的转化)。十几年的分居生活,让我觉得自己可怜兮兮的,在过魔难关、去名利色欲气的执著时,忘记了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把师父的教诲当成耳旁风。我自己人的一面越演越烈、越来越加强,求安逸、委屈、怨恨、争斗的心全起来了。所以在利益和色欲这些执著心的带动下,我和我前夫离了婚,找了一个我认为好的男人,和他结了婚。当时我周围同修怎么劝我,我也听不進去,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修炼在哪里都能修。师父多次点悟我,我也不知道悟,满脑子都是要过好日子,不想吃苦了,不能太委屈自己了。

常人没有三天好日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真是这个样子,我来到这个家庭中,面对的事太多,新的家庭里又有父母、儿女、兄弟、姐妹,都要把这些圆容好,况且还有和前夫的孩子问题,我有那个精力吗?再说,我现在的丈夫也和我没有姻缘关系(因为第二次婚姻是常人变异的东西,神是不承认的)。因此我每天就泡在常人的过家家里,累的我精疲力尽,觉得比过去那个家累出一倍,三件事也做得少了,慢慢的学法也少了,功也炼得少了,最后完全掉下来了。

有一天,我突然“病”倒了,全身不能动,前后胸疼痛,连吐带泻,小腹像针扎一样的疼,只好上医院打点滴。我过去在没有修炼之前,有盆腔炎、附件炎,炼功后奇迹般的好了,现在这些病又在身上又复发了。我苦苦的在病痛中挣扎着。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师父在慈悲的管我,我的一切痛苦都是在点悟我。我激动极了: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醒悟了:吃苦不是好事吗?病痛是告诉我该吃苦消业去执著了。悟到后,我要立即精神起来,学法精進。

在学法的过程中,我觉得我离法似乎很遥远,似乎够不着了,我就反复听,反复念,学不進去我也学!我知道那个不想学法的决不是我!渐渐的法理清晰了,不再觉得一学法就有些东西挡着。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痛悔之下,我坚定更加信师信法,排除一切干扰,发正念铲除我修炼路上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的迫害,解体旧势力对我的一切邪恶安排,加强正念。我挣开了捆在我身上的绳索,现在,我又回到了正法修炼的路上。

回想那整整两个年头,我掉在常人中,不可自拔,造成今天无法弥补的缺憾!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了起来(写到这我已泪流满面)。只有师父才能救今天的众生,挽救了我,把这个无比肮脏的我从大法中洗净,呵护着我在修炼路上从新走正。我现在正利用现有环境和条件证实好法,圆容好周围的一切,加倍做好,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誓约和使命。

我也希望通过我这件事,给有关同修提个醒,引以为戒,在这万古机缘的最后时刻别留下遗憾。

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