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心”电话 露出了狐狸尾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日】二零零八年冬季的一天,周口师院退休职工、大法弟子李春梅的儿子接到市六一零打来的一个电话:“你妈身体有病,市委书记很关心,明天,市委书记、周口师院领导准备到你家去看看。”

河南周口市委书记名叫毛超峰,是个正经事不办、却在打压大法上最疯狂的邪党官员。现在,毛超峰要亲自去看望一个经他亲自指挥恶警头目绑架、并下令对其“快判、重判”的六旬老太太,很明显,他是在作秀。

在周口师院后勤处退休的李春梅,有一段死而复生的神奇经历。修大法之前,她因患脑血管畸形,找遍了名医,做过伽马刀手术,都不见好转。那几年,每年至少有三百天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的。脸部严重浮肿,神志恍惚,上楼都是靠长子背,每上一层,还得停下来歇一歇。自从修炼大法以后,短短一个月,就变得无病一身轻,常扛着单车上自家住的五楼,还每年为单位节省几万元医疗费。大法的根深深的扎在纯朴善良的李春梅心中,她认定,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的,法轮大法就是好,今生今世坚修“真、善、忍”大法,无论天塌地陷,决不动摇。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酷打压大法以后,李春梅不畏强暴,依法到省会、到北京和平上访,为大法和师父正名。她合法的行为却遭到邪党非法的打压,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被强制戴过三十八斤重的脚镣,穿过为死囚犯特制的“马夹”,被送过劳教,遭受过多种刑具的残酷折磨。走出监牢后,她又受到另一种形式的迫害。其丈夫师学贞在周口师院领导的高压下(丈夫和二儿子都在周口师院上班,领导经常以开除父子俩的工作相要挟),精神几乎崩溃,但因害怕恶党,不敢找无理抓人判人的恶警说理,却把一腔怨恨都撒在无辜的老伴身上,动不动就对她破口大骂,拳打脚踢。

在难以想象的魔难屈辱中,李春梅丝毫没有改变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为了让周口的父老乡亲都明白大法真相,走出天灭中共时人类的大淘汰,走向美好的新纪元,她冒着危险走出来,为善良的民众送去救命的福音。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晚上,李春梅和法轮功学员任学英(六十来岁,女,周口体校高级教师)结伴到市委家属院发真相资料。两位老人不辞劳苦,在市委家属院楼道里上上下下,被家属院的摄像头录了像。

第二天下午,周口沙南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伙同一帮恶人恶警闯进两位老太太家中,非法抄家抓人,把李春梅、任学英投进看守所。高峰声称:市委毛超峰书记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看看录像上两个发资料的这两个女的是谁,立即抓起来,速判、重判。

按照中共的惯例,对两个发资料的老太太实施抓捕,作为市委一把手的毛超峰,只需向市政法委书记、或市六一零头目(专门迫害大法的特务机构)打声招呼,或者再退一步,向市公安局长打个电话就完事了。而他却直接把行凶抓人的打手找来,当面下达迫害指令,可见毛超峰对法轮功的迫害“重视“到何种程度,为了自己官位,又是怎样失去理智的丧心病狂。

沙南国保大队长高峰,是个贪婪、狡诈又阴毒的警匪。自九九年中共打压大法以来,他一直充当恶党的刽子手和马前卒,可谓恶贯满盈。如今得到市委书记的亲自指派,受宠若惊,他一看录像,马上就认出了这两个老太太,一个是自己在体校读书时的老师任学英(高峰见了任学英不喊“老师”不说话),一个是自己曾以 “叔叔”尊称的前辈师学贞的老伴李春梅。高峰为了一己私利,以最快的速度抄家,抓人,整黑材料,上报批捕,把师生的情份、做人的道义弃如敝屣。

李春梅被投进监狱后,旧病复发,一阵一阵的浑身痉挛,眼珠发直,牙关紧咬,神智恍惚。送到医院,医生也无可奈何。关了几天,她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

在毛超峰的淫威下,周口市政法委、六一零向川汇区一再施压,督促对任学英、李春梅“快判”(这是中共邪党最典型的违法乱纪行为,以权力践踏法律)。其间,任学英的娘家人几次来周口宴请老街坊毛超峰(任的娘家人与毛超峰的父母是关系不错的老街坊)请求放人,毛超峰推的一干二净:“这事我不知道,法轮功的事不归我管,插不上手”。而川汇区官员却告诉为营救两位老太太而奔波的家人和朋友:这事市里催的太紧,我们实在顶不住。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任学英、李春梅被非法批捕。很快,任学英被非法判三年,送到河南新乡监狱。李春梅因身体没有恢复,开庭延期。

在李春梅回家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周口六一零、公检法和周口师院的邪党人员对她的骚扰迫害一直没有消停过。国保警察、检察官、法官、办事处,一拨一拨,隔三差五的到她家送文书,发开庭通知,窥探情况,见她病的实在无法出庭,又多次预谋在她家里开庭宣判,也没开成。

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周口师院在六一零、公安的压力下,派几个职员轮流值班,对李春梅每天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奥运过后,六一零和有关邪党部门人员又一拨一拨地去她家,说是看看她的身体状况,要给她的所谓案件最后“挽个疙瘩”,其目的还是要给她定罪判刑。最多的一次竟去了十几个。这些恶人看到李春梅病情太重,只好放弃了对她的非法审判。

周口六一零、公检法司、办事处、周口师院邪党人员如此反复的对李春梅骚扰,随时准备加害,背后都有毛超峰的影子。本文开头六一零人员的这个电话,透漏出毛超峰对法轮功问题是何等“重视”,对六旬老太太李春梅是何等“关注”。有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毛超峰最终没有去看李春梅,但他在作秀的同时,却无意之中把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