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哨兵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在中共邪党的党卫军中有一支番号为“××军”的部队。该军部大院方圆数里,面临大街。四周高墙电网,戒备森严。只有一个由荷枪实弹的岗哨把守的正大门通行。

我常想,在法正人间即将来临的最后时刻,如果能把真相资料做進该军部大院,给数万官兵提供一个了解真相、得福得救的机会,对于彻底解体中共邪党具有重大意义。但这不容易。

据观察,该军部大院的正大门宽阔十余米,呈八字衙门型,两旁各布数个哨兵。白天是双岗,在大门左侧哨位上是一个端着上了刺刀的哨兵,右侧是一名腰挎手枪的军官。每到夜幕降临兵力加倍,有四名官兵值勤,虎视眈眈地盯着过往行人。

在该大门的左外侧是一个值班的平房,左内侧有一处四、五米远的距离与外界没有用高墙、电网或建筑物遮蔽,而只是用水泥墩和铁栅栏隔开,哨兵上岗骑的自行车就紧挨着铁栅栏的内侧停靠着。

我想,即使无法救度更多的官兵,能救了这几个哨兵也是好事。我就捉摸如何把资料投入哨兵的自行车车篓里。

这些自行车与左侧哨兵的后背直线距离不过三、四米远。假如没有人,只需几秒钟的功夫,就可以从铁栅栏的外面伸進手去,把真相资料放進哨兵的自行车篓子里。但是,左侧哨位上的哨兵随时可能转过身来;右侧哨位上哨兵随时可能把目光扫过来;从大门里出出進進的人员、车辆也可能无意中注意到了;铁栅栏的外面是一条街道,常有过往行人也可能发现;而且千万不能紧张碰响铁栅栏或自行车的篓子!

根据这个情况,这个放真相资料不能在白天做,也不能在深夜做。只能在晚饭后七、八点钟的光景,在人们懒懒散散、相约散步的时候见机行事。我发现在夜幕降临灯光打开之后,在值班平房的后面有一片浅浅的暗影可作为掩护,接近那段铁栅栏。晚上我在铁栅栏外面的街道上溜达的时候,就把最新版的真相光盘准备好了,袖在袖管里。一边不停的发正念,清理周围的空间场,等待机会。等到街道上对面过来的行人最近的也在数十米距离之外时,我便迅速快步走進那片暗影,靠近铁栅栏。双眼紧紧的盯着四名哨兵和军部大门内外十余米路段上的行人车辆。在师尊法身的呵护和护法神的护卫下,军部大门内外一时没有了行人和车辆来往,四名值勤官兵也一齐转过身子面对大街(背对自行车)。就在这几秒钟的空档,我迅速出手把光盘放進了哨兵的自行车车篓里,然后迅速离开。

要不是有师尊的加持,在这种地方如此顺利的发出真相资料那是不可想象的。

我真诚的为这四名值勤官兵祝福!我相信,明白了真相的人们必定会以各种形式传播福音,祝愿他们的亲人、朋友和战友及领导们从而也能了解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