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沙南大法弟子零七年以来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以来,河南省周口市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急剧升级,这与本市新任市邪党头目毛超峰有直接关系。自从毛超峰主政周口,周口各县市被迫害案例明显增加,并且程度加重,而居住在邪党市委所在地的沙南大法弟子,更成了迫害的重点。

毛三十六岁捞到焦作市长的官帽,四十一岁爬上周口市委书记的官位,一路飞升靠什么?主要靠脑袋尖,舌头长。如今徐光春盘踞河南,徐是江泽民死党,在其任中宣部副部长时,就操纵舆论工具为江魔头打压法轮大法拼死效力,到河南以后,仍然丧心病狂的与大法为敌。徐二零零五年赴美国考察,在旧金山被法轮功学员以多项罪名起诉到当地法院。故此,毛超峰要博取河南邪党头目徐光春欢心,不务正业的搞起迫害。

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是直接行凶的马前卒。高峰自中共镇压大法以来,就一直助纣为虐,做尽了坏事,大发了横财。每次对大法弟子的绑架,他都是一马当先,都要借机敲诈。因高峰的恶行早被大面积的揭露曝光,加上海内外大法弟子以电话、公开信的形式反复的对他警示和规劝,他的犯罪气焰曾一度收敛。但在毛超峰到周口主政以后,高的邪气又顿时高涨。特别是零七年九月毛超峰召见他,亲自指挥他绑架判刑两位女法轮功学员以后,高峰更加歇斯底里的疯狂。毛、高二人各怀鬼胎,狼狈为奸,频频对大法弟子伸出魔掌,短短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沙南竟有二十四人遭到绑架,其中二十人被关押(十三人批捕,其中五人被判刑)。一个个善良的好人被投进监狱,一个个幸福的家庭被打碎。

二零零七年迫害案例

二零零七年这一年中,周口沙南大法弟子六人被绑架,其中一人被敲诈,五人被批捕(四人被判刑)。

一、摆书摊的胡新正被判刑四年

二零零七年三月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胡新正,于六月二十八日被伪川汇区法院非法审判,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胡新正,男,一九五二年出生,家住周口市川汇区荷花街五十号。家有八十六岁的老母亲和一个六十多岁有残疾的哥哥,一家三口就靠一百多元的低保费和他在荷花市场南门摆书摊的收入维持生计,家境十分贫寒。

三月六日,胡新正遭坏人举报,被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恶警高峰、徐洪志伙同纺织路派出所副所长祝光强绑架并抄家,非法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迫害,而后被批捕、判刑。

川汇区伪法院对胡新正的非法审判,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包括七旬老人),基本都是由少年厅经办的。利用邪法官审判善良人,中共本来就在颠倒是非;让少年厅审判老年人,更是荒谬至极!

二、七旬老妇顾学敏再遭绑架被送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七年中秋节刚过,周口市年近古稀的大法女学员顾学敏突然失踪。经多方打听,才知道是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局长赵建设、国保大队长高峰与周口市、川汇区六一零勾结,周口川汇区法院直接作案,将顾学敏秘密抓捕,投进周口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恶人们就把她送到新乡女子监狱加重迫害。

顾学敏退休前任周口市外贸局粮油公司副经理。一九九六年,她在长期被疾病折磨生不如死的困境下走上大法修炼之路。炼功时间不长,各种顽病不药而愈。在大法遭非法打压以后,因证实大法、救度被恶党谎言毒害的民众,她多次遭到周口邪党人员的骚扰、跟踪、抄家、绑架和关押。

二零零五年十月,顾学敏被以高峰为首的沙南分局国保恶警劫持,投入看守所迫害。零六年三月,川汇区法院对她非法开庭审判。在法庭上,她以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证实大法的美好,并揭露恶警高峰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罚巨款,只将零头上交、将数万元整钱装进腰包的罪行。最后判决结果是“判三缓四”,顾学敏走出了监狱大门。

时隔不长,恶警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顾学敏的身影,大为恼火,说:“好不容易把顾学敏抓住了,法院竟然又把她放了”,遂向局长赵建设、和市、区六一零汇报。周口市六一零头目于义云责怪川汇区法院对顾学敏的判决“起不到打击的作用”,恶狠狠的向法院施压。

