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岗市郝淑贤老人被酷刑折磨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一日】2002年4月22日,黑龙江省鹤岗市老人郝淑贤,被工农公安分局绑架到第二看守所。这期间文化路派出所所长张成青、片警夏维锋等人给老人实施了残忍的酷刑。之后,郝淑贤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备受虐待。

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恶警把郝淑贤锁铐在铁椅子上,手反扭到后面,在后面用力往上扭,扭到肩头痛不欲生。他们开始给老人上酷刑,用绳勒,绑老人双手,然后两名恶警各抓住绳子两头,象拔河一样勒住老人双手,胳膊向两侧用力猛拉。这种酷刑十分惨烈,两名身强力壮恶警折磨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老人疼的撕心裂肺。张成青还连踢带打,毒打老人一个多小时。恶警死死的向两侧拉绳子,老人疼的胳膊直哆嗦,他们又解开绳子抻,共上三次绳。郝淑贤受到惨烈的残害,一个多月不能抬胳膊,不能洗脸,不能穿衣服,上厕所不能自理,胳膊象残废一样抬不起来。

这期间,大陆派出所恶警还把法轮功学员李健刚、王凤杰夫妻从二看带到外面毒打,王凤杰被扒下外衣,只剩下裤头和胸罩。

郝淑贤被绑架后,工农区检察院、工农区法院不公正执法,还助纣为虐,非法判郝淑贤3年,使她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饱受非人折磨虐待。

2003年非典之后,郝淑贤被劫持到哈女监,在那里她身心受摧残,人格受辱,还被道德败坏、品行低下的犯人包夹、辱骂。在集训队被迫害3个月后,她被分到原五监区。2003年底原五监区监区长吴艳杰等人把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拉到刺骨的寒风中体罚,冻到夜里10点多钟,衣袖被恶人挽起,背上被恶人缝上大红的犯字。连续冻四五天,有的人手都冻肿了。中午一人一个馒头。天寒地冻,一会儿馒头就冻凉,冻硬,受此折磨,没有一人能咽下这样的午饭。这期间狱长还领一名恶警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电棍放射出火花,触到每个人身上。

法律明文规定,不许殴打,体罚,虐待,或指使他们殴打,体罚,虐待,国家法律还规定,对老弱病残,特别是女的,禁止使用刑具。对使用手铐等刑具,法律都有明确规定,更不允许实施酷刑。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道德高尚,没有任何罪过。那么到底是谁在违法犯罪呢?是施暴的警察,是他们在执法犯法,是这样的人在残害无辜百姓同时也给国家和民族带来深重灾难。

在此之前,郝淑贤就多次遭迫害。

1999年初春,郝淑贤等人在鹤岗市新世纪广场炼法轮功,突然市里、区里来了许多人,还有公安的。几十人伴随着祥和的音乐正在炼功,一辆拉水的汽车停在眼前,有一人站在汽车上,用下碗口粗的高压水管子迎头猛喷法轮功学员。当时春寒未尽,法轮功学员头上,身上毛衣鞋都湿了。她们默默坚持着,忍受着,足足喷了一个小时。

2000年正月初八,郝淑贤进京上访,没到天安门就被北京公安绑架到一处所,有五六人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从北京回鹤岗途中,郝淑贤被非法戴手铐。被劫持到鹤岗工农公安分局后,工农分局政保科科长上去就打老人4个耳光子。这次被绑架,郝淑贤在鹤岗拘留所,第二看守所,矿务局拘留所先后被迫害非法关押8个月。

2000年,在矿务局拘留所法轮功学员受尽凌辱。原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第二看守所所长张青春安排4名男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张发话“打”,什么时候打不炼了,打服了,就给你们减刑。这4名恶人天天打男学员,逼他们在地上爬,不爬就暴打。这些本质恶劣的恶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

2001年,文化路派出所片警夏维锋强行入室,在郝淑贤家抢走《转法轮》。夏又打电话,引来工农分局一帮恶警非法抄家,非法关押郝淑贤15天。

其他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王礼珍,女,57岁,鹤岗市兴山区,一天正在家种地,十三厂派出所恶警扬庆民王某某,将其叫到派出所询问,只因她说一个字“炼”,恶警就将王礼珍送去非法劳教两年。现在哈尔滨戒毒所。

王东旭,男,鹤岗市兴山区,08年十三厂派出所恶警扬庆民借奥运为名闯入王东旭家中,搜出一盘炼功音乐带。。就将其带走,并把王东旭维修家电的喇叭拿走十多个,其父去要十几趟也未要回。

何众峰,男,鹤岗市兴山区08年刚从邪恶的黑窝里出来一个月,只因在家看《转法轮》,就被十三厂派出所恶警带走,身有残疾的何众峰生活十分贫苦,妻儿都离开了他。

田桂英,女,鹤岗市兴山区。02年被邪恶迫害到哈尔滨戒毒所。至今没有放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197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