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大法弟子曲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原解放路综合商店职工曲杰,由于奔波劳碌,身患疾病,经常流血不止。为了治病,她曾去外地求医,但始终无法治愈。1993年,外地一病友告诉她:李洪志大师在广州办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让她速去。曲杰被病魔折磨的苦不堪言,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了广州。

在广州时,曲杰亲自体验了法轮功的超常功能,她看见师父挥了两次手,每一次都闪出像彩虹一样耀眼的光。通过修法轮大法“真、善、忍”,曲杰的身心发生了巨变,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心情舒畅。

修炼法轮大法过程中,曲杰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重德行善,留下了许多善良而感人的小故事。她有哥嫂,但却承担起赡养老人的义务,在利益方面也不斤斤计较。有一次,她70多岁的老父亲被车撞了,老人扯着司机来到家,司机要送老人去医院,曲杰看到父亲是皮肉伤,再想想司机也不容易,没要一分钱就让司机走了。司机十分感动。曲杰自己拿钱给父亲买点药消炎,父亲伤口疼时说自己这么大岁数,白让车撞了,太便宜那个司机了,曲杰给老人讲道理:“司机不是有意撞你,他也不容易,讹他钱你花着舒服吗?做人也得讲良心。”

1999年邪党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年近60岁的曲杰多次遭受迫害,被绑架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她善待每一个人,包括辱骂过她的犯人,有一名犯人说:“我要早认识你就好了,我要能忍一忍,就不会落到这一步了。”曲杰给她讲做人的道理,在好心中播下善良的种子,这名犯人被她纯洁、善良的心感化了,她说自己出去后也做一个善良的好人,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

曲杰走到哪儿,都善良地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都希望对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面对她善良的目光,面对她善良的微笑,谁能想到她从1999年后经历的磨难呢?工农公安分局、解放路派出所、街道办事处三天两头骚扰她,逼她放弃法轮功。面对邪党的压力与恐怖迫害,曲杰没有出卖良知,她说自己的病天南海北都治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并且多年不吃一片药,现在大法蒙冤,师父蒙冤,让她落井下石,她做不到。

然而,邪恶的610、工农公安分局等恶人却对她下毒手,再次绑架年近60岁的曲杰,由于没有炼功环境,曲杰血压高达220-280,在市医院住院时,恶人逼她放弃信仰,曲杰心里有一杆明辨是非的秤,拒绝站在邪党“假、恶、斗”一边,不肯诬陷高德大法。曲杰2002年被工农法院非法冤判5年,恶人将她从病床上绑架走,第二天被劫到罪恶累累的黑龙江女子监狱。

如果不弄虚作假,不走后门,监狱根本就不能收曲杰,因为入狱时必须检查身体,以曲杰的状况,是不符合收监条件的,但是,世风日下,一些肮脏的交易就使黑白颠倒了。

曲杰含冤入狱后,分到原来的二监区(三队)受迫害。2003年冬,监狱恶警恶人逼法轮功学员站到冰天雪地中,一冻就是一天,曲杰那样的身体还被拉到寒风中苦冻,恶警还逼她干奴工。

经历这一系列折磨后,曲杰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后来被转到病号监区,在那里恶警安排恶人对她进行各种精神摧残,所谓包夹监控她的犯人大多品行恶劣,她们在外面做伤天害理之事,恶警又给她们虐待、摧残曲杰的机会,曲杰的处境可想而知。监狱私自规定,包夹如果逼法轮大法学员写了所谓的“三书”,就有奖励、有高分。曲杰心中一直坚信“真、善、忍”,每一天都生活在高压下,直至2004年夏天被迫害得脑出血,含冤离世。

在腥风血雨中,曲杰一直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在世人心中播下一粒粒善良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