七月二十三日,川汇区法院向顾学敏发出书面通知,称“周口中级法院认为区法院量刑轻,要求重新审理。兹定于八月二十九日重新开庭”。此后,顾学敏到亲戚家住了几天,被川汇区法院知道了,恐吓其家人说如果到时候顾学敏不到庭,就把她大儿子抓起来(理由是顾出狱是她大儿子做的担保)。无奈之下,顾学敏只好带着久病虚弱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到处漂泊流离。

毛超峰任邪党头目以后,沙南对大法的打压升级,零七年中秋节后顾学敏再度落入魔掌,其老伴和子女精神受到更为严重的伤害。其丈夫(退休前任周口市宗教局副局长)病情加重,现已精神失常呆傻,大小便失禁,因无人照顾被送进福利院。几个子女因向公安要人受到威胁恫吓,竟没能见上妈妈一面,现在对此事噤若寒蝉。和顾在一起生活的小儿子也被惊吓的神智不清,情景凄惨。

三、体校教师任学英被判刑 周口师院退休职工李春梅被批捕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在周口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高峰带领下,一帮对任学英、李春梅两位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抄家、绑架,投进看守所关押迫害,很快又非法批捕。对任学英判刑三年,李春梅因旧病复发,频频浑身抽搐,不省人事,被家人保外就医。

任学英,女,六十来岁,周口体校高级讲师,原籍商丘柘城。在学校年年都是优秀教师,是领导同事公认的好人。大法遭到无端打压以后,任学英依法赴京,和平上访,被非法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李春梅,女,六十岁左右,退休前系周口师院后勤处员工。她因患脑血管畸形,一年至少有三百天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脸肿的吓人,神志恍惚。每次上楼,都是长子背着她。九六年她修炼大法,一个月后百病皆除,常扛着单车上自家住的五楼,每年为单位节省数万元医疗费。其丈夫师学增全力支持她修炼。

九九年十月,李春梅赴京和平上访,被劫持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她被狱警砸上三十八斤的重镣,同时还给她强行套上为死囚犯特制的“马夹”。二零零零年九月底,李春梅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去劳教所一个来月,她脑血管症状复发,获释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晚,李春梅、任学英二人结伴到周口市委家属院发真相传单,为的是让大院里善良的人们了解大法真相,远离灾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不料,大院里有摄像头监控。第二天,周口邪党书记毛超峰亲自把恶警头目高峰招到自己的办公室,命令她立即抓捕李、任二人,抓住后快判、重判。高峰立即带人绑架了任学英、李春梅。很快,任学英被非法开庭审判,判处三年徒刑,被送往新乡监狱迫害。

说起来,毛超峰的原籍也是商丘柘城,并且和任学英的娘家是关系不错的老街坊;而高峰毕业于周口体校,是任学英的学生。一个老街坊,一个学生,因信恶党的谎言谎言所骗,为眼前的功名富贵所迷,甘当恶党的流氓工具,重新上演了一场十年文革“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丑恶悲剧,把一个修心向善的好人和她一家害惨了。

任学英被非法判刑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恶警头目高峰和川汇区六一零、检察院、法院恶人等邪党部门的人员多次到李春梅家里骚扰,企图在她家里开庭审判,但因每次去了以后,看到的都是李春梅卧床不起的严重病态,只得作罢。

四、开小卖部的陈海军妻子被绑架勒索

陈海军和妻子在周口文明路北段开了一间烟酒食品小卖部。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高峰伙同一帮恶警突然闯了过来,实施非法抄家,将陈海军的妻子劫持到国保大队,敲诈三千元现金后,才把人放了。

五、六旬老人李方贵被判五年重刑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左右,周口川汇区蔬菜乡西杨庄法轮功学员李方贵家有人敲门,把门骗开后闯进七个男子,其中有一个穿公安制服的,自称是“市公安局的,姓袁”,声称来的意思是,发现李方贵过去在网上发表过“严正声明”,现在他得从新再发个以前那个“声明”无效的“声明”。说罢,不等李方贵和家人申辩,没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就把李方贵强行带走了。

