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轰动斯德哥尔摩 首演顶级艺术家盛赞(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下午五点,神韵纽约艺术团欧洲巡回瑞典站首场演出在著名的斯德哥尔摩Cirkus大剧场圆满落幕。包括顶级艺术家在内的瑞典民众被神韵精彩纷呈的艺术和博大精深的神传文化内涵所震撼,演出中高潮迭起,掌声与喝彩声此起彼伏;演出结束时,全场观众更全体起立用经久不息的欢呼与掌声表达对神韵的热爱。如此热烈的反响,在当地实属罕见。


神韵斯德哥尔摩首演圆满落幕,全场观众起立用欢呼与掌声表达对神韵的热爱

皇家瑞典芭蕾团著名演员: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震撼

年逾古稀的伊斯狄万•卡思奇(Istvan Kisch)先生是瑞典皇家芭蕾团资深舞蹈演员,自十岁起学习芭蕾舞,从事舞蹈事业已有六十年。

卡思奇先生对神韵的舞蹈赞叹不已:“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震撼!我非常喜欢神韵的中国古典舞的表现方式,这实在是太优美!他们的舞姿、他们的整体配合与协调,令人惊艳,那些多姿多彩的服装也美得眩目!”

歌唱家:被神韵音乐感动流泪


歌唱家克里斯特•阿纳克(Christer Arnek)先生

歌唱家阿纳克先生观看演出后深受震撼:“在我一生中,从没有看过如此不同凡响的演出,太精彩奇妙了!每一个节目、每一个细节都那么完美,实在是太棒了!我也是歌唱家,虽然神韵的风格跟我的大不相同,但我爱神韵。”

克里斯特尤其珍爱神韵东西合璧的音乐,“那些传统的、古老的中国乐器是那么美妙,用它们演奏出的音乐比西方音乐更美,听着她,你会感动流泪,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艺术家们的演奏是那么的出色,还有他们所传达出的信息,这不是靠单纯技巧产生的感觉,而是通过他们的心灵展现出的内涵。”

阿纳克先生认为通过看神韵来了解中国历史的经历非常珍贵:“神韵艺术家们不辞辛苦地在全世界巡演,去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美好理念,这真是太伟大了!”

斯德哥尔摩歌剧院独舞演员:完美无瑕的演出


瑞典皇家芭蕾舞团资深独舞演员蒂诺•莱洛斯(Tino Rellos)先生

和朋友一道来看神韵的斯德哥尔摩歌剧院独舞演员莱洛斯先生(Tino Rellos)认为整场晚会无懈可击,“非常非常好!我非常非常喜欢!中国的传统舞蹈、音乐、演唱、服装、色彩,各个方面都那么完美。”

作为西方古典舞专家,他尤其推崇神韵的舞蹈:“整场舞蹈丰富和谐,成为协调的一体,一切都很完美。舞蹈演员们的专业水平极高,每个人的动作都很精准,那么多人在舞台上群舞,是那么完美、和谐一致,一切都恰到好处。我非常感激神韵艺术团带给我们如此的美好!”

皇家歌剧院乐团总监:演出具有伟大的想象力

斯弥•思塔汉莫先生(Semmy Stahlhammer)是位资深小提琴演奏家,在斯德哥尔摩皇家歌剧院担任乐团总监。他对神韵惊叹不已:“演出具有伟大的想象力,我爱神韵呈现的所有的艺术元素!”

斯弥为神韵的服装深深吸引,他觉得那些服装太美了,“我希望我能拥有一件,那样我每天都可以穿上。”

作为音乐家,他对戚晓春演奏的二胡倍加推崇,对神韵乐团中西合璧的精彩演奏惊叹不已。

指挥家:惊艳于神韵乐团

已是二度欣赏神韵的安德•简森(Anders Jansson)先生是斯德哥尔摩乐团指挥,他被神韵深深地吸引:“如此大型的演出,却没出一点差错,实在令人赞叹!”

作为一位指挥,最吸引他的当然是神韵乐团。“他们竟然用的是现场乐队伴奏,而且还是如此出色的乐队!我就坐在乐池前,可以看到乐队和那个女指挥家的指挥。她指挥得太好了!我自己就是一个指挥,我知道,她是位造诣很高的指挥。”

原大陆杂志编辑的共鸣

克里斯汀娜•黄女士曾是中国大陆杂志编辑,两年前嫁到了瑞典。看神韵后,她明白了朋友为何专程从哥德堡远道而来看神韵。

她带着一脸的兴奋说:“感觉特好!从艺术角度看,神韵特别干净!说心里话,从舞蹈、音乐,到服装、色彩,每个节目都好,都觉得特别美!我挺有共鸣的,就是没看够!”

黄女士率直的表示中国国内的那些文艺演出和神韵无法相比: “神韵特别美,善的东西特别多。今年的春晚我根本就没看,也不想看,做作的成份太多了;多看看神韵,能启迪心灵啊!”

说到这儿,黄女士更加激动起来:“我觉得,神韵都是自然的表现,没有要强加点什么,没有去突出什么主题、搞什么什么高大全啊,都是发自内心的自然流露——尤其那个西藏的舞蹈(《雪山欢歌》),我从来没看过那么好的舞蹈,演员都是在用心去跳啊!还有洪鸣唱的,我手拍得都疼了!二胡怎么就拉一个曲子啊?没听够啊!没看够啊!”

大陆作家:希望神韵在中国上演


知名大陆自由作家李健红

笔名“小乔”的大陆知名自由作家李健红,在瑞典访问期间有幸观看了神韵,她认为神韵有很强的表现力与感染力,有助于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互相交流沟通;神韵在恢复纯正的中华文化的元素,应该在世界范围内更大程度的推广。

对比瑞典的美丽与自由,她感慨中国大陆的自由的匮乏:“我认为人应该有信仰的自由,不应该因自己的信仰受到迫害。中国目前这个现状需要大家努力去改变。我希望有一天,北京、上海的人也能有机会看到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