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几个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我一直按师父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论在走到哪里,都要把讲真相救众生放在首位。下面是我在讲真相中的一些小故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选择善就是好,选择恶就是坏

我在工作中,经常与甲方的工作人员接触。去年甲方雇了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由于工作需要我们经常联系,我也经常给他讲大法被冤枉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他都不接受。当时我都是站在第三者角度讲的。一次,他到我们宿舍来找人打麻将,顺手拿起我的大法书翻看了几页,不再提打麻将的事了,转身去玩电脑。我随后过去跟他聊天,他突然冒出一句:“你看这书,我想举报。”我看看他,心想:我哪做的不对了?可能以前跟他讲真相时心不够纯,带有争斗心。又想:既然今天你看了大法书,说明你还可以救,不能让你对法犯罪。

我冷静的说:“你看《转法轮》写了什么?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吧?做一个道德高尚、对家庭、对社会有益的人。”他说:“那你家孩子信不信?”我说:“信仰是自由的,你是有知识的,你要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人选择善就是好,选择恶就是坏。希望你多了解真相,为自己着想啊!”

这时他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我说你玩吧,不打扰你了。从那以后他对我客气多了。前些天他跟我说炼大法的人素质真高,真好。他在背地里也对别人赞扬我工作干的好。

(二)一次讲真相的启示

我们单位经常出去施工,长时间吃住在工地,这给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提供了便利条件。一个跟我很要好的朋友,对大法弟子不求名、不求利不大理解。一天,他正心情烦躁,另一个同事这时就跟我说起法轮功,还提了很多问题,并将军似的说:“你能把我说服了,我们就三退”。

我就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说起,谁知没说几句,那位心烦的朋友竟凶神恶煞般的瞪着我说:“再说我揍你!”我对他的恐吓没在意,还真诚的对他说:“如果我哪做的不好请给我指出来,我马上改,我先谢谢你。”他们几个全都愣了,瞅着我谁也不说话了。讲真相并没错,只是因为这位朋友正处在心烦意乱之中,我没顾及到他当时的感受。这提醒我,今后讲真相的时候要各个方面都考虑周到。不过,他们从我当时的态度上,已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和慈悲。在这以后,我总是做事先想到他,主动跟他打招呼,他有事需要时主动帮忙,看他心情好时就讲真相,时间长了,他也认同‘法轮大法好’,让他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痛快的答应了。他的亲属要帮他做三退他也同意了。我从心里为他高兴。

(三)火车上劝三退

一次,我和妻子乘火车,对座坐的是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夫妇,言谈举止很有修养,便和他们讲真相,没谈多久,他们都沉默了。我想,知识份子受中共邪党文化影响最深,不易接受,再说对面就是列车员休息室,我说什么他们能听到,而且列车员進進出出的,讲真相不方便。不过,我很快意识到这些是人心,得去掉,否则就救不了这两位善良的老人。我发正念清理自身,又清理周围环境。我看了列车员一眼,心想:他听不到。我很快又找到话题与二老开始聊了起来。从中共邪党斗地主、斗资本家、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進、反右倾、文革等等说起,自然的谈到了迫害法轮功,我一言他(她)一语谈的很投机。说到中共邪党假、恶、斗的丑恶本性时,他轻声的说:过去说这些是要判刑的。我笑着说:世态不同了,世人觉醒了。咱们市的前组织部长十几年前曾说:中共解体是必然。高层都在讲,而且他们都给自己安排了‘后路工程’,子女都送到国外定居,大量贪赃枉法的存款存到国外。人类社会就是戏台,一出戏演完了,大幕拉上了,接着大幕再拉开,新戏又上演。

接着妻子给他们讲了三退保命保平安的事,他们有些顾虑。我接过话茬说:“爱国不等于爱党,爱党不等于爱国,有国才有家呀!”妻子说,用“幸福”、“安康”两个名字给他俩做三退,他们高兴的说“谢谢!”老者竖起大拇指夸我说的好。我心里真的有点喜悦,马上提醒自己,别生欢喜心。老太太告诉我们,她以前去过十二个国家,到处都有法轮功,他们知道大法好。我告诉二老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得到幸福、平安,如果能再告诉别人就是功德无量。他俩原来是某企业的副总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我俩由衷的为他们高兴。

(四)一切都是好事

中共邪党在奥运前不遗余力的迫害好人,非法绑架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判刑、劳教、派人跟踪、监视居住,搞的全国上下鸡犬不宁。

在六月份的一天,单位领导为了迎合中共邪党死保奥运的要求,通知我去外地,说那边要“临时借用”我。我当时对主管讲:你们这样做是错的,是草木皆兵,是对好人的不公。他一概承认,并好言商量说,那里缺技术人手,帮帮忙。我心想绝不承认旧势力以任何借口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想到师父的法:“所以中共邪党想要干什么坏事,它只要一干就是个败事、丑事。”“你要知道,我一直在讲,大法弟子看问题一定要反过来看,因为三界是反的,但是你们要走正。”(《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反思自己,那时自己有怕心,经常出现邪恶是否跟踪、盯梢的猜疑,疑心挺重的,其实都是假相,每次出现都没有彻底清除,看到不足,内心真是愧疚。事情既然这样了,我就把这次外出当作好事,当作救人的好机会。

到了一个新环境,一切得从头来,那里的基层支部书记经常问这问那的,明显的在观察探索我的思想行为,有时提出一些问题,我都一一的作了解答。时间久了,他明白了大法真相,还主动搬到我的宿舍与我同住,经常给我沏茶倒水,非常尊敬我。我知道这不是对我个人,是他发自内心的对大法弟子的敬重。我工作之余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一样不落,有时做不好,但我始终坚持。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支部书记逢人就讲,“这个法轮功工作干的真好,很优秀。都象法轮功这样,队伍就好带了。”不久,这个书记主动要学法炼功了,走上了修炼的路。得法的第二天,赶上主管领导让各单位汇报邪党支部工作,这个支部书记一言不发,当别人提到法轮功时,这个支书就讲了法轮功的种种好处,主管领导也很无奈,会议变成了他洪扬大法的会。

当我们做正、做好的时候,一切都在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看问题,一切都是好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