李方贵,男,六十多岁,曾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去北京和平上访时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零一年八月被释放。之后,他被原周口市(今更名川汇区)政保大队恶警刘斗举报,零二年四月二日,邪恶之徒将李方贵从家中强行抓走,非法关押一年多。

零五年十月一日前后,一帮恶警闯进李方贵家,声称 “有人发现李方贵书写大法标语”。这次没抓住人,在非法抄家时,恶警竟将其为人办事的一千八百元现金抢走,李方贵被逼的流离失所。

这次对李方贵的绑架,是在沙南恶警头目高峰的指挥下进行的。李方贵被关押后,又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往郑州监狱时,因身体病状严重被拒收,加上李方贵的老伴用三轮车带着八十多岁的公爹多次到公、检、法要人,李方贵获释。

二零零八年迫害案例

这一年中,周口沙南大法弟子十人被绑架,其中二人被敲诈,八人被关押(四人被非法审判,其中一人被判刑)。

一、法轮功学员李思英、郭凤勤、杜晨光、张然等四人被绑架关押

二零零八年元旦之后,周口市邪党开始了对大法的新一轮打压。高峰带着一帮恶警,在元月十七日一天之内,对李思英、郭凤勤、杜晨光、张然等四名大法弟子实施了非法抄家、绑架和关押。

李思英,女,六十多岁,周口市水利设计院退休工程师。在大法遭到打压之初,她进京和平上访,被恶警劫持。有一次,外号“笑面虎”的高峰假惺惺的跟她套近乎,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他看到李思英坐在那里盘着腿,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而后,李思英被送往郑州女子劳教所迫害。

郭凤勤,女,六十三岁,是个有名的贤惠媳妇,她与九十多岁的婆母相处四十多年,没红过一次脸。婆媳俩因身体都患有难缠的疾病,于一九九六年双双修炼了法轮功,婆婆腹中几十年的硬块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困扰郭凤勤二十多年的肠结核也很快不治而愈。随着她们的心性境界在修炼中不断升华,婆媳关系比以前更融洽默契,家庭气氛也更幸福祥和了。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七日中午,一帮恶警闯入郭凤勤家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折腾了两个多钟头,抄出了四本真相小册子,随即将郭凤勤绑架,劫持到项城看守所迫害。

郭凤勤九十高龄的婆母,眼睁睁看着这一帮流氓土匪带走了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儿媳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流泪。 老人家一直心里纳闷:为啥当好人有罪呢?为啥不让人安安心心过日子,非要把一个好好的家拆散呢?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警察的心咋恁狠呢?

元月十七日被非法绑架的,还有周口农行基层储蓄所主任杜晨光。杜三十多岁,在单位人缘非常好。恶警高峰领着一帮人抄了他的家,把他劫持到国保大队。高峰发现抄出的所谓“证据”少了一样,气急败坏,再次抄了他的家,之后把他投进看守所。

居住在周口郊区的年轻媳妇张然,其公爹是个行政村支书。公爹得罪了人,那人为了报复她公爹,就诬告张然炼法轮功,张然被公安恶警绑架关押。

这次被高峰等恶警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最短的关押了十几天,最长的关了两个多月。高峰还报材料预谋对郭凤勤劳教判刑,未能得逞。这次大面积行恶,高峰照例又贪婪的敲诈勒索,大发了一笔横财。

二、石油公司退休小车司机江有财、工农理发店老板吴金山被劫持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高峰带领一帮恶警闯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小车司机、六旬法轮功学员江有财家中非法抄家,把江有财劫持到国保大队,敲诈数千元现金后才放人回家。

接着,高峰又带人绑架了在工农路开理发店的法轮功学员吴金山。吴的家人忍气吞声接受勒索,吴金山得以恢复自由。

然后,高峰又两次到市财政局找石油分公司家属孙丽,结果吃了闭门羹;高峰给石油分公司某副经理打电话,恫吓他必须找到该公司职工家属马喜荣,否则拿他试问,因马喜荣已迁往郑州数年,联系不上,高峰的阴谋又未得逞;高峰又窜到石油公司家属院找退休职工王天玉,因王天玉已经搬家,高峰遂到处打听,也没问出下落,阴谋再度落空。

三、周口市电业局职工于秀英、范秀英被非法关押审判

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上午,周口市电业局法轮功女学员于秀英(五十五岁)、范秀英(五十二岁)到川汇区李埠口乡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人谷小彪、谷天来、古金荣强行拦截和诬告,遭周口沙南公安恶警绑架,关押到项城看守所。

之后,二人遭到非法审判。川汇区伪检察院、法院的办案人员知道审判大法弟子不合法,不敢声张,偷偷躲到项城与商水交界的南顿镇开庭。

于秀英、范秀英二人被关押几个月,被那些带大盖帽的恶人们狠狠敲诈了一把,才走出魔窟。

四、女麻醉师李妍慧被劫持到河南新乡监狱迫害

周口市中医院麻醉师、大法弟子李妍慧,被川汇区伪法院判刑四年,极度虚弱的她于2009年3月26日被劫持往新乡监狱加重迫害。

李妍慧,女,四十多岁,秀外慧中,在学大法之前就比较纯朴善良,修炼法轮功以后,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更是为亲友和同事所称道。李妍慧在家孝敬长辈,爱护兄妹,又是个贤妻良母;工作上兢兢业业,善待他人。

在大法遭到中共无理打压以后,李妍慧不放弃自己对人生真理的追求,毅然走出来为大法和师父伸冤,曾被周口恶警绑架后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迫害,受到残酷折磨。

周口市沙南分局国保大队高峰等一帮恶警,跟踪盯梢大法弟子李妍慧一个月左右,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把她从单位绑架,而不明真相的单位领导带着恶警抄了家,恶警翻箱倒柜,李妍慧的母亲被突如其来的一帮警匪吓得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李妍慧的弟妹见婆母受到如此惊吓,制止警匪恶行反而遭到恶警绑架,被勒索数千元后才放出。

李妍慧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曾以绝食方式抵制非法迫害,被恶警下胃管野蛮灌食,酷刑折磨,致使身体极度虚弱。

如今,李妍慧被送往外地监狱,一个只为做好人的弱女子将遭受四年漫长的牢狱之苦。

五、双腿残疾的女学员田素华被非法批捕

田素华,现年四十四岁,项城市城郊乡文楼村人。田素华有过三次失败的婚姻,使她对人生心灰意冷。与大法结缘以后,她的生活才有了温暖的阳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中共开始残酷镇压大法。田素华眼看教人一心做好人的高德大法被无端取缔,心中无比难过。凭着做人的良知,她毅然走出来揭露谎言,为大法和师父伸冤。然而,中共恶党肆意践踏法律,对敢于为大法鸣不平者,统统以大牢伺候。二零零零年的某天,田素华被周口市七一路派出所警察劫持囚禁。之后,又转到项城市看守所关押。

项城看守所以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毒辣而臭名昭著。在这里,田素华的膝盖骨被折磨致残,双腿从此无法行走,两眼几近失明。因其仍不向邪恶妥协,又被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田素华在劳教所又遭到残酷迫害。期满后出来后,失去了生活来源,双腿又有残疾,谋生艰难,没办法,只得靠乞讨、捡废品度日。后来,才在亲人的资助下,买了一辆机动三轮车,靠开三轮运送旅客为生。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中共以确保所谓稳定为借口,加剧对大法弟子的打压。七月三日,田素华又被周口沙南分局国保大队高峰、侯红旗等一伙警匪绑架关押,又被非法批捕、审判。目前,田素华仍被关押在项城看守所,度日如年。

二零零九年迫害案例

这一年刚过去两个多月,周口沙南大法弟子竟有八人被绑架,其中一人被敲诈,七人被关押(四人被批捕)。

一、元月四日何金亮等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元月四日,沙南恶警头目高峰亲自带人疯狂绑架了六名法轮功学员,他(她)们是:何金亮夫妇、王天玉、冯子俊、老贾和杜晨光。

何金亮和妻子王爱芝,都是年过六十的老人,何在周口市房产局退休,少言寡语,淡泊名利,夫妻二人特别乐于助人。

何金亮家房子不错,两层漂亮的小楼,还有个宽敞的独院。大法遭迫害之初,何金亮夫妇和两个女儿走出来为大法洗冤被劫持关押,何金亮被非法劳教。高峰扬言:“别看老何家的房子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房子呢!

二零零五年“十一”期间,高峰带一群恶警突然闯进何金亮家无理抄家,王爱芝跑到院外大喊:“大家都来看啊,公安不干好事,多少坏事不抓,又来迫害好人啦!”高峰抄了一阵,什么所谓的“证据”也没抄到,听着王爱芝的喊声,更是理亏胆怯,说“我这也是奉命行事,奉命行事”,与一帮喽罗无精打采的溜走了。

王天玉,男,五十五岁,是周口石油分公司一名退休的维修工,为人特别老实厚道。他修大法前有个坏毛病,有时候喝酒的多一点,回家动手打老婆。修大法以后,王天玉彻底改掉了这个毛病,不喝酒,不赌钱,与妻子和和睦睦。中共迫害大法以后,王天玉不信谎言,坚修大法,曾被非法关押半个月。

冯子俊,男,六十多岁,周口市检察院退休科技干部。修大法以后,他为人特别祥和,办案公正,不收贿赂。大法遭迫害之初,冯子俊因不向中共妥协,曾遭到关押迫害。

杜晨光,男,三十多岁,农行储蓄所主任。因炼法轮功后一心向善,在单位、亲友中人缘特别好。零八年元月中旬,杜晨光曾被以高峰为首的警匪绑架关押。

老贾,男,年近八旬,周口市水利局下属单位的退休职工。老贾修身体特别硬朗,修大法十多年,没害过一次病。

以上六人的被绑架,发生在二零零九年元月四日。这一天,周口市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伙同国保恶警侯红旗及两女警,开着警车闯到何金亮的私家宅院,恶警把车停在院外,骗敲院门。何金亮刚把门打开,就被恶警们劫持,塞入警车之内。过了片刻,何金亮的老伴王爱芝见丈夫没回屋,出去看看,也当即被绑架。

这天, 周口市检察院退休干部冯子俊到何金亮家找他有事,被恶警窜上去强行劫持;这天,王天玉从街上才回到自己的住宅,恶警高峰、侯红旗等七、八个恶警乘机尾随而入,蜂拥而上,把王天玉和他的老伴王秀玲(未修炼法轮功)双双用手铐铐起来,然后,恶警在一楼、二楼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抄完后,恶警打开了王秀玲的手铐,把王天玉劫持走了。

而后,恶警们又先后对老贾(水利系统退休职工)、农行储蓄所主任杜晨光实施了抄家和绑架。恶警把老贾劫持到国保大队,敲诈了三千元,放了人;把杜晨光投进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敲诈勒索后才把人放出。

何金亮等男性大法弟子被投进周口看守所以后,在高峰暗示下,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对他们几位残酷毒打,百般侮辱折磨。一个月后,何金亮夫妇、王天玉三人被非法批捕。

二、残疾老人程金敬被关押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程金敬,男,约六十岁,大专毕业,原籍项城,曾任原周口地区技术监督局科长。修炼大法前,程金敬不幸遭遇过一场严重车祸,在车祸中,他的一侧身体从头到脚全部受伤,抢救时开的刀口竟达几十个,伤势最重的是大腿部,粉碎性骨折。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一只腿从此残疾。尤其逢寒冬季节和阴雨天气,创伤处的反应更是让他痛苦不堪。无法上班,他四十来岁就病退在家。

一九九六年春,程金敬开始学炼法轮功,炼功不久,身体状况迅速好转,走路虽然还是跛腿,但是撞伤部位基本不疼了,恶劣天气时不难受了,性格也变的开朗了,因此,程金敬对大法无限敬佩和感恩。

在中共疯狂迫害大法的九年腥风血雨中,程金敬因秉持正义,维护真理,先后三次被恶人绑架。前两次是在迫害之初,项城国保大队头子马哲峰指使恶警将他劫持,关押到项城拘留所、看守所,第一次非法关押几个月,第二次非法关押了将近一年。恶劣的条件,繁重的劳役,极差的饭食,使程金敬的健康状况恶化,旧疾发作,上身佝偻僵硬,下肢挪步艰难。出狱以后,身体有所恢复,但时好时差,严重时早晨起不来床,一动就疼痛不堪,往往是在老伴的帮助下,努力一个多小时,才从床上起来。

二零零九年元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程金敬第三次遭绑架。当时他刚出家门不远,十来个守候在那里的恶人恶警将他劫持,强行从他身上搜出钥匙,把他家的单元楼、储藏室上上下下搜查一遍,然后将他非法关入周口看守所非法关押。

程金敬在被非法关押二十天以后,旧疾发作,疼痛难忍,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发展下去,会导致伤腿彻底瘫痪。家属万分焦急,强烈要求保外就医,主管迫害的邪党官员和国保大队头目高峰拒不表态放人,不仅不放人,又将程金敬非法批捕。

三、老中医杨好中被绑架关押

二月二十日,在周口川汇区开诊所行医的老年大法弟子杨好中被周口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到周口拘留所(东大院)迫害。

杨好中,男,六十多岁,商水县练集乡前杨庄人。杨好中是个祖传的中医大夫,他医术出众,医德高尚。特别是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更是处处为病人着想,态度善良祥和,收费低廉。杨好中在川汇区育新街开诊所行医以来,深受病人欢迎。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好医生,却遭到周口邪党人员的绑架迫害。二月二十日,十几个恶人恶警非法闯进陈好中的诊所,实施非法搜查,抢走一本《转法轮》,一台电视卫星接收器,并将杨好中非法劫持关押。

中国有句名言: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毛超峰等周口邪党官员和高峰等公安恶警:切莫贪图一时的荣华富贵而抛弃做人的根本,毁掉长远的福祉。希望你们耐心听一听大法弟子的慈悲规劝,不再追随邪党,立即停止迫害,复苏道德良知,善待大法弟子。若再一意孤行搞迫害,后果必不堪设想。

周口市相关人员电话: 区号:0394 邮编:466000
周口市610办公室  传真:0394-8263610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于义云 610办公室主任  13703873781  0394-8269628   0394-8231268
王程清 610办公室副主任 13903946171  0394-8271610  0394-8278788
王湘婷 610综合科科长  13938095165  0394-8238610  0394-8223966
周口市政法委    传真:0394-8222635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朱家臣  政法委书记  13592226668  0394-8269919   0394-8270888
史廷民  综治办主任  13592259666  0394-8281266   0394-8239096
杨太平  维稳办主任  13592226969  0394-8276669   0394-8230076
杜建军  副书记    13903948066  0394-8219196
杨献喜  副书记    13838676686  0394-8219299   0394-8236066
周口市公安局    传真:0394-8122027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姚天民  书记、局长  15838696666  0394-8122001
刘清民  常务副局长  13938066666  0394-8122002   0371-65903628
张宜锋   副局长   13903879606  0394-8122007   0394-8399606
范志刚   副局长   13938080096  0394-8122008   0394-8237999
刘祥东   副局长   13903942888  0394-8122099   0394-8398898
程俊华   副局长   13592238066  0394-8122216   0394-8398588
周琦    副局长   13703870096  0394-8122218   0394-8229858
高华章   副局长   13903876369  0394-8122219   0394-8381369
荣忠立   副局长   13781237668  0394-8122287
周口市公安局沙南分局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孟庆岭  书记、局长  13838611111  0394-8228222  0394-8231111

周口市公安局沙北分局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李凤丽   政委   13603949966          0394-8383699
周口市委、市政府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毛超峰  市委书记          0394-8269689   0394-8281966
徐光   市长            0394-8260996   0394-8269376
周口市法院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张明山  书记、院长 13137666666  0394-8158358  0394-8156999
刘明杰  副院长   13526266666  0394-8158396  0394-8388826
周口市检察院    传真:0394-8156050
姓名    职位    手机     办公电话   家庭电话
李春长  检察长  15903940369   0394-8156001
庞黎明 副检察长  13903949898   0394-8